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三章以前伺候過人麼

-

柳月答應幫忙照顧人後,藺輕舟看向牧重山,用眼神詢問自己離開要不要緊。

見牧重山輕頷首,藺輕舟放心地擼起袖子往柴房走去。

柳月好奇地打量著牧重山,開口小聲問:“您是修仙之人嗎?”

“是。”牧重山微笑。

“哇……”柳月麵露崇敬和羨慕,語氣都敬畏了三分,“您要喝水嗎?我給您倒碗溫水來。”

牧重山說:“有勞。”

柳月於是起身離開,回來時不但拿來了碗溫開水,還有些裝藥的瓶瓶罐罐。

“水給您。”柳月將水遞給牧重山,又將那些藥膏擺他眼前,“這些是之前輕舟給我買的,您看看,這些藥對您的傷有無用處。”

牧重山若有所思地看著那些藥罐,隨後目光落回柳月身上,當即猜出他就是藺輕舟口裡那位同樣中了封炎咒的少年。

牧重山淡然地右手捏訣,碗裡的溫水騰空而起,幻化成奇特的咒文,牧重山一揮手,以水化形的咒文立刻覆上柳月的唇。

柳月隻覺得嘴唇一涼,水已消失不見。

ps://

“啊?什麼?”柳月百思不得其解地摸著自己的嘴唇,全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謝謝你的溫水。”牧重山平靜地說。

“哦,不,不用謝。”柳月撓撓頭。

正此時,錢乙急匆匆跑進木屋,大喊大叫:“不好了不好了,你們聽說了嗎?魔頭逃跑了!”

-

藺輕舟在柴房費勁地燒完熱水回到木屋後,一眼就看見一群人圍坐著不知說些什麼。

最詭異的是,牧重山竟也在其中,彷彿一個嗑瓜子吃瓜的路人。

“在說什麼呢?”藺輕舟走過去。

柳月抬起頭來:“輕舟!阿乙說關押在湘禦宗的那個殺人放火吃小孩魔頭逃跑了!!太可怕了!”

一旁的牧重山笑道:“吃小孩?”

柳月:“對!”

藺輕舟哽住。

他緩了一會,看向牧重山。

牧重山同樣望著他,微微笑著,波瀾不驚。

“啊這,怎,怎麼就逃了呢?”藺輕舟乾咳兩聲,神情不自然地說。

趙甲:“連固若金湯的無妄地牢都能逃出去,那畜……”

藺輕舟:“咳!!”

趙甲:“畜……”

藺輕舟:“咳咳咳!!”

趙甲:“輕舟,你咋的了,得風寒了?這也咳得太厲害了,就差冇要把肺吐出來了。”

藺輕舟:“托您的福欸!”

趙甲:“啊?”

“那魔頭跑出來,會不會回來報複湘禦宗,大殺四方啊。”孫丙驚恐地環抱雙臂,“怎麼辦,我們用不用避一避啊。”

“不用。”牧重山微笑,“殺了你們非但無趣,還讓人覺得麻煩。”

藺輕舟:“……”

孫丙拍拍胸脯,籲口氣:“既然仙君都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

藺輕舟目瞪口呆。

不是,您怎麼就放心了?您冇覺得他這話有什麼問題嗎?!

“等等。”錢乙直勾勾地盯著牧重山看,忽然驚愕站起身,猛地指向他,“你!你!你!你是不是!”

藺輕舟心裡一咯噔,神情頓時變得驚慌失措。

糟了,被髮現了!

正當藺輕舟準備一把薅起牧重山往外跑的時候,錢乙大喊出聲:“您身為修仙者,定是因為今天儘力阻止那魔頭逃跑,所以才身受重傷跌倒在崖邊的吧!”

已做好逃跑姿勢的藺輕舟:“……咦?”

牧重山微笑:“正是。”

藺輕舟:“啊?”

眾人齊齊喊道:“哇哦!!!”

藺輕舟:哇哦個屁啊哇哦,一個敢說,一群敢信啊。

牧重山收斂笑意,愁悶歎氣:“隻是我等傾儘全力,仍未能阻止其逃跑,愧對天下,愧對蒼生。”

趙甲:“仙君,彆這麼說!我們知道您一定儘力了!”

錢乙:“是啊,是那魔頭詭計多端,怎麼能怪您!”

孫丙:“對!仙君不必自責!”

柳月:“仙君您彆多想了,先把傷養好要緊。”

藺輕舟呆若木雞。

半晌後,他抹了把臉,深呼了一下,在這眾生同心譴責魔頭的感人氣氛中,弱弱地說:“那什麼……熱水燒好了。”

-

-

夜深,鬆際露微月,清光滿地。

藺輕舟從木屋走到柴房,輕輕推開門,往裡看瞧。

柴房內,灶台旁,牧重山正閉著眼在盛滿熱水的木桶裡打坐,銀光泛起圍繞著他傷痕累累的軀體,猶如謫仙臨世的情景與這簡陋的破屋著實不相符。

藺輕舟怕打擾到他,準備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他意欲關門時,牧重山睜眼,轉頭看了過來:“進來。”

“啊……”藺輕舟不好意思地摸著側臉走進,“我給你拿了乾淨的衣裳來。”

他說著將一套疊好的乾淨中衣和錦服放在一旁的木長凳上。

牧重山看了眼錦衣上的火紋,露出嫌惡的神情。

藺輕舟見他這副模樣,訕訕:“我冇有更好的衣裳了,這件衣服我就穿了一次,洗得乾乾淨淨並且在太陽天拿去曬過,你就委屈一下吧。”

牧重山瞧見藺輕舟蔫蔫的模樣,知他誤會了,解釋道:“我隻是厭湘禦宗的紋飾,與你有冇有穿過無關。”

聽他這樣說,藺輕舟心裡的沉悶消散,他道:“我其他衣裳都是粗布麻衣,厭惡紋飾總比穿著不舒適好。”

“嗯。”牧重山點點頭,“多謝。”

聽見牧重山道謝,藺輕舟有些詫異。

這驚訝的心思,並不是源於覺得牧重山會冰冷無禮到連句感謝都不說,隻是最初相識時,牧重山像堵密不通風的牆,肅靜無垠,窺不見一絲縫隙。

而今,藺輕舟覺得自己似乎在那堵牆上,看見了一扇門。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

“那什麼。”藺輕舟猶豫著開口,“你的傷還好嗎?這麼泡著水會不會疼得厲害啊?”

牧重山微笑:“傷勢如何,你自己來瞧瞧,不就知道了。”

“哦,那我瞧瞧。”藺輕舟落落大方地走到浴桶邊。

牧重山:“……”

藺輕舟伸頭一瞧,卻見木桶裡的水因混雜著清洗下來的塵土和汙血,有些渾濁不清。

藺輕舟頓時蹙起眉:“怎麼這麼臟啊,我給你換個水吧,這麼泡著,等等感染了可怎麼辦。”

說著他走到灶台旁將大鍋裡燒著的熱水混進涼水,令其有適合的溫度,藺輕舟道:“換水的時候會有些冷,不過你彆擔心,鐵鍋裡的水的溫度我都調好了,會立刻倒進木桶的。”

“你倒是挺會照顧人。”牧重山倚在浴桶旁,語氣隨和輕鬆,“以前伺候過他人麼?”

“冇有。”藺輕舟笑道,“這不是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麼。”

說著藺輕舟回身挽高袖子拿起木瓢,準備將浴桶裡的臟水舀出來,卻見牧重山右手捏訣,指尖泛起銀光,浴桶裡的臟水皆騰起成團飛出柴房,與此同時,浴桶底似湧泉般湧出乾淨的熱水,而鐵鍋裡的水已消失不見。

拿著木瓢的藺輕舟:“……”

他是見過豬跑。

但眼前的豬不但跑了,還跑了個鐵人三項。

這他特麼就冇見過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