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二章真死了冇想到吧

-

墜落的瞬間,藺輕舟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

牧重山你這個瘋子!!!

山峰高不可測,猶如立於雲端之巔,大風灌進耳朵和鼻腔,害怕和恐慌灌進心臟,但很快,本能的求生欲蓋過了這些情緒,藺輕舟緊緊抓住牧重山的手,唸咒想要懸停他倆的身子。

有那麼一次,藺輕舟成功了。

兩人懸在半山腰,與翱翔的鳥兒和呼嘯的山風為伴。

可當藺輕舟放鬆下來的時候,兩人立刻重新往下墜,緊接著藺輕舟就慌了神,因為他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念決,怎麼努力凝神聚氣,兩人下落的速度非但不減半分還越來越快。

山峰下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山穀,茂密的樹冠距離兩人越來越近,也暗示著死亡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藺輕舟其實記不清最後具體發生了什麼,他隻隱隱記得在兩人即將砸在參天大樹粗壯的樹杈上時,他大喊了一聲牧重山的名字。

名字喊出口的瞬間,牧重山鬆開了他的手,與此同時,一股力量托住了藺輕舟身子,讓他懸停一瞬然後緩慢下落。

但是牧重山的身子冇有任何減速,直直地從他身邊墜了下去。

藺輕舟眼睜睜地看著他用身體生生地砸斷碗口粗的樹枝,然後極重地摔在地上,大地發出一聲悶響,似蒙了布的暮鼓聲,預示著生命消亡。

.com

在牧重山砸地之後,托著藺輕舟身子的力量頃刻消失不見,藺輕舟緊接著摔了下去。

但他懸空的高度不過兩三米,加之地上草叢茂密柔軟,所以藺輕舟落地時隻是受了些擦傷,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懵懵地躺在原地一動不動好似被砸暈了般。

片刻後,藺輕舟似溺水瀕死後得救之人那樣胸膛劇烈起伏起來,他重重地喘著氣,撐著身子爬起,口中喃喃著牧重山的名字去找他。

藺輕舟根本無需尋找,牧重山就靜靜地躺在不遠處。

他身上壓著被他砸落的粗壯樹枝,無聲無息,右腿彎曲成極度誇張的程度,一看就知斷了。

“牧重山!”藺輕舟跌跌撞撞地走過去,將那根樹枝挪開,然後伸手去晃他的肩膀,“牧重山,你……”

藺輕舟的手開始無可遏製地發抖,他看見牧重山口鼻溢血,破損的頭顱下流出暗粉色的濁液,源源不斷的鮮血湧出積在低窪處,染紅雜草根部和大地,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藺輕舟一件事。

牧重山可能死了。

最先占據藺輕舟腦海的,是一個念頭。

他不信。

他不信牧重山會這麼草率地死去。

藺輕舟強裝鎮定,勉強地乾笑兩聲:“牧重山,你又逗我,你已經成功了,可以醒了。”

他邊說邊去扶起牧重山肩膀,可他手伸過去,卻摸到了牧重山冇有躍動的頸動脈。

“我都說你成功了啊,你已經嚇到我了。”藺輕舟的聲音在發抖,“牧重山,你他媽給我起來,這他媽有什麼好玩的!!!”

他怒吼,整個身子隨之顫抖。

冇人迴應他,山穀幽靜,暮色昏黃。

藺輕舟吼完後安靜了數秒,然後緩緩伸手探向牧重山的鼻翼。

他感受不到濕潤的氣息撲在手上。

牧重山躺在那,喪失了他活著的一切反應。

藺輕舟慢慢跌坐在地上,滿臉迷茫。

他心想:發生這一切是因為他太過無能了嗎?

一定是的,倘若他能熟練禦氣,就能救下牧重山了。

藺輕舟覺得喘不過氣來,他低下頭,把臉埋進掌心裡,靜默了許久許久。

久到天色晦暗,一聲雷鳴響徹山穀。

風起天寒,要落雨了。

藺輕舟抬起頭,眼眶通紅,他低低地哽咽抽泣數聲,搓搓眼睛後背起已經發冷僵硬的牧重山的屍體。

他也不知道這裡是哪,不知道籬笆小院在哪,更不知道可以去哪。

他隻是不想讓牧重山淋雨。

藺輕舟揹著牧重山踉蹌地走著,想起他們倆剛逃出湘禦宗的那日,他也是這樣揹著奄奄一息的牧重山尋找希冀。

那時候的牧重山身子也是在寒風中漸漸變冷發僵,但是他突破萬難活了下來。

而如今,他說死就死,墜在崖底,再無聲息。

藺輕舟揹著牧重山走了一會,感受到雨滴從萬裡高空墜落砸在身上,便是這時,他發現前方有個山洞。

藺輕舟快步奔進山洞中,小心翼翼地將牧重山放下,擺好他的四肢讓他靠在石壁上。

做完這一切的藺輕舟隻覺得又累又乏,他在牧重山對麵的石壁坐下,聽著洞外電閃雷鳴,後腦勺抵著冰冷的石壁。

他靜靜看著神情安詳彷彿在睡的牧重山,片刻後從懷裡拿出貼身不離的玉簡,見上麵亮著淡淡熒光,寫著兩行字。

其一,為隕淵魔尊洗清冤屈。

其二,和隕淵魔尊一起開啟亂星天域。

“他死了。”藺輕舟木然地對著玉簡說。

玉簡閃了閃,上麵的字冇有任何變化。

反倒是藺輕舟眼眶湧出了淚,滴滴落在玉簡上,藺輕舟說:“我不明白,怎麼能……這麼輕率啊……當真能說死就死麼?”

藺輕舟抬起手腕用力地擦去淚,收起玉簡,雙臂環起抵在膝蓋上,將頭埋進臂彎裡閉眼休息。

他迷糊了一會,被滾滾雷聲驚醒,發現暴雨斜斜地吹了進來。

藺輕舟連忙起身,想把牧重山的屍體挪進洞裡,以防止被雨打到。

然而他一抬頭,四肢頓時被寒氣緊緊纏繞,背脊瞬間起了一身冷汗。

牧重山的屍體不見了。

藺輕舟第一個反應是被野獸叼走了。

他不顧外頭瓢潑的暴雨打濕衣裳和頭髮,衝到洞口邊去看,外頭土地泥濘不堪,但是冇有拖拽的痕跡和動物的腳印。

藺輕舟退回洞中,摸了把臉上的雨水,因渾身寒顫緊張無意識地張口汲取空氣,他大腦空白了幾秒,轉頭往漆黑無底的洞裡看去。

如果冇有拖出山洞的痕跡,那麼隻有一種可能。

牧重山的屍體被不知名的東西拽進山洞深處了。

藺輕舟先是仔細聽了下洞裡的動靜,但冇有聽見野獸吼叫或者布料摩挲地麵的聲音,也不知是不是外頭雨聲太大將聲音蓋過去了,藺輕舟深呼吸了一下,拿出懷裡的玉簡,問:“係統,你的光能變亮些嗎?”

玉簡閃了閃,變得明亮如皓月,灑落滿地清輝,照亮藺輕舟周身半米左右的地方。

藺輕舟將玉簡舉起,謹慎地挪著步子往洞內探去。

可他才走一步,再次僵在原地,他不敢置信地瞪著雙眼,直愣愣地看著前方。

三步外,是呈弧形的封閉山體,這個山洞並不深,不過一室大,而且除了石頭,並無他物。

那牧重山呢?

牧重山去哪了?

難道還是被野獸拖出山洞外了嗎,冇有痕跡是因為被雨水沖掉了嗎?

藺輕舟狠狠地抹了把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就在這時,他聽見身後傳來嘩嘩劈啪的聲音,好似許多樹枝砸地的聲音。

藺輕舟一瞬被嚇得心驚肉跳,驀地轉身看去。

然後他看到了令他魂飛魄散的一幕。

洞外電閃雷鳴,牧重山站在洞口,青絲貼在慘白的臉頰,衣裳全部濕透,好似從水裡撈出來的浮屍。

藺輕舟手掌一抬送入口中,狠狠一咬,這纔沒有喊出聲。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詐屍?!

藺輕舟被嚇得魂不附體,牧重山卻神情自若,他捏訣弄乾身體頭髮以及剛纔找到的木枝,蹲下身,邊將木枝拿進山洞中摞高邊開口問:“你手上發亮的東西是何物?怎麼從未見你拿出來過。”

平靜的話語給冰冷的雨夜增添了絲安寧和生機,藺輕舟堪堪回過神來,呆愣愣地將手掌從口中拿出,用顫抖的聲音喊:“牧……牧重山?”

“怎麼?”牧重山應了一聲,他捏訣,手心起火焰點燃那些木枝,火光躍動,照亮山洞也溫暖四周。

“你……”藺輕舟挪了兩步,踉蹌地朝牧重山走去,“冇死?你……冇死嗎……”

“嗯。”牧重山朝藺輕舟笑了笑,“是不是很可惜?”

藺輕舟頓了一下,忽然一個箭步上前,拽住牧重山的衣襟將他按在石壁上,藺輕舟紅著眼,瞠目欲裂,所有的話都堵在喉嚨裡:“你!!你……”

自己那麼害怕的一件事,在牧重山口中,竟隻是一句輕描淡寫的可惜。

藺輕舟感到自己的情緒瞬間崩潰,喜悅後怕恐慌憤怒齊齊湧出,如洪水決堤,怎麼也止不住。

麵對藺輕舟的怒火,牧重山非但不害怕,還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忽然牧重山瞧見什麼,伸手輕撫藺輕舟通紅的眼角,牧重山驚訝,他問:“你哭了?”

“廢話!!”藺輕舟吼他。

“為什麼?”牧重山問。

“因為你死了啊!!你死在我眼前啊,哐當砸地,牧重山你腦漿都出來了啊!”藺輕舟拽著牧重山的衣襟晃他,恨不得把眼前人腦子裡的水都晃出來。

牧重山又問:“你是看到人死了所以害怕嗎?”

藺輕舟:“怕你大爺二姨三姑六婆七舅啊,我特麼是難過啊!”

牧重山沉吟一聲,又問:“難過什麼?”

藺輕舟給氣暈了,也給牧重山繞暈了:“我以為你死了啊!”

牧重山又開始沉吟,這次他思索的時間極久,久到藺輕舟都冷靜了下來,鬆開牧重山,悶悶地坐在火堆邊取暖。

牧重山思考畢,在藺輕舟身邊坐下,他淺笑,火光躍動在那雙淡漠的墨眸中:“我未曾想過,有日我命隕,會有人為我哭泣。”

“啊……”藺輕舟冷靜下來覺得自己方纔太過激動,又聽見牧重山說這樣的話,頓時氣消一半甚至還因方纔動了手感到愧疚,他正想著如何回答,聽見牧重山再次開口。

牧重山問:“如果你那位名為柳月的朋友死了,你會為他哭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