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七章你能不能陪我活

-

“你莫不是忘了,我曾說過,我一心求死。”

聽見這句話,藺輕舟神情一瞬出現空白。

臥槽,他真的忘了。

雖然之前在無妄地牢時,牧重山總說他不想活,可在經曆了換身逃亡這事後,藺輕舟便認為一切皆是牧重山的計謀。

而今,這事被突兀地挑明商議,當真讓藺輕舟覺得猝不及防。

牧重山等得不耐煩,逼近劍尖,衣裳被抵得深陷,似下一秒就會被戳破。

“等等!”藺輕舟惶惶後退,壓低手裡的劍,劍尖朝地,生怕牧重山會衝動撲來,致使自己受傷,“如果你不想活,為何費儘心思地逃出無妄地牢?”

“嗯?”藺輕舟這麼問,牧重山竟比他還疑惑,“不是你求我,讓我幫你和你的朋友解開封炎咒麼?若隻替你解,確實不用逃出無妄地牢,隻是你說還得替你朋友解,便不得不費點心思了。”

“什麼?是因為這件事?”藺輕舟瞠目結舌,“而且,隻是因為這件事?”

牧重山點點頭,他忽而察覺到什麼,抬頭看了眼月明星稀的蒼穹,又低下頭,看著藺輕舟說:“他們正在鬆竹林外佈陣,估計聶焱隨後就到,你若再不刺我,恐怕要與我共赴黃泉了,怎麼?擔心我黃泉路上寂寞,準備陪陪我麼?”

當是時,就連藺輕舟這個普通人都覺得空氣中凝固著煞氣,四下不知何時聽不見風聲和蟲鳴,安靜得令人惶惑。

ps://vpkanshuco

牧重山見藺輕舟久久不語,道:“藺輕舟,實話對你說,我一心求死,並未想過逃跑,所以未做任何逃離湘禦宗的準備,如果你現在不拿起劍刺我,就無活路可言。”

藺輕舟看向牧重山說:“你救了我兩次,我怎能傷你!”

牧重山:“是我讓你傷我,有何不能?更何況,你不傷我便隻有死路一條,那我之前費心救你,等於白費功夫。”

藺輕舟懵了:“你這話的意思是,如果我現在不刺你,還辜負了你之前對我的用心了?”

牧重山:“對。”

藺輕舟:“……”對個鬼啊對!!!

牧重山戲謔:“怎麼?你當真想陪我死麼?”

藺輕舟沉默片刻,忽然握緊劍柄。

隨後他驀地抬起劍,使了渾身的力氣將手裡的劍投擲至遠處。

藺輕舟看向牧重山,一字一頓道:“那如果我願意陪你去死,你能不能陪我活著?哪怕幾天也好。”

牧重山一怔。

忽而疾風起,撩著冇過腳掌高的雜草掠空而來,牧重山反應極快,伸手一把將藺輕舟扯進懷裡,單手摟住,隨即騰空而起。

藺輕舟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後,自己已在牧重山的懷中,腳下是茂密樹冠,身後是清冷皓月,除了牧重山抱著他的手臂,周身隻能感到無處著力的懸浮感。

而他們方纔站立的地方,紮著幾隻著火的柳葉狀飛刀。

牧重山攬著藺輕舟,身子還未在空中停穩,一道帶火的鐵鞭淩空抽來,火焰灼燒,原本微涼的夜空瞬間湧起炙熱。

牧重山捏決運靈氣,抱著藺輕舟閃身,哪知才險險躲過鞭撻,立刻感到脊背骨釘處一陣劇痛,擾亂他體內的運氣,致使他靈力大亂,再支撐不住,和藺輕舟一起直直地墜了下去。

突如其來的失重感將藺輕舟後背逼出了一層薄薄冷汗,他並未多想,一把將手臂無力鬆開自己的牧重山扯入懷裡抱緊,稍微翻身,呈自己後揹著地的姿勢。

落地時,牧重山稍微回過神來了,驀地將手臂墊在藺輕舟腦後,護住他的脖子和頭。

兩人狼狽摔落,藺輕舟雖腦袋和脖子被護住,但因墊在牧重山身下,後背重重砸地,隻覺得胸口四肢猛地一疼,喉嚨腥甜,他偏頭咳嗽幾聲,絲絲血跡落在大地。

他一下子無法從劇烈的疼痛中回過神來,迷糊中感到牧重山伸手拭去他唇邊的血痕,然後對他說:“雖我突然覺得陪你活著或許是件趣事,但今日,怕是不能如願了。”

藺輕舟張口想回答,可喉嚨的血氣一直上湧,疼得他欲言又止。

牧重山攙扶起藺輕舟,將他帶到一旁粗壯的鬆樹下坐好,右手捏訣,隻聽錚錚作響,方纔那名湘禦宗外門弟子所持佩劍掠空而來。

牧重山一抬手,接住佩劍,右手握緊劍柄,舞出利落的劍花,隨即劍刃便被火焰纏繞。

那火有些古怪,非灼熱的紅,而是詭異的藍焰。

與此同時,帶火的鐵鞭不知從何處再次打來,牧重山不慌不忙地舉劍,隻見鞭子打在劍上,兩個武器上的藍焰和紅焰頓時糾纏在一塊,互相吞噬。

牧重山手腕靈巧一轉,使鞭子纏上長劍,讓那鐵鞭抽不走。

不一會,長劍上的藍焰占了上風,逐漸往鞭子後端蔓延去。

便是此時,持鞭子的人從暗處現身。

聶焱依舊身著朱丹色火紋武袍,不怒自威,麵容剛毅,他右手持著鐵鞭柄,踏著雜草和霜寒步步走來,眸中是深深的怒意:“魔頭,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牧重山笑了笑:“說來你或許不信,但我本準備洗頸就戮,隻是現在……”

他笑意更甚,卻猶如魑魅般陰冷:“我有些不悅,所以不想讓你稱心如意。”

“哼。”聶焱不屑嗤道,“裝腔作勢。”他猛地一扯鞭子,鐵鞭頓時繃緊,鞭上血紅火焰熊熊燃燒,蠶食著藍色冰焰,往尖刃襲去,“我已派人在周圍佈下天羅地網,你根本就是插翅難飛。”

“插翅難飛?”牧重山笑了笑,“當年,你傾儘全湘禦宗之力佈下雲羅陣,對我而言,不過是殘破蛛網罷了,如今,何人給你的膽量,說出‘插翅難飛’四個字的。”

聶焱聞言臉色鐵青,他咬緊後牙槽,冷冷道:“今非昔比。”

“確實。”牧重山笑著點頭,“如今我身受重傷、經脈紊亂、靈氣銳減,確實不同以往,雖說如此,但聶焱你未免太自以為是,竟獨身前來捉拿我,怎麼,不希望有他人在場是擔心我會說出,你為了囚困住我,打開無妄地牢,縱容凶獸吞噬無辜之人的事麼?”

此事一說出,聶焱臉色煞白,撲朔的眸光深處全是愧疚,額間溢位虛汗。

牧重山說這番話,本就是為了讓聶焱心神不寧、意誌動搖,他得逞後立刻手腕一轉,讓長劍不再纏繞鞭子,而後揮劍猛地朝聶焱刺去。

就在長劍即將逼近聶焱時,牧重山忽然身子一頓,瞳孔驟縮,他停滯片刻,低頭看去。

鐵鞭從他身後刺穿他胸膛,血肉掛在鐵鞭的倒刺上,淋淋漓漓。

聶焱就站在在牧重山不到半米處,他抬起頭來,背挺如鬆竹,沉聲說:“等一切平靜後,我自會負荊請罪,主動挖去靈根,傾儘一切還血債,隻是……”

“魔頭,你得先死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