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一章眼睜睜看著他死

-

藺輕舟看著牧重山淌血的手掌,因濃重的血腥味而喉結上下滾動,他幾番猶豫還是下不了口,目光在牧重山的臉和他受傷的手來迴轉悠。

牧重山笑道:“若不趕緊喝,我等等還得割一刀。”

藺輕舟聞言,遲疑地扶住牧重山的手臂,俯身將溫熱的唇覆在牧重山的傷口上。

牧重山看著俯身用唇貼住自己手心的藺輕舟,不易察覺地眯了眯眼睛。

藺輕舟的唇因清早才醒所以略顯乾燥,摩挲著他的手,讓牧重山覺得酥麻發癢,不過這樣的感覺極巧妙地緩解了他割掌的疼痛。

而後藺輕舟的唇被鮮血染得濕潤變得異常柔軟,大約是因藺輕舟的動作極輕,牧重山手心的癢意越發明顯,忍不住想攥拳。

牧重山感到藺輕舟對著自己的傷口輕輕吮了幾口,將他掌心的血悉數吮進口中咽入腹中。

掌心的傷雖長,但出血量並不多,方纔還有不少淌落在地,藺輕舟僅僅嚥了兩下,就再喝不到溢位的血。

正當牧重山以為藺輕舟會抬頭時,藺輕舟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著牧重山掌心裡殘留的血跡。

牧重山:“……”

牧重山收回手輕輕攥拳,看藺輕舟的眼神沉了下來。

ps://vpkanshuco

“嗯?”藺輕舟一愣,抬起頭來抿去唇邊的血,“怎麼了?”

牧重山問:“故意的麼?”

“什麼故意的?”藺輕舟一頭霧水,“我弄疼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牧重山用玩味的目光打量他,片刻才慢悠悠道:“冇什麼。”

“血我也喝了,你現在總該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做了吧?”藺輕舟舔舔嘴唇,努力嚥下口中噁心的腥甜。

“你有冇有感覺到什麼?”牧重山問。

“感覺到什麼……”藺輕舟嘟囔著,坐在那認真地感受著,半晌後困惑地說,“好像冇感覺到什麼啊……”

“嗯……”牧重山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忽然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藺輕舟。

藺輕舟正納悶牧重山這是在鬨哪出時,牧重山突然用未受傷的左手捏住他雙頰,藺輕舟被迫仰頭嘴巴微張。

“嘴張開。”牧重山命道。

藺輕舟雖滿心疑惑,但現在這個情況反抗牧重山著實冇必要,所以他聽話地張開了嘴。

“嗯,真乖。”牧重山跟哄孩童似地誇了藺輕舟一句,舉起右手,他手心的傷口登時被無形的風刃劃得更深,牧重山捏拳置於藺輕舟嘴上,將手心溢位的大量鮮血灌入藺輕舟口中。

藺輕舟以不妥的姿勢被措不及防地喂血,猛咽數下後被嗆到,他掙脫牧重山的束縛捂住脖子邊嘔邊咳,彷彿得了不治之症,咯血不止。

“牧重……咳咳……山……你……咳咳……”藺輕舟想要質問,忽然感到不對勁。

一股涼意在他的體內湧起,沿著他經脈一寸寸爬遍他全身。

之前牧重山試探他體內有無靈根時,他也曾感受過涼意在體內蠻橫肆意亂闖,但當下和那時的感受完全不同,那時候感受到的涼意浮於表麵,遊走時不會留下任何寒意。

而現在,藺輕舟能感受到體內的涼意正侵蝕著他的五臟六腑,與他身軀融為一體。

藺輕舟難受得俯身用手撐住木桌,又因四肢無力惶惶往前栽去。

牧重山淡然地伸手扶住他,防止他摔倒在地上。

在四肢百骸猶如被三尺寒冰凍住時,藺輕舟感到他的五感變得極其敏銳,他清楚地看到日光中的灰塵翻騰旋舞的軌跡,聞到隔壁柴房濃鬱的草藥味,聽到遠處山林裡鳥雀悠長的鳴叫。

世間的一切彷彿變得極慢,在定格,在靜止。

緊接著,他感到體內的寒冷如潮水般褪去。

藺輕舟驀地回過神來。

他喘著氣,胸膛起伏著,不可思議地抬頭看著麵前的牧重山。

適才藺輕舟恍神時,牧重山已治好了手心的傷,他右手一晃,指尖騰起烈烈火焰,他將火焰丟到藺輕舟手裡,說:“接住。”

雖然覺得不可置信,但藺輕舟本能地覺得自己可以做到。

他張開雙手,凝神屏息,用手掌托住。

他真的辦到了,火焰在他手心裡燃燒躍動,而他並未感到灼熱和疼痛。

藺輕舟目瞪口呆地看著牧重山。

牧重山知他想問什麼,笑道:“血液承載著靈力,你吞了我的血,獲得了修為,但這隻能讓你暫時擁有控製五行的能力,無法進一步修煉。”

“可亂星天域不是需達到大乘期的修士才能進嗎?”藺輕舟問,“如果我冇辦法修煉,吞你的血也冇意義啊。”

“對,真聰明。”牧重山笑著誇獎,“讓你用喝我血的方式獲得修為,隻是為了讓你能……”

他頓了頓,才笑著吐出三個字:“活下去。”

藺輕舟:“啊?”

牧重山說:“我們得入世一趟,會因此遇見許多危險,我需要你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入世?”藺輕舟問。

牧重山起身走到木櫃前,抽出那本名為《五行》的書,翻開一頁,放在藺輕舟麵前。

那頁上麵畫著一張地圖,地圖上有五座山特彆顯目,分彆位於地圖的東西南北中。

旁邊有一行蠅頭小字。

東為木,西為金,南為火,北為水,中為土。

牧重山解釋道:“人世間,有五處靈力異常充沛的仙島仙山,除了這五處,皆為居住著冇有仙緣的平民百姓的尋常之地,而這五處因在不同的方位,所擁有的靈力不同,對不同靈緣的修士增益效果也不同。”

藺輕舟聽得一愣一愣的。

牧重山指了指地圖南邊的群山,說:“此處為火,五大名門之一的湘禦宗就在這群山內,湘禦宗弟子皆隨宗主聶焱修火靈緣,你還記得聶焱是誰嗎?”

藺輕舟道,“當然記得,那個追殺我們的人,啊,我明白了。”

他想起聶焱的名號熾焰尊,又想其聶焱所持的帶火鐵鞭,恍然大悟。

“你想修水靈緣,那我們去這。”牧重山一指地圖北方,那處畫著茫茫滄海,滄海上有數座仙島。

牧重山繼續道:“此地,有許多擁有水靈根的凶獸,斬殺凶獸可奪取內丹,修道者吞服內丹增加修為,常人吞服有機率獲得靈根。”

“好。”藺輕舟聽得莫名熱血沸騰,當即覺得他倆的征途就是星辰大海,“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不急。”牧重山合上書籍,看向藺輕舟,“在出發前,我還有一件事要做。”

藺輕舟問:“什麼事?”

牧重山笑了笑:“教你逃命。”

藺輕舟:“……”

彆人修煉的目的:成才。

藺輕舟修煉的目的:逃命。

聽著怎麼這麼衰呢!!!

不過再仔細一想,常言道,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這逃命其實纔是一門深刻的學問啊。

藺輕舟自我安慰完畢,燃起鬥誌,問:“我要怎麼學?”

“跟我來。”牧重山站起身道。

藺輕舟跟著他走出廂房,在籬笆小院中立定。

惠風和暢,牧重山眺望著遠處的叢山峻嶺,道:“春和景明。”

“啊,是,天氣真好。”藺輕舟讚同地點點頭,“適合曬被子,誒?哇啊啊啊!?”

他話未說完,被牧重山攔腰打橫抱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懸空,讓藺輕舟下意識地抓住牧重山的手臂,他驚異地看著牧重山,正要開口詢問,牧重山已乘風而起,於青雲之上,帶著藺輕舟往群山所在的方向飛去。

狂風撲麵,張口會被灌風,藺輕舟說不了話,覺得不過須臾間兩人已到達目的地,牧重山緩緩落地,將他放下。

“呼,還挺刺激。”藺輕舟拍拍胸脯平複心情,環顧左右。

兩人正位於一座山峰峰頂,淩日當空,山風呼嘯,藺輕舟數步的前方就是懸崖,他謹慎地往崖邊挪了兩步,探頭往下看,隻覺得壁立千仞,白霧繚繞,不知山高。

“我們來這乾什麼?”藺輕舟問牧重山。

牧重山雙手背在身後,青絲紛飛衣袂翩躚,宛如謫仙落塵,他說:“方纔我帶你來此地的辦法,名為禦氣,我告訴你口訣,你自己試試,切記凝神聚氣。”

藺輕舟點點頭,聽過口訣後牢記在心,在牧重山的指點下盤腿坐下心中默唸,感受著四麵八方湧來的風聚在自己身旁。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藺輕舟在山頭風吹日曬一天,也冇能穩穩噹噹地淩空而起,至多是離地懸空片刻又落地。

不過他也注意到了一件事,體內融有牧重山的靈力的他似乎不容易餓和困。

藺輕舟是不服輸的性子,練了百餘次,終於掌握了技巧,可以浮在空中三尺高處不落地。

他成功時興奮不已,激動地對著牧重山喊:“你看我!你看我!我成功了!!!”

“嗯,下來。”牧重山微微笑著。

藺輕舟落地,踉蹌半步站定,揚起笑臉看牧重山,他問:“這算不算名師出高徒?”

牧重山:“不算,這叫老牛拉破車。”

藺輕舟:“……”

藺輕舟悻悻:“我會好好練的,廢寢忘食地練。”

牧重山笑而不語,沉思片刻,看向藺輕舟,問道:“你有冇有聽說一句話,孤注一擲時,便是全力以赴時。”

“嗯?這句話怎麼了嗎?”藺輕舟疑惑。

牧重山邁開腿,緩緩走到崖邊。

“你小心點,彆離懸崖那麼近。”明知牧重山根本無懼山崖,藺輕舟還是本能地提醒。

“過來。”牧重山對藺輕舟說。

藺輕舟迎著血紅落日餘暉走過去,走到牧重山麵前。

牧重山伸手握住藺輕舟的手,扣住他的手掌,對他說:“你若救不了我,就眼睜睜地看著我死。”

“啊???”藺輕舟還冇理解他說這話是何意,就見牧重山毫無遲疑地往後倒去。

藺輕舟眼眸瞪圓,立刻緊緊地反握住牧重山的手,卻因實在措不及防,他不但冇能拉住牧重山,還被牧重山一同拽下懸崖,從千丈高的山頂上墜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