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五章伸手不打笑臉人

-

不知是不是因為已是第二次墜崖,藺輕舟並不覺得害怕和恐懼,滿心想的都是自己得趕緊抓住牧重山。

墜落的風聲敲打著耳膜,失重讓人無法維持平衡,兩人一前一後墜落,一切都發生在須臾間,藺輕舟喊著牧重山的名字,奮力地朝著他伸手。

可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藺輕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專心念決,先禦氣穩住兩人身子,減緩掉落速度,而後去抓牧重山的手。

“牧重山,把手給我!”藺輕舟大喊。

牧重山笑了笑,右手向上舉起伸向藺輕舟,曦輪當空,旭光從他指縫溢位,頃落在眉眼。

在兩人指尖觸碰的瞬間,牧重山先藺輕舟一步握住了他的手,像茫茫大海中瀕死之人抱住自己的浮木,那是無垠絕望中唯一的生機。

藺輕舟使勁扯牧重山讓他貼近自己,雙手將人環抱住,藺輕舟靜心唸咒,帶著牧重山禦氣懸停在空中,又幾步踏崖壁,最後有驚無險地穩穩落在地上。

適才腳踏大地定住身形,藺輕舟立刻揪住了牧重山衣襟:“你,你,你怎麼總是這樣,說跳崖就跳崖!”

牧重山平靜如常,從容地笑著誇他:“不過兩日,就能如此熟練地掌握禦氣之術,你雖無靈根,卻在習法術上天賦異稟,著實令人刮目相看。”

“你真是……”藺輕舟本來在生氣,可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臉人,他被牧重山這麼一誇,頓時不知該氣什麼。

.com

藺輕舟深呼吸兩下平複怒意,隨後鬆開牧重山的衣襟,還因看不慣順手幫他撫平了褶皺。

“既然你已習得禦氣,我們回去吧。”牧重山說著,單手摟住藺輕舟的腰,俯身想將人抱起帶回去,他腰彎一半,又默默地直起身。

牧重山從容笑道:“我自封了經脈,暫時冇法帶你回去。”

“要多久恢複啊?”藺輕舟問。

牧重山答道:“一天半日。”

“還是我帶你回去吧。”藺輕舟手往後一揚,去環牧重山的肩膀。

“不。”牧重山搖搖頭,“你飲血得的靈力並不能維持很久,如今過了兩日,又多次練習禦氣,靈氣已消耗得所剩無幾,帶我禦氣撐不了多少,恐怕半路就會墜下去。”

“那怎麼辦?”藺輕舟問。

“不如……”牧重山緩緩開口。

他本想說,不如你再飲一次我的血,攢足靈力,便能禦氣回去了。

誰知藺輕舟突然道:“不如我倆四處走走吧?”

一句話,把牧重山想說的悉數堵回他喉嚨裡,他看向藺輕舟,安靜片刻才道:“什麼?”

暖風輕,浮雲閒,藺輕舟笑意明朗坦蕩,他說:“你想啊,如今是陽春三月,正是踏青的好時候啊!我們趁這個機會,在這山穀四處逛逛,說不得能尋見彆樣美景。”

牧重山靜默一會,瞧著藺輕舟彎起的眼眸:“我還是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話。”

“第一次?你們修道不都是講究道法自然嗎?”藺輕舟問,“這大好時光不四處走走,吸收吸收天地靈氣,怎麼敢說自己要天人合一的?”

牧重山也笑了,笑意如沐清風般柔和:“你說得對,怎能負這人間春意,走吧,四處逛逛。”

兩人身處樹木不算茂密的山腳,地勢平坦,一路往東去,偶見一條淳淳清溪,水聲如鳴佩環。

藺輕舟掬起冰涼的溪水洗手洗臉,雖覺寒骨冷冽,但因春暉和煦,倒也令人神清氣爽。

隨後兩人沿著清澈的溪水往上遊走,滿眼山花爛漫、鶯啼燕舞,春意盎然。

忽而,藺輕舟瞧見什麼,欣喜地喊:“桑葚!”

牧重山順著他的目光望去,隻見一處碧草如茵的小坡上,兩棵不高不矮的桑葚樹緊挨一塊,樹枝上綴著沉甸甸的紅紫小果。

藺輕舟快步走過去,輕鬆摘下兩串,他走回來,熱切地將其中一串桑葚遞到牧重山麵前:“嚐嚐麼?”

牧重山接過桑葚,摘下兩顆送入嘴中。

“怎麼樣?”藺輕舟問,“甜嗎?”

牧重山波瀾不驚地笑著:“甜。”

藺輕舟見牧重山這樣說,將手裡那串桑葚上的小果全部摘下,抓了滿滿一手掌,一口氣塞進嘴裡。

然後被酸得身軀一震。

“哇……”藺輕舟五官皺起,隻覺得酸澀正耀武揚威地占據著他的味蕾,“這哪裡甜了啊?!”

牧重山笑道:“夫人親手摘的山果,再酸都是甜的。”

藺輕舟:“……”

他拚命嚥了好幾下,強迫自己把桑葚吞下腹,好歹冇不雅地吐出來,然後邊用手腕輕拭嘴角邊,嘟嘟囔囔地說:“天天拿這種話逗我一個男的,有意思麼?”

牧重山笑而不答,也不知是聽見了不應聲,還是冇聽清。

風起,碧空蒼穹忽落雨,顆顆如玉珠,砸在兩人身上。

“嗯?怎麼突然下雨了?”藺輕舟抬頭望去,驚訝地發現暖日當空,曦光滿天,可又確確實實有雨落下,雖是浽溦但也足夠淋濕衣裳。

牧重山仰頭環顧,見其情其景,臉色陡然一變,蹙眉道:“怎會如此……”

“怎麼了?”藺輕舟問。

牧重山道:“半晴半雨,天象異常,非寧靜祥和之事,恐怕是凶兆。”

“嗐。”藺輕舟擺擺手,“彆擔心。”

這不就是太陽雨嗎?

不同電荷的雲碰撞令空中水汽含量過大,隨後水汽被太陽輻射蒸發的自然現象罷了。

什麼凶兆。

我們要相信科學,破除迷信!

然而他纔剛說完‘彆擔心’,一聲巨響響徹天地,隨後大地搖晃,遠處的山體轟然倒塌,塵土鋪天蓋地而來,頗有種天崩地裂的既視感。

藺輕舟:“……”

行行行!!!凶兆!!是凶兆行了吧!

“這是怎麼回事?!”藺輕舟才問完這句話,他和牧重山腳下的大地出現裂縫,從巨響傳來的方向蜿蜒而來,像是被某種強悍的力量硬生生地扯開一般。

牧重山一把抓住藺輕舟的胳膊,拽到身邊,拉著他節節後退,遠離大地裂縫,以免失足墜下去。

裂縫擴到大約莫一臂寬時,顫抖大地才漸漸趨於平靜,兩人小心翼翼走到裂縫邊,往下看去,見到令人瞠目的一幕。

裂縫裡,散發著淡淡青光的樹藤野蠻生長著,根根相互纏繞頂開土壁,不過須臾間就已探出裂縫朝天生長,好似要將一切都捲入碾碎,讓其成為養分。

牧重山盯著那些樹藤緊蹙雙眉,半晌後伸手去撫,喃喃道:“這難道是……”

“小心啊。”藺輕舟見他要碰那些詭異的樹藤,忍不住提醒道。

在牧重山指尖觸到泛著綠光的樹藤的一瞬,樹藤即刻纏著牧重山手臂攀爬,好似要吞噬他。

牧重山驀地收回手後退,冇讓樹藤得逞。

“這到底是什麼,看著好邪門啊。”藺輕舟困惑不解地問,一轉頭髮現牧重山雙眸發亮,喜形於色。

牧重山眺望遠方,語速極快地說:“可能是青龍。”

“啊?青龍?”藺輕舟疑惑,“青龍是什麼?”

牧重山:“五行神獸。”說著,他疾步沿著地縫往山體崩塌的方向走去。

藺輕舟連忙跟上牧重山的步伐:“五行神獸?”

牧重山解釋道:“你可還記得我曾告訴過你,天地萬物分為五行,靈力充沛之地有五處。”

藺輕舟:“記得,當然記得。”

牧重山:“傳說五處靈地,皆有神獸庇護,火為朱雀,水為玄武,木為青龍,金為白虎,土為麒麟,千百年不現世,一旦現世必定山河動搖,而消失時又悄無聲息,千百人耗儘一生苦苦尋覓,不見影。”

“那見了能怎麼樣?”藺輕舟氣喘籲籲地小跑著跟在健步如飛的牧重山身後。

牧重山道:“傳聞青龍的鱗片擁有世間無上靈力,可令金丹期修士的修為直接突破至化神,所以我想……”他看向藺輕舟,“此鱗片,定能讓你擁有靈根。”

說話間,兩人已距離山體崩塌處越來越近,沿路灰塵瀰漫,樹木攔腰橫斷砸路,巨大落石攔前不得不攀爬翻越,藺輕舟一腳踩在落石凸起處冇站穩,雙手亂撲整個人往前栽。

牧重山眼疾手快將他撈起扶住。

“謝,謝謝。”藺輕舟心有餘悸地拍著胸脯。

牧重山:“你體內的靈力是不是已經完全消散了?”

藺輕舟點點頭,他方纔就覺得身子越發沉重,連五感都遲鈍了起來。

“我現在經脈氣血依舊混亂,無法施展法術。”牧重山望著不遠處裸露著猙獰斷石的山體,笑道,“這時機可真是巧啊。”

話雖這麼說,兩人都冇有停下腳步,穿過一片灰土飛揚的塵霧,直直往前行數裡。

本以為山地動盪,定鳥獸逃散,草樹毀壞,根係裸露,但讓人意外的是,越臨近山體四周越安靜,那條長長的地縫已被泛著淡淡綠光的樹藤填滿,四處花草茂盛,青綠的苔蘚覆蓋著裸土石頭。

牧重山感到腳背酥麻發癢,低頭看去,見腳邊的花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緩緩靠近兩人,些許細嫩的綠芽已纏繞上他小腿探入靴中,還有繼續攀爬的趨勢。

他嫌惡地蹙起眉甩掉腳上的嫩藤,正此時,藺輕舟的驚歎聲傳來:“天啊……”

牧重山循聲抬頭,走到藺輕舟身旁,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後,見多識廣的牧重山驚得瞳孔微微放大。

兩人立於一處斷崖之上,懸崖下因坍塌形成巨坑,坑裡密密麻麻全是交織錯落的樹藤,樹藤似有生命般瘋狂生長,以至於附近的大地皸裂,裂縫裡全是樹藤。

而巨坑的中央,盤著一頭龐然大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