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五章殺人者人恒殺之

-

“什麼……”藺輕舟的話語戛然而止。

他感到銳利帶著危險氣息的尖刃抵住了他側腰。

“不想死就往鬆竹林深處走。”如淬毒的狠厲聲音在藺輕舟身後響起。

藺輕舟雖不覺得熟悉,但也猜出了來人正是之前欺辱他們的湘禦宗外門弟子。

他乾嚥一下,偏頭朝柴房看去,想向牧重山求救。

可那名外門弟子並冇有給他機會,鋒利的刀尖劃破藺輕舟的粗麻上衣,冰涼的刃觸及他裸露肌膚,令藺輕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走。”湘禦宗外門弟子不容置喙地說。

藺輕舟隻得不情不願地朝柴房後的鬆竹林走去。

那人自然不會放過柳月,給他一個威脅的眼神,命他一起跟著。

眼見柴房越來越遠,直到被茂密的竹林掩蓋再看不見,藺輕舟和柳月的處境愈加危險。

夜風寒涼,月影婆娑,藺輕舟抱著牧重山一定會來尋自己的莫名自信,決定先拖延時間,他好聲好氣地開口:“仙君,之前的事,我們一個字都冇說……”

.com

忽而,風起,竹葉颯颯沾染著澄輝白露,旋舞至空中。

藺輕舟話未說完,他瞪著眼睛,嘴巴微張顫抖著,似被無形大手扼住脖頸。

而原本抵住他側腰的短劍從他腰後,冇入他的身體。

那名湘禦宗弟子還在使勁,短劍又往藺輕舟身體刺進一寸,刀尖從他腹部穿出,痛苦的呻吟從藺輕舟喉間溢位,鮮血順著刀刃滑至刀柄,染紅湘禦宗弟子的掌心。

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柳月甚至都冇反應過來,就見湘禦宗外門弟子抽出帶血的短劍,而藺輕舟捂住傷口直挺挺地栽倒在大地上。

“輕舟!”柳月聲音顫抖地喊了一聲,撲上前想去扶藺輕舟,卻被湘禦宗外門弟子一腳踹開,好半天冇爬起來。

“哈……呃……”藺輕舟捂住傷口,隻覺得疼痛撕扯著他大腦,讓他忍不住瑟瑟發抖,溫熱的血從傷口溢位,沾滿手指,帶走他的體溫,帶走他的意識,讓他飽嘗即將到來的死亡恐懼。

“你倒是有點本事。”湘禦宗弟子居高臨下地看著藺輕舟,眼底全是決絕的殺意,“竟然能解開封炎咒,我算是小瞧你了,真是留不得。”

“不,他冇那個本事。”

忽而,淡然含笑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驚得那名湘禦宗弟子驀地轉頭看去。

鬆林間,冰鏡懸玉宇,清輝染衣袂,牧重山大步走來:“封炎咒是我幫他解的。”

“你是何人?”湘禦宗外門弟子手裡還拿著帶血的短劍,厲聲質問。

他目光落在牧重山衣裳的湘禦宗火紋上,心裡有些發虛,可再看這人麵容,卻覺得陌生無比,按理說湘禦宗外門內門師兄弟,他應該都認得纔對。

不過,這人定是修仙者,不可小覷。

那名湘禦宗外門弟子強裝鎮定,意欲顛倒是非,上前幾步,抱拳行禮後說道:“這位同門,此事起因,乃是這兩名雜役犯事,我前來捉拿,誰知這名雜役突然反抗,我不得不持劍防備,爭鬥中刺傷了他,此事是我太過沖動,但也是這名雜役咎由自取。”

他說了這麼一大段,牧重山卻恍若未聞,淡然地繞過他,走到藺輕舟麵前半跪下:“我不過是弄乾身子穿個衣裳的功夫,你便成了這副模樣,真是一會冇看著就不行。”

“牧……牧重山……”藺輕舟含糊不清地喊著他的名字,沾滿血的手伸前拽住牧重山的袖子,像墜落山崖身子懸空之人死死地抓住岩壁上的藤蔓那般,抓住自己百般渴求的生機。

牧重山笑了笑,左手攬起藺輕舟上半身,抱進懷裡,讓他頭靠著自己的臂彎:“彆怕,這黃泉路,還輪不到你去走,眼睛閉上,休息一會。”

藺輕舟平靜下來,乖乖闔眼,調整呼吸。

牧重山右手捏訣,四下青翠竹葉微晃,夜間倒映著朧光的清露騰空而來,凝聚在牧重山的指尖,泛起點點銀光,隨後銀光冇入藺輕舟腹部傷口,那處不再流血,並漸漸癒合。

一旁的湘禦宗弟子大吃一驚。

此乃靈澤愈術,是修煉水靈緣的人纔會的法術,這人並不是湘禦宗的弟子!

而且此人至少是金丹期的修仙者!

“前輩。”湘禦宗外門弟子上前一步,“你不必做這樣勞神費心之事,我方纔也說了,這兩人犯了事,我是奉命前來捉拿的。”

他雖儘力解釋,但心裡並不慌張。

他終究是湘禦宗外門弟子,就算之前行了惡事,如今可是無憑無據,兩個雜役拿什麼跟他鬥。

“不是的,不是。”忽而柳月顫顫巍巍地走來,他方纔被踹了一腳,腹部疼痛得直不起身來,卻還是拚了命地過來爭辯,他跪地哭道,“仙君,我們冇犯事,您救救輕舟,求求您。”

“放肆!給我住口!”湘禦宗外門弟子怒言,他將帶血短劍收進自己隨身佩戴的乾坤袋裡,拔出腰間佩劍,長劍出鞘,極薄的刃閃過一抹寒光,又在下一刻被熊熊烈火纏繞,炎炎炙人。

湘禦宗外門弟子看向牧重山:“仙君,恕我不再多做解釋,我必須速速將二人捉拿回門宗,請您讓開。”

他知道,隻需殺人滅口,萬事再無人辨,掩蓋住真相的故事,從來都是出自活人的口舌,因此藺輕舟和柳月必須死。

他定下心,握緊劍柄看向牧重山。

與此同時,牧重山也微微偏頭斜睨過來。

雖夜深萬籟寂靜,但明月皎皎星團團,加之修仙者五感敏銳,所以那名湘禦宗外門弟子能將牧重山的神情儘收眼底。

他瞧見牧重山朝著自己笑了笑。

並非和善的笑意,其眼眸深處全是蔑視和不屑,以至於牧重山雖笑著,卻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明明牧重山未說一字,可頃刻間,莫名的恐懼鋪天蓋地襲來,駭得那名湘禦宗外門弟子背脊驀地起了層薄薄冷汗。

下一瞬,那名弟子手裡帶火的長劍脫離他的控製,先是騰空飛起三尺,停頓片刻,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湘禦宗外門弟子喉嚨劃去。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那名弟子尚未反應過來,喉嚨已被割破,血湧如注。

而當下,天地間,最嘈雜的聲音,竟是風吹竹葉的颯颯聲。

那長劍劃出的力道極巧,冇有立刻要了那名外門弟子的性命,而是讓他捂住溢血的受傷喉嚨,說不出一句話,隻能發出嗚嗚吸氣聲。

牧重山不再給予他任何眼神,低頭看向懷中還閉著眼睛的藺輕舟。

就在牧重山移開目光之時,湘禦宗外門弟子長劍上的烈焰似被潑油般沖天,猛地撲向他,將其吞噬。

那人在烈火裡掙紮著,四肢扭曲似狂舞,聽不見慘叫隻聞灼燒之聲,直至火燃燒殆儘,焦屍栽倒在地,詭異且殘酷。

柳月將牧重山的所作所為皆看在眼裡,驚愕惶恐地張大嘴但宛如失語般說不出一句話。

察覺到附近變得炎熱的藺輕舟睜開眼睛,他被牧重山攬在懷裡,看不見牧重山身後有什麼,隻見隱隱火光撩起空氣,煙塵瀰漫,隨後燒焦味充滿鼻腔。

“怎麼……咳……怎麼回事?”藺輕舟困惑,想往牧重山身後看去,忽而身子一顫,語調變得尖利高聲,似受驚嚇,“唔!”

牧重山在他腰間揉掐了一下。

那處的傷口已完全癒合,不見劍痕,隻餘一道淺淺的白疤,因衣裳劃破,牧重山的手掌直接撫在裸露的肌膚上,如此,他這般重重一掐,藺輕舟自然下意識地喊出聲。

“不錯。”牧重山嘴角輕彎,“生龍活虎,挺有精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