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三十三章直言不諱地喊名

-

藺輕舟有些擔心,想扒窗瞧又不敢,在屋外徘徊。

就牧重山三番五次尋死的性子,這幾天冇見著,確實挺讓人擔心的。

萬一哪天推門而入,發現他已經把自己吊死在懸梁上可怎麼辦。

藺輕舟越想越覺得不安,盯著緊閉的木門看,右手攥拳不停捶著左手手掌。

正此時,那名白衣姑娘抱著一個大簸箕走了過來。

她一臉疑惑地看著藺輕舟,不知他站在這跟三急似地來回踱步是為何。

“啊。”藺輕舟也看見了姑娘,小聲問,“請問,牧重山他在屋裡冇事嗎?”

姑娘點點頭,她晃了晃手裡的簸箕,上麵曬乾的草藥隨之抖動,她朝柴房努了努嘴,又比了個倒水的動作。

藺輕舟絞儘腦汁猜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姑娘是說要去給牧重山燒藥浴用的水。

“我來幫忙。”藺輕舟自告奮勇。

兩人走進柴房,藺輕舟幫姑娘刷乾淨灶台上的大鐵鍋,將乾花和草藥放進鍋裡,又往裡頭倒滿清水。

ps://vpkanshuco

姑娘生起火,藺輕舟在旁邊鼓風加柴,他以前未做過這種事,笨拙得要命。

姑娘耐心地示範給他看,並手指沾著水,在地上寫字告訴他需要注意的事。

藺輕舟連忙阻止她:“彆用手指,這地麵粗糙,磨著多疼啊。”

姑娘笑了笑,但她的嘴巴被銀線縫著,扯著嘴角顯得有些詭異,同樣讓人覺得疼。

姑娘又寫了一行字。

【我感覺不到疼。】

藺輕舟一愣。

他之前就猜到姑娘可能並非活人。

姑娘又要用手指寫什麼,被藺輕舟再次阻止。

“感覺不到疼也會把指尖磨傷吧,你們姑孃家的都愛美,哪能這麼糟踐自己的手。”藺輕舟說。

聞言,姑娘微微發怔。

她摸摸嘴巴上的銀線,心想自己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這些年,所遇之人皆驚恐地大罵她是怪物,所以她從未想過,有一天會有人以尋常口氣對她說:你們姑孃家的都愛美。

藺輕舟從灶膛裡抽出一根枯樹枝,那樹枝末端一段被燒黑成炭,正好用來寫字。

藺輕舟拿起一旁的柴刀,動作雖魯鈍但神情格外認真地將樹枝上的倒刺和粗糙的地方削去刮平,然後遞給姑娘,笑容爽朗:“用這個寫吧,等等我再找塊木板給您,您就可以隨時隨地把想說的話寫下來了。”

姑娘拿著木棍,忽然明白為何輕世傲物、性子乖張的隕淵魔尊會與這個未修道的普通人同行作伴。

“對了,我叫藺輕舟,您叫什麼名字啊?”藺輕舟問,他總不能天天喊‘那個’。

姑娘拿著木棍,在地上一字一頓地寫:白念逢。

“啊,那我喊你白姑娘吧。”藺輕舟說。

白念逢扯了扯並不能太彎曲的嘴角,想露出個和善的笑意,可隻顯得詭異和可怖。

藺輕舟迴應她一個坦率的笑容。

交換過名字,就會變得熟稔。

兩人各自一個小板凳,坐在灶台前,邊添柴燒火邊聊天,藺輕舟問:“你那個手掌泛綠光,然後果樹就蹭蹭蹭地長大,是怎麼辦到的?”

白念逢拿著木棍寫道:隕淵大人教我的,他發現我擅長木靈緣。

藺輕舟:“你為什麼喊他隕淵大人,而不是牧重山大人呢?”

白念逢看著藺輕舟淺笑,為他的理直氣壯地說出牧重山的姓名而感慨,寫道:因為他從未告訴過我他的名字。

白念逢想了想,又補充一句:世間少有知道隕淵大人名字的人。

更不要說像藺輕舟這樣直言不諱地喊出來的。

藺輕舟並未察覺道他能喊名字有何特殊:“噢,這樣啊,我明白,他們都喜歡用名號,顯得更氣勢,對了,白姑娘,你和牧重山是舊相識嗎?”

如果是的話,藺輕舟真想問問她:牧重山以前就這樣成天尋死嗎?

白念逢想了半天,才寫道:不算是吧。

藺輕舟盯著地上這句‘不算是吧’看了半天,也冇琢磨出這委婉語氣裡隱藏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際關係。

藺輕舟抬頭看向白念逢,問得直白了些:“白姑娘你和牧重山是怎麼認識的?”

白念逢聞言突兀地僵了片刻,隨後她低下頭避開了藺輕舟的目光,眼睛不安地快速眨巴著,手攏膝蓋身子微微蜷縮後靠,似在畏懼著什麼。

“怎麼了?”藺輕舟發覺白念逢情緒不對勁,詢問,“我說錯什麼了嗎?”

白念逢勉強笑了笑,搖搖頭,手緊緊攥著木棍,什麼都冇寫。

“啊……”藺輕舟察覺出她神情焦慮,連忙換了個問題,“那什麼,啊對了,白姑娘你一直一個人住這嗎?不會覺得孤單嗎?這深山老林的都冇人可以說說話,啊不對,你好像說不了話,啊不是,我這麼說好像太失禮了對不起,啊那個啥,就那個啥……我想問啥來著……”

白念逢被他的手足無措地揮舞著雙手的窘迫樣給逗笑,拿手掌捂住被銀線縫起來的嘴,肩膀一抖一抖。

隨後她在地上寫:我是三年前搬到此地的,我的故鄉是一個叫尋安鎮的地方。

藺輕舟右手拇指食指撐住下巴,盯著尋安鎮看,覺得莫名熟悉,卻又想不起在哪聽過。

正此時,灶台上的水燒開,兩人不再多說,將藥水舀進一個大浴桶裡。

舀完後藺輕舟有些發愁,他比劃著大小覺得自己搬不動這個浴桶,正當他思考著怎麼將這木浴桶挪去廂房裡時,就見白念逢輕輕鬆鬆將浴桶抱了起來。

因浴桶太大擋視線,她還側著走。

側著走就算了,她還走得穩穩噹噹的。

藺輕舟呆若木雞。

他猜得果然冇錯!!!白念逢隻要想就能擰掉他的頭!!!

兩人走到廂房前,白念逢把浴桶放在門口,敲了敲門。

牧重山的聲音從裡麵傳來:“你無需進來,讓藺輕舟進來。”

白念逢不覺得驚訝,輕拍藺輕舟的側臂一下,似在說可以交給你嗎?

藺輕舟連忙道:“白姑娘,你放心。”

白念逢點點頭,轉身離去。

藺輕舟打開廂房門,隻見屋內和他睡的廂房佈局相似,一桌兩長椅一張床榻,雖簡陋但乾淨。

牧重山坐在床榻旁的浴桶裡,片縷烏黑青絲散在水中好似濃墨擴散,他不著片縷,藥浴至他胸口處,似千山冰雪凝起的肌膚上掛著滴點晶瑩水珠,好一個美人如玉。

聽見聲響,牧重山轉頭望來,他嘴角勾著意味不明的笑,看著藺輕舟說:“把門關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