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二章猝不及防地吻住

-

“我要屠儘湘禦宗,讓此地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聞言,藺輕舟先是瞠目結舌,隨後一把抓住牧重山的手臂,好似怕他下一秒就會衝出去大殺四方。

你能不能彆說出這麼反派的話啊!係統還讓我給你洗儘冤屈呢!

“不行,彆殺人。”藺輕舟覺得自己應該要多說些阻止的話,可他腦子裡除了‘不可以殺人’這種貧瘠蒼白的句子,其他什麼都想不到,於是隻能神情慌亂地乾著急。

怎麼辦!攔腰抱緊牧重山讓他動彈不得,這樣阻止有用嗎!

看著藺輕舟滿臉驚懼,牧重山輕輕嗤笑出聲,然後他說:“騙你的。”

藺輕舟登時長鬆了口氣,他拍拍胸脯,然後覺得莫名其妙:哪個正常人會拿這種事騙人啊!?

正此時,一聲怒吼響徹雲霄:“魔頭!納命來!”

聶焱揚鞭襲來時,山穀外其他修仙者也紛紛手持法器,圍攻上來。

但牧重山早有準備,他右手抱緊藺輕舟,左手召出一麵花紋繁雜的銅鏡,將靈力注入銅鏡,隻見頃刻間刺目耀眼的銀光從銅鏡中溢位,銀光迅速擴散似水流包裹住兩人,而後瞬間消失。

連同銀光一起消失的,還有牧重山和藺輕舟,隻餘一麵銅鏡從半空中掉落,鋃鐺作響。

.com

聶焱的長鞭慢了一步,擊在空無一人的石柱上,將那剛落地的銅鏡擊得粉碎。

-

-

與此同時,深山林間,參天古樹下一麵銅鏡忽而散發出亮眼的銀光,驚得飛鳥從樹枝上展翅而起。

銀光消失時,藺輕舟和牧重山出現在樹蔭下。

腳踩在踏實的土地上,藺輕舟耳邊還蕩著長鞭擊碎石柱的巨響,震得他腦瓜嗡嗡直響。

“這,這也太刺激了……”藺輕舟撫著胸口喃喃,隨後他看向牧重山,“我們逃出來了嗎?這是哪兒?”

牧重山不答反問:“走得動嗎?”

藺輕舟試著邁開步子,隻覺得膝蓋骨裂劇痛,根本無法用力,他看向牧重山搖了搖頭。

牧重山笑了笑,然後猝不及防地吻住藺輕舟。

藺輕舟:“唔!!!”

提前說一聲是會斷齒還是會裂舌啊!是會折壽還是會不舉啊!!!

一回生二回熟,這次藺輕舟並未像第一次那般震驚,而是凝神應對魂魄離體的眩暈和不適,半晌後他感覺意識能操控身體,於是緩緩睜開眼,驚喜地發覺他已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

“走吧。”牧重山鬆開藺輕舟,稍稍整了下破爛肮臟的玄色衣裳,往前走去。

“去哪?”藺輕舟連忙跟上牧重山的步伐。

牧重山答道:“一會便知。”

“等等。”藺輕舟攔住牧重山,目光落他膝蓋上,“你的傷不疼嗎?要不我揹你吧。”

適才鑽心的疼痛還殘留在藺輕舟腦海裡,讓他想來就覺得一陣寒顫,也不知牧重山是怎麼若無其事地走出方纔那兩步的。

“揹我?”牧重山臉上總是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假得像黏連著臉的麵具,此時,藺輕舟見他眼眸閃過一絲訝異,不過是瞬間的神情變化,藺輕舟卻覺得得以窺見一點真實。

“嗯,你放心,我還是有力氣的,不會摔著你。”藺輕舟在牧重山麵前蹲下,側過頭,“上來吧。”

牧重山若有所思片刻,隨後趴在藺輕舟背上。

藺輕舟緩緩站起身,還算穩當,然後他問:“往哪走?”

牧重山朝前指了指。

藺輕舟應了聲好,往他指的地方走去。

揹著一個成年男子走山路並不容易,更何況現下已是暮色昏昏的傍晚,藺輕舟不敢走快,步履緩慢穩穩地邁步。

幸而冇走一會,牧重山就說:“到了。”

“到了?!”藺輕舟一抬頭,愣在原地。

目光繞過枝葉繁茂的樟樹,一條安靜祥和的山徑小路,儘頭是簷下掛著燈火竹籠的木屋,正是湘禦宗雜役所居之處。

“啊!?”藺輕舟駭然喊出聲,“我們在湘禦宗啊!?”

“對。”牧重山淺笑。

藺輕舟:“不會被髮現嗎?!”

“應該不會。”牧重山頓了頓,又笑著補充道,“暫時。”

藺輕舟哭笑不得:“什麼叫應該啊?!”

牧重山道:“聶焱這人,對我有極大的偏見,他認為我弑殺成性,所到之處,必定生靈塗炭,絕不會想到我願意蟄伏在湘禦宗的雜役居處,並且安穩不惹是生非。”

藺輕舟:“可那個凶巴巴的湘禦宗宗主知曉我是湘禦宗的雜役啊,我與你一起消失,他就不會想到派人去事淨堂查?”

牧重山:“所以我說暫時,等他無論如何都尋不到我的去處時,應該纔會想到從你身上入手。”

藺輕舟還想說什麼,忽然聽見腳踩雜草枯枝的哢嚓聲,有人來了!他驀地轉身看去,渾身因警惕而緊繃。

趙甲揹著裝滿乾枯枝的揹簍走來,見到藺輕舟也是一愣:“咦,輕舟你怎麼在這啊?”

藺輕舟支吾,後退兩步:“我……我……”

“你揹著的是誰啊?”趙甲走過來,探頭看去,“哎呦呦,這位小哥,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啊。”

藺輕舟見趙甲看到牧重山的長相後毫無畏懼的反應,料想雜役等人隻是聽說過隕淵魔尊的事,並不認得其樣貌,藺輕舟稍稍鬆了口氣,說:“方纔回來時候山崖旁遇見的,可能……可能這人不小心跌下懸崖了吧,估計還磕著頭了,問什麼都不答,我就把他揹回來了。”

“這可不得了。”趙甲連忙道,“趕緊將他去背去百草醫館,請大夫看看吧。”

“無需請大夫。”牧重山開口。

趙甲:“哎呦呦,說話了,這位小哥,你受了這麼重的傷,不看大夫怎麼行啊?”

牧重山:“隻需熱水一桶,讓我沐浴一番即可。”

-

雜役所居木屋,藺輕舟揹著牧重山剛走進屋內,柳月見到他,十分欣喜地跳起來,小跑向他,激動之時,眼淚汪汪地拽住他胳膊:“輕舟你去哪了,急死我了,你消失了好幾天,我還以為……你……你被……”

“說來話長,不過我冇事,放心啊。”藺輕舟安撫他兩聲,將背上的牧重山輕輕放在自己的床榻上,扶他坐靠在床頭,又拿了薄被給他蓋腹部和腿腳。

做這些事時,藺輕舟摸了摸之前自己藏在枕頭裡的玉簡,見還在後鬆了口氣,連忙揣進懷裡。

“咦?這是誰啊?”柳月看著牧重山疑惑地問。

藺輕舟還是那套說辭:“偶然遇見的,我見他重傷倒在森林裡,於是背了回來,我去柴房燒熱水,柳月你幫我照看照看他。”

“嗯好。”柳月答應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