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四章枕我懷裡彆客氣

-

藺輕舟滿頭問號,內心咆哮:什麼鬼東西啊!!!

他忍著冇喊出聲,深呼吸數下後告誡自己如今弄清牧重山是不是穿越者要緊,他看向牧重山,努力平靜微笑:“除了帥氣呢?”

牧重山手抵下顎思考起來,非常鄭重其事。

他這般認真的模樣讓藺輕舟覺得莫名緊張。

半晌,牧重山緩緩張嘴,笑道:“你未否認我說‘帥氣’二字,所以你也覺得我模樣閤眼緣麼?”

藺輕舟:“……”

好好地回答彆人的問題啊!!!

你到底想了個啥想那麼久啊!!

藺輕舟再次內心咆哮,他深感無力雙手抱頭,突然覺得自己的猜想可能是錯的。

如果牧重山真是穿越者,在聽見自己說話變成阿巴阿巴,應該就有所察覺纔對。

但是牧重山對此無動於衷,甚至拿看笑話的眼神看他。

ps://vpkanshuco

不行,藺輕舟覺得自己不能靠揣測,他得明明白白地確認牧重山是不是穿越的。

藺輕舟放下抱頭的手,因大腦飛速運轉右手無意識地捏手指,突然,他記起一件事。

他曾經在和趙甲的一次對話中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東西表達出來過,但是係統冇有和諧!

藺輕舟猛地抬頭看向牧重山。

牧重山還在疑惑藺輕舟為何突然情緒激動還問他古怪的問題,就見藺輕舟吸了口氣,大聲唱道:“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牧重山:“……”

藺輕舟麵露欣喜,真的冇和諧!!!

然而藺輕舟的喜悅並未維持太久,他發現牧重山依舊什麼都冇表露,隻是饒有興趣地看著自己挑了挑眉。

不是吧,藺輕舟心想,牧重山該不會穿越來這裡之前是不聽鳳凰傳奇的年齡。

他該不會是個……

零零後吧?!

零零後應該也聽過鳳凰傳奇啊!

那他……

總不能是個一零後吧!

嘶!

因自己的猜想太過詭異,藺輕舟的臉扭曲了一下,他思索片刻,再次開口,唱道:“我們一起學貓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牧重山:“……”

藺輕舟:“?”

這也冇聽過!?

兩人大眼瞪小眼半晌,藺輕舟忍不住開口:“你倒是說點什麼啊!”

牧重山:“如聽仙樂耳暫明,繼續。”

藺輕舟:“……”

藺輕舟悶悶地說:“不唱了。”

“為何?”牧重山疑惑。

“累了。”藺輕舟說,心裡歎息:他應該是猜錯了,牧重山並非穿越者。

"累了就睡一會。”牧重山道,“這山雨一時半會停不掉。”

藺輕舟:“那你呢?”

牧重山繼續撥弄著火堆:“修道者幾天幾夜未眠也不覺得困。”

“噢,這樣啊……”已是深夜,藺輕舟白日練了百次禦氣,方纔又經曆波折,如今閒適下來當真覺得有些累了”他說,“那我睡一會,你要是累了就喊醒我,換我來守夜,記得一定要喊,彆跟我客氣。”

牧重山笑問:“彆客氣?既然我無需跟你客氣,你是不是也不用跟我客氣。”

藺輕舟點點頭:“是。”

“來。”牧重山盤腿坐著,一撩下袍,拍拍大腿,“枕我懷裡,不用客氣。”

藺輕舟:“……您這個不客氣,就有點太不客氣了,咱倆還是客氣客氣吧。”

牧重山輕輕笑出聲,道:“快睡吧。”

“累了叫醒我,換我守夜啊,一定要叫醒我。”藺輕舟連連說了三遍,直到牧重山點頭答應,他纔打著嗬欠靠著石壁蜷縮一團闔眼歇息。

山洞外雨聲淅瀝瀝,山洞內烈火灼枯枝劈啪作響,藺輕舟很快就沉沉睡去。

明明山洞陰冷,石壁堅硬,他卻不覺得身子僵硬,睡得很安穩。

藺輕舟醒來時,發現篝火已成灰燼,山洞外天光大亮,

暖陽隨著清風落進山洞,而自己躺在地上,身下鋪著柔軟的乾草枯葉,頭枕在高度寬度都正合適的石枕上,身上還披著一件玄衣。

“牧重山……”藺輕舟剛睡醒,還未徹底清醒,含含糊糊地喊牧重山的名字。

他拉起身上玄黑的外袍,聞見衣襟上散發著淡淡的清冷檀香,無意識地摟進懷裡,臉貼過去輕嗅,隻覺得莫名心安。

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後,藺輕舟瞬間清醒。

他一骨碌坐起,滿心詫異地想自己這是在做什麼。

藺輕舟環顧山洞,發現牧重山並不在山洞裡,他鬆了口氣,撫平被自己抓得有些皺巴的玄黑錦衣,揉著側額的頭髮嘟囔道:“跑哪去了,不過還好不在……”

“什麼還好不在?”牧重山淡笑的聲音傳來。

藺輕舟驀地抬頭看去。

山洞外,牧重山明明隻身著素淨中衣,卻因身姿挺拔、笑容恣意令人不覺違和,朝暉脈脈地落他含笑的眉目上,一眼知春。

藺輕舟心想,牧重山這樣嚇唬他,讓自己心跳都比尋常時快了許多。

“冇,冇什麼,咳,謝謝你的衣服。”藺輕舟將外袍還給,心虛地不與他對視,“你去哪了?”

牧重山接過玄色外袍穿好,有板有眼地收拾好自己的衣袖和衣襟:“巡視了下四周。”

“巡見什麼了嗎?”藺輕舟問。

牧重山束好三指寬金邊雲紋腰帶,笑道:“荒郊野嶺,渺無人煙,正是殺人埋屍的好地方。”

藺輕舟乾巴巴地笑兩聲。

“啊對,還有……”牧重山笑道,“很適合野合。”

藺輕舟:“……”

你彆一臉不知羞恥地說出這種話啊!!

看你如此正經的表情我還以為你說的是野炊呢!!

牧重山笑得意味深長:“以蒼天為被,以青山為榻,共賞風月,赴巫山……”

“停!打住!”藺輕舟猛地咳嗽,耳根發熱。

牧重山笑意盎然,眸裡是逗弄成功的得逞。

“我們現在去哪?”藺輕舟問,“雨停了,是回去嗎?”

牧重山搖搖頭,在已成灰燼的火堆前半跪下來。

藺輕舟正納悶著他在做什麼,就見牧重山從灰燼裡扒拉出兩個燒乾的泥團。

牧重山將泥團敲開,一股食物的香氣撲麵而來。

然後他從裡麵拿出了熱乎乎的紅薯和芭蕉葉包起的烤山雞。

藺輕舟驚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吃吧,吃飽繼續練習禦氣。”牧重山將食物遞給藺輕舟。

“這……你這……”藺輕舟左手烤紅薯,右手烤山雞,雙目瞪圓,“怎,怎麼辦到的?”

難不成是法術變出來的?

那他可以點菜嗎?

川湘辣子雞多加辣,謝謝老闆。

牧重山笑了笑:“長夜漫漫,閒來無趣,可以做很多事,比如……”

藺輕舟臂彎揣著烤雞,右手剝開左手拿著的紅薯皮,往嘴裡塞了一口:“比如烤紅薯?”

牧重山:“比如野合。”

“咳咳。”藺輕舟一下嗆得滿臉通紅。

填飽肚子朝牧重山道過謝後,攢了不少力氣的藺輕舟覺得自己精神抖擻,他對牧重山道:“我今天一定要學會禦氣。”

“不錯,精神可嘉。”牧重山笑道,朝藺輕舟伸出手等他握住,“來。”

“什麼?”藺輕舟不解,目光在他手心朝上的手掌和臉上來迴轉悠。

“帶你去山頂。”牧重山說。

“彆!!”想起昨天的事藺輕舟還心有餘悸,連退幾步,“在哪練不能練啊?!非要去山頂?等等你又二話不說往下跳,我根本拽不住你!”

牧重山哪會放過他,幾步逼近,將四肢撲騰的藺輕舟拉進懷裡,強行禁錮住人,禦風淩空而起,不過須臾間,兩人已至山峰。

狂傲呼嘯的山風吹亂兩人青絲,藺輕舟氣得捶了兩下地,然後質問牧重山:“我覺得你並非想幫我練習禦氣,你根本就是在逗我玩!”

牧重山笑得放肆:“對。”

藺輕舟雙手抱頭倒地,無聲呐喊。

李德勝大大曾說過,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決定奮起反抗的藺輕舟,一個鯉魚打挺躍起!憤憤擼起袖子!

然後乖乖練起了禦氣。

事已至此,藺輕舟不再多思,開始潛心修煉。

俗話說,熟能生巧,昨天的刻苦練習有了成效,今天不過半日,藺輕舟便可遨遊於山川之上,與清風為伴。

在藺輕舟取來山崖間鬆樹前飛鳥振翅所飄落的白羽,並穩穩噹噹落回山頂時,牧重山笑著開口:“這才叫名師出高徒。”

“那請問名師,我們能下山了嗎?”藺輕舟戰戰兢兢地問。

他真是被牧重山整怕了,就擔心一不留神,這人又跳崖了。

然後藺輕舟看見牧重山朝自己笑了笑。

那是一種讓藺輕舟本能地覺得大事不好的笑容。

忽而牧重山周身泛起銀光,銀光盤旋上升消失在空中,引他衣袖青絲飛揚,在銀光消亡的瞬間,牧重山猛地俯身咳出一口濁血。

藺輕舟慌張衝到牧重山身旁:“牧重山,你這是怎麼了?”

牧重山拉起衣袖擦擦嘴角血跡,平靜地說:“我擾亂了全身經脈,短暫地封了自己的靈力。”

藺輕舟一臉懵:“為什麼啊?”

牧重山:“如此,等等跳崖,我無法再像上次那樣救你。”

“還跳?!”藺輕舟,“瘋了吧你!”

“反正我不會死。”牧重山從容彎眸。

藺輕舟哭笑不得:“你不會死我會啊!!萬一我太過緊張,像上次那樣無法禦氣,我就摔死了啊!我特麼又不會複活!”

“嗯,也對,那既然如此,跳與不跳,你自己決定。”牧重山笑道。

“當然不跳啊!!”藺輕舟警惕地後退兩步,離牧重山遠遠的,“誰特麼想死啊,你可彆拽我!”

牧重山揚起一個玩味的笑,一瞬不瞬地盯著藺輕舟,幾步後退,毫不猶豫地從崖邊躍了下去。

“牧重山!!!”藺輕舟瞳孔驟縮,大喊一聲,幾步衝過去,義無反顧地跟著牧重山一起跳下懸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