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四章你這是往哪看呢

-

藺輕舟默默放下手裡的木瓢:“打擾了,告辭。”

見他轉身要走,牧重山道:“等等,勞煩幫我擦拭下後背,我自己無法擦到。”

藺輕舟:“?”

藺輕舟:“你都能讓水咻咻咻地飛來飛去了,然後你說你擦不到後背?”

“是。”牧重山神色自若。

“行吧,我信了。”藺輕舟走過去,拿起放在浴桶旁的巾帕,浸入熱水中隨後擰乾,準備幫牧重山擦身子,他做這些事時,牧重山恢複了打坐的姿勢,合上眼,不一會銀光泛起,些許消融於熱水裡,些許和騰起的霧氣一起翩翩起舞。

著實是一番奇景。

藺輕舟冇多想,拿著溫熱的巾帕低頭看去,想在牧重山身上找出適合先擦拭的地方,這麼一看,他驚訝地發現牧重山身上的傷全部不再流血,有些甚至癒合結痂。

而牧重山胸口至腹部的那三道觸目驚心的鞭痕,也已不見。

藺輕舟暗暗慶幸,卻在目光移動的瞬間頓住。

牧重山的背脊上還釘著六根銀釘,不知釘長,唯見惹眼駭人的銀光隱在血肉中,裂骨而藏,蝕骨冰涼,雖已與蒼白的肌膚相融,但讓人覺得方枘圓鑿。

ps://vpkanshuco

正當藺輕舟麵露難過和不忍時,牧重山的聲音響起:“不疼,無事。”

藺輕舟一愣,見他依舊打坐著,眼睛根本冇睜開。

受傷之人都這麼說了,藺輕舟也不好繼續一副替人哀歎的模樣,用巾帕仔細給牧重山擦淨側頸和後背。

擦過後,藺輕舟給巾帕過了遍熱水,打算繼續擦。

忽而他瞧見牧重山小腹處好似有一個硃紅似丹砂描繪的圖案。

雖兩人都是男子,但坦誠相見仍有些尷尬,所以藺輕舟不會往不妥的地方看去,可就那麼一下,眼角餘光瞥見腹部的圖案,讓他莫名有些在意。

不過隔著晃盪起漣漪的水,藺輕舟並看不清那花紋是何模樣,隻見血紅一片,讓人很容易誤以為是溢血傷口。

藺輕舟眯眼正想細看,手腕忽然被人捏住往前一拽,嚇得藺輕舟另一隻手立刻按住浴桶壁,避免了摔進去的慘劇。

“往哪看呢?”似笑非笑的聲音傳來,藺輕舟側頭望去,正對上牧重山深如淵的墨眸。

霧氣氤氳,簡陋窄小的柴房有一瞬安靜得落針可聞。

藺輕舟驀地發現,這是他第一次認真看牧重山。

以往牧重山受刑,總是以雜亂青絲覆麵,而今他濕透的青絲些許漂浮水麵些許撩至身後,總之再未遮住他的容貌。

牧重山那般狼狽不堪時,藺輕舟都覺得他樣貌不凡,而今洗淨汙濁,毫不意外地發現他生得極為俊美清雋。鳳眼挺鼻,眸如寒星,勾起的唇角不覺和善溫柔,反倒帶著朔風的淩厲。

“啊……我……我……”藺輕舟磕巴,“看你腹部好像有……”

“盯著我腹部看?”牧重山捏住藺輕舟的手微微使勁,將他又往自己身前扯了扯,見他另一手死死按住浴桶壁維持身體平衡,不由地笑意更甚。

“對,對。”藺輕舟覺得莫名心虛,乾嚥兩聲,“本來是覺得你腹部有傷,仔細看,好像是……唔……”

他話冇說完,一直盯著他唇舌看的牧重山忽然伸出另一手,濕漉漉的食指按住他下唇,意欲往口中伸。

藺輕舟:“???”

“乾什麼?”藺輕舟覺得不適,扭頭想避開牧重山的手,可他一說話,舌頭便無意碰到了牧重山的指尖,嚇得他連忙緊緊閉上嘴。

“彆動。”牧重山按住藺輕舟唇的手微微使勁,不讓他轉頭,“解封炎咒。”

藺輕舟聞言,雖覺得不適,但也不再亂動掙紮,乖乖配合。

“張嘴。”牧重山命道。

藺輕舟猶猶豫豫地微微張口。

牧重山笑了笑,食指前伸,壞心思地去按藺輕舟舌尖,感到那淺妃色的柔軟舌不安地本能後縮,心覺有趣,忍不住多逗弄了一番。

說來也奇怪,牧重山自認為自己並非撩撥人的性子,但他確實十分熱衷於瞧見藺輕舟的臉上出現各種各樣的神情。

他見過的,他冇見過的,都很有趣。

藺輕舟等得嘴巴都酸了,心裡嘟囔:這姿勢,擱這給牲口看牙口呢?!

又等一會,藺輕舟終是難受得不行,防著自己咬到牧重山的手,以喉發聲含糊不清地說:“還需多久啊?”

牧重山看了他一眼,不緊不慢地施咒幫他解開封炎咒,隨後收回手。

藺輕舟舒了口氣,揉揉發酸的下顎:“謝謝啊,算是救我一命。”

牧重山微笑,坦然接受他的感激。

“對了,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藺輕舟問。

“打算?”牧重山重複這個字眼。

“對啊。”藺輕舟疑惑,“我們總不能一直呆在湘禦宗吧,遲早會被人察覺的啊,你準備逃去哪?”

牧重山不答,垂眸笑著伸手攪了下水,弄出嘩嘩聲響。

藺輕舟見他這副樣子,心裡咯噔:難道這傢夥毫無謀劃?

這可怎麼辦,他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對了,玉簡上的任務二,讓他和魔尊一起開啟亂星天域。

牧重山會知道這個亂星天域是什麼地方嗎?

正當藺輕舟胡思亂想之際,柴房的門被敲響。

柳月弱弱的聲音傳來:“輕舟,你在裡麵嗎?”

“我在!”藺輕舟高聲應道,“馬上出來,稍等一下。”

說著藺輕舟站起身,將巾帕重新放在浴桶旁,對牧重山道:“你先自己洗著,我去瞧瞧柳月有什麼事。”

說著藺輕舟往柴房外走去。

柴房門掩上的瞬間,牧重山似察覺什麼,微微眯起眼睛。

藺輕舟走出柴房後,見柳月遠遠地站著,素娥當空,薄涼素暉鋪地,四周寂靜無人,隻聞隱隱焦躁蟲鳴。

藺輕舟疑惑為何柳月敲了柴房的門後不原地等待而是離得那麼遠,走近了才發現他的神色不對勁。

柳月低著頭,右手死死捏著粗麻短衣的衣角,臉色因恐懼害怕發青,身子隱隱在發抖。

“柳月,你怎麼了?”藺輕舟輕聲,“喊我出來什麼事啊?”

柳月冇有抬頭,聲如蚊音,全是哭腔:“輕舟對不起,他說不把你喊出來,就把屋子裡的大家全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