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九章好歹對我溫柔些

-

藺輕舟不知自己揹著牧重山走了多久,更不知走了多遠。

他隻知前方全是參天古樹,再遠處就是無垠黑暗,彷彿永遠走不到儘頭。

他不敢停,他麻木地走著,似乎隻要一直走著,終能看見希冀。

夜色昏昏,鴞啼鴉叫,絕望和深夜的寒涼一起,慢慢蠶食著藺輕舟。

就在藺輕舟精神臨近崩潰之際,前方忽然有燈籠燭火一晃,亮光團團,照耀四方。

藺輕舟隱隱看見,一名白衣妙齡女子拎著燈籠站在一棵古樹下,安靜無言。

這名白衣女子出現得十分突兀,給這荒無人煙的深山增添了絲絲詭譎氣息。

可藺輕舟哪裡還顧得上想為何這裡會突然出現一名女子,他揹著已無聲息的牧重山走了許久,忽見人影,隻覺得欣喜若狂,拔腿往前奔去:“姑娘,您住這附近嗎?我朋友受傷了,求求您救救他!”

藺輕舟喊得大聲,嘹亮的聲音在夜空林間迴盪,可奇怪的是,那名女子充耳不聞一動不動,彷彿死人般。

藺輕舟喊了兩聲,心道不對勁,腳步緩了下來,然而就在他停下步伐時,女子卻動了。

她拎著燈籠,朝藺輕舟一步步走來。

ps://

“姑娘?”藺輕舟不安地深呼吸兩下,喚道,“姑娘,您是這附近村子的人嗎?”

那白衣姑娘身子一頓,停住。

方纔初見燈籠,藺輕舟覺得晃眼,而今距離近了不少,他突然看清了那姑孃的模樣。

臉色慘白,瞳仁青黑,最可怕的是她的嘴巴被銀線密密麻麻地縫著!

這根本不是活人。

月黑風高夜,藺輕舟背脊驀地起了一層冷汗。

他胸膛劇烈起伏著,眼睜睜看著那白衣姑娘重新動了起來,麵無表情地一步步朝他走來,如同從血獄刀海中來索命的冤魂厲鬼。

藺輕舟猛地吞了一口氣,背好牧重山,轉身拔腿就跑。

可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風聲乍起,撩著雜草發出碩碩聲,似有什麼東西極快掠過。

而藺輕舟一轉頭,見那女子就在眼前。

藺輕舟嚇得倒退數步,他揹著人,重心不穩,如此一退,幾步踉蹌無法維持平衡,藺輕舟害怕後仰會壓到牧重山,匆忙前傾,最後倉惶摔倒在地上。

人在倒黴時,真真是喝涼水都塞牙。

藺輕舟摔倒的那塊土地上正好有個大石頭,又累又餓的他額頭磕在石頭上,當下便眼前一黑,連聲都冇吭一下就暈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意識回到藺輕舟的身子裡,他隱約聽見雀鳴燕啼,感到溫暖的朝陽落在眼皮上,聞到淡淡的草藥苦澀味。

藺輕舟緩慢地張開雙眸。

哪知他眼一睜,就見那臉色慘白如屍、嘴巴被銀線縫上的姑娘俯身湊過來,近在咫尺。

“啊!!”藺輕舟嚇得大叫。

讓人意外的是,那姑娘竟也渾身一哆嗦,手裡的瓷碗掉落在地,摔得粉碎,碗裡暗黃的湯灑落一地。

瓷碗落地後,姑娘跑出了廂房,好似藺輕舟是個什麼可怖的東西。

藺輕舟拍著胸脯,好半晌才從驚恐萬分緩過神來,他四下望去,錯愕地發現自己正在一間木屋裡。

屋子陳設簡單,方方正正毫無花紋的木桌,兩把長椅一把缺了角,一張矮榻,一個簡陋破舊的洗臉架,一張掉漆木櫃就再無彆的東西。

窗柩大開能瞧見外頭的籬笆小院,此時正是春意融融山光悅鳥性的清晨。

藺輕舟手抵疼痛不已的額頭喘息片刻,突然想起什麼,猛地喊起來:“牧重山!牧重山你在哪?”

他掀開身上的被褥,跌跌撞撞走下床榻就要往屋外走。

“才清醒就能這般精神抖擻?難不成之前是在裝睡?”含笑的聲音傳來,引得藺輕舟倏地抬頭看去。

牧重山站在門口,右手輕扶門框,一襲玄黑墨袍繡著金邊回紋,星眸墨染,薄唇彎起,儀表堂堂。

藺輕舟還記得昨天他揹著牧重山的時候,背上的人呼吸慢慢變弱、身體慢慢變冷,那微不可聞的變化,讓昨夜在深山裡每句話皆不得迴應的他心緒接近崩潰。

而今,牧重山好好地站在他眼前,暖暉染髮梢,清光落眼眸,言笑晏晏。

“怎麼?為何不說話……”牧重山話語戛然而止,因藺輕舟突然衝過來緊緊地抱住了他。

衝力讓牧重山小退了半步,眼底翻湧起與他性情並不相符的震驚。

藺輕舟收緊手臂,感受著衣裳下活生生的肌膚溫熱,他吐了口氣,聲音有些許哽咽:“太好了,你還活著,昨晚真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還以為……”

素來喜歡嗤笑嘲弄他人的牧重山此刻竟沉默無言,他抬起手,似乎想拍拍藺輕舟的背,又似乎想摸摸藺輕舟的頭,但他的手懸空著左右猶豫,半晌還是握拳落了下去。

“你的傷怎麼樣了?”藺輕舟鬆開牧重山,在他胸膛上胡亂摸著,“嗯?窟窿呢?那麼大一個窟窿呢?怎麼不見了?我不會是在做夢吧,其實我倆都死了,這是在地府黃泉。”

牧重山伸手,在藺輕舟額頭上按了一下。

因為磕到石頭,那處烏青發紫還腫起大包,被牧重山一按,藺輕舟疼得輕喊出聲,後退兩步捂住頭,眼眶瞬間變得濕漉。

“如何?是夢嗎?”牧重山笑著問。

“你……你這人……”藺輕舟吸著氣,想要問責,卻又不知說什麼,最後輕輕揉著額頭,嘟囔道:“我好歹揹著你在深山老林裡走了半宿,能不能對我溫柔些。”

牧重山聞言嗤笑出聲,而後伸手握住藺輕舟的手腕,將他往身前扯。

“做什麼?”藺輕舟一個勁往後退,滿臉警惕。

“你不是要我對你溫柔些?”牧重山笑意不明,“怎麼?葉公好龍?”

牧重山若認真起來,使出的力氣哪是藺輕舟能抗衡的,所以雖藺輕舟渾身上下每處都在抗拒,可還是被牧重山扯了過去,踉蹌一步,差點撞進牧重山懷裡。

藺輕舟扶了下門框才穩住身子,有些惱羞成怒:“你……”

“噓,彆動。”牧重山左手掐住藺輕舟下顎,強迫他抬起頭,右手捏決,屋外清泫朝露凝結飛來,聚在他指尖,被他點在藺輕舟額頭的傷口上。

藺輕舟隻覺得額上淤青腫包之處冰冰涼涼的,不一會,鈍疼消散,就連耳目都清明瞭起來,整個人倍感神清氣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