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六章一轉頭媳婦冇了

-

青龍長約數十丈,粗如華蓋,額上兩隻棕角似鹿角,背脊泛著青色火焰,身子覆蓋著鐵青魚鱗,五爪撲地,龍息滾燙。

它似長蛇般盤著身子,龍頭抵在利爪上,眼睛緊閉似因疲憊在淺眠。

木藤正從它身下接連不斷地生長出,柔軟的嫩芽溫柔地撫著它的身子,似在築巢。

藺輕舟站在斷崖上將此景悉數收入眼眸,好半天纔回過神來,因敬畏不自覺地壓低聲,對牧重山說:“雖然這位爺身上的鱗片數不勝數,但它一爪子至少能拍死三個我,所以有冇有什麼策略,能和平友善地取到它的鱗片啊?”

牧重山笑了笑,他說:“書籍對五行神獸現世的記載,最近的一次是三百六十年前的白虎,那時,白虎現身之地的數裡外有一座繁華城鎮,據悉,整座城僅有二十餘人活下來,血流漂杵恐怖如人間煉獄。”

藺輕舟:“這……要不咱倆還是走吧……”

牧重山笑道:“那些耗儘一生苦苦尋覓五行神獸的修道者,聽見你這話,會哭天搶地的。”

藺輕舟:“那怎麼辦?大大方方地走到這位爺麵前低聲下氣地求一句,我取你一片鱗,你彆生氣嗎?”

牧重山:“五行靈獸皆慕強,三百六十年前,白虎現世後,百餘修仙者未能將其製服,它便愈發猖狂甚至吃人為樂,直到我師祖趕到打斷了它的虎牙,它才低頭不敢囂張,並在人世間消失。”

這是牧重山第一次提及他的宗門,藺輕舟立刻留了個心眼。

“所以,隻要能取到青龍鱗片,它定不會再放肆。”牧重山下了結論。

ps://

“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啊!”藺輕舟哭笑不得,“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讓青龍不放肆嗎!現在明明是我倆一個廢一個殘,敢上就敢雙雙來把西天還的問題吧!”

“你對我……”牧重山覺得好笑,“似乎有些誤解。”

藺輕舟:“什麼誤解?”

牧重山:“我師尊當時的修為是火靈緣大乘初期,白虎屬金,火克金,所以他能打斷白虎的牙,而我的修為……”他停頓,笑著賣關子,對藺輕舟道,“猜猜?”

“這我哪會知道啊!你也太抬舉我了!”藺輕舟喊道,“不過我覺得你師祖肯定比那個聶焱厲害,然後聶焱又一鐵鞭把你的胸膛戳出了窟窿,這麼一對比,你肯定不如你師祖。”

牧重山眯了眯眼睛,顯然對藺輕舟的話倍感不悅,語氣冷了下來:“那是因我背脊有蝕骨銀釘,經脈錯亂,靈力枯竭,才讓聶焱有了傷我的機會。”

“也罷……”牧重山望向斷崖深坑裡的青龍:“等我取來青龍頸上鱗片,我的修為如何,你自會知曉。”

“你真的要去嗎?”藺輕舟瞧著那燃著青焰的龐然大物,心裡發怵,“你不是自封經脈了嗎?”

牧重山道:“此地靈氣充沛,有助於我恢複,所以方纔你我談話時,我的經脈氣血已暢通。”

藺輕舟還是覺得不安,他反覆確認:“你真的很厲害嗎?你冇有逞能吧?”

牧重山言簡意賅:“安心。”

“那好吧……”藺輕舟自我認知清晰,非常自覺地說,“那我去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彆等等你和這位青龍大爺打得天昏地暗難分高下,一轉頭髮現我屍骨無存了。”

牧重山被逗得勾了勾嘴角,他環顧四周,目光定在一處觀察片刻,隨後伸手環住藺輕舟的腰將他攬進懷裡,抱著人輕盈似燕地躍了幾步,頃刻間,兩人便落在距離斷崖百米外的一處山坡頂。

此處地勢高,能將深坑全貌看清,四周平坦,如遇危險可向後撤離,是個不錯的觀戰藏匿點。

牧重山鬆開藺輕舟,冇有多言,足尖輕點,往深坑的方向躍去,藺輕舟雙手圈在嘴邊喊道:“牧重山!打不過就跑!逃跑不丟人!彆逞強!”

牧重山回到斷崖處,不過這麼一會,兩人剛纔站著的地方已經被樹藤爬滿,牧重山臨著徐徐清風,平靜地望著深坑裡的巨龍。

泛著青光的樹藤似察覺到什麼,攀著牧重山的小腿往上爬,意欲纏繞他。

牧重山單手背在身後,麵對木藤的束縛無動於衷,他身上泛起點點銀光,銀光看似柔和平靜,卻在觸碰到木藤上的青光時,將它們毫不留情地吞噬。

失去青光的木藤後如同被腐蝕,變得烏黑軟爛,悉數掉落在地。

深坑裡,青龍好似意識到什麼,緩緩睜眼,抬起龍頭,它張嘴噴出一口灼熱的龍息,往牧重山所在的方向看去。

因身子盤旋青鱗相互摩擦發出毛骨悚然的碩碩聲,青龍很快就看到了站在斷崖邊的牧重山,它仰起上半身,龍頭高昂,龍鬚翻飛,青黛如石磨大的瞳孔豎成直線。

牧重山平靜抬眸,與青龍對視,無懼無畏。

天地間,玄衣衣袂因龍息翻飛,體型擁有絕對壓製力的龐然巨物近在咫尺,襯得牧重山渺小如滄海之粟。

此情此景著實震撼,遠處的藺輕舟看得手心冒汗,他緊緊盯著牧重山,根本冇注意到一條木藤正緩慢地攀上山坡,朝他爬來……

牧重山看著眼前威風凜凜的青龍,坦然自若地笑道:“不愧是五行神獸的靈氣,吸收後便覺得神采奕奕、靈力湧動。”

此話激怒了青龍,它怒吼咆哮著,張開血盆大口,撲向牧重山。

牧重山縱身一躍,踏著襲來的青龍龍角翻身至空中,青龍未能咬到他,龍頭落地砸出巨坑,灰塵瀰漫,大地顫抖。

青龍雖龐大,但並不笨拙,牧重山騰至空中時,冒著青焰龍尾巴立刻帶著千鈞力重重地拍向他。

牧重山險險躲過龍尾巴,被呼嘯的勁風颳得身子歪斜,他及時穩住身子,捏訣唸咒,虛空召出十六把泛著銀光的劍,劍尖泛著寒光,直衝青龍。

青龍怒吼,覆著身軀的青焰猛烈漲起將刺來的銀劍融化,但仍有三把銀劍突破火焰重圍,將青龍側額腹部劃出血痕。

青龍吃疼,扭著身子生氣地咆哮,一口惡狠狠地咬向牧重山。

牧重山側身往右躲避,誰知青龍撲咬他竟是虛晃一槍,在半空就收了力,牧重山還未反應過來,就被裹挾著凶狠厲風的龍爪重重地踩在地上!

“牧重山!!”遠處目睹一切的藺輕舟驚慌失措地大喊出聲,他不管不顧地想往那處跑去,卻在抬腳的瞬間被什麼絆倒,摔了個眼冒金星。

藺輕舟捂著摔疼的手腕,呲牙咧嘴地朝腿上看去。

一根木藤緊緊地纏繞著他的腳踝,讓他寸步難移。

藺輕舟伸手去扯木藤想要掙脫,可在碰到木藤的瞬間,木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捆住了他的手腕。

“什麼鬼東西!唔!”藺輕舟掙紮得越厲害,那木藤捆得越緊,似蛇般靈活且力氣極大,一圈圈往上攀爬,繞在藺輕舟的脖頸上,捂住他的嘴,最後將他往一處扯去。

藺輕舟手腳並用拚命抵抗,手腕被粗糙木藤磨得血紅,卻是無用功,終被木藤硬生生地拖走。

而另一邊,深坑處,青龍雖將牧重山拍在地上,卻覺有些不對勁,於是緩緩抬爪。

爪下,冇有被壓得血肉模糊的屍骸,而是一個隆起的土包,泥土混雜著碎石築成了堅硬的厚壁。

青龍怒吼,惡狠狠地踩踏那土包,並在第六下的時候將土包踩碎。

泥土坍塌,銀光一閃,三尺長劍從中飛出直擊青龍眼睛。

青龍閉眼躲避,正此時,牧重山從塵霧中騰起,身姿瞬移,出現在青龍的脖頸後!

牧重山玄衣已臟,青絲沾滿灰塵,雖狼狽,但神情卻不見慌張,他嘴角勾著冷笑,眸光狠戾,帶著從彷彿從地獄裡爬出的惡鬼身上所攜的煞氣,右手捏訣,再次虛空幻化出十六把閃著銀光的長劍。

青龍意識到什麼,驀地轉頭。

可牧重山更快,他右手一揮,十六把長劍合為一把寬約三尺長約一丈的巨劍,巨劍驀地俯衝向下紮在青龍頸後的鱗片上。

青龍淒厲吼叫,身子盤旋翻騰想要擺脫巨劍,似乎極疼的樣子。

但牧重山冇有絲毫手軟,右手緊緊攥拳泛起銀光,做了一個壓下動作。

巨劍後仰,從青龍後頸上生生撬下一塊鱗片,隻見赤血噴湧,染紅青龍的身子。

青龍倉惶撲地,喘著粗氣不敢動彈,木藤緩緩攀上它的身子,去堵它的傷口。

牧重山攤開右手手掌,被撬下來的龍鱗朝他飛來,本來猶如簸箕大小的龍鱗,在空中邊緣漸漸消散,至他手裡時隻剩巴掌大小,泛著淡淡青光。

感到手中鱗片湧動著的無窮靈力,牧重山道:“果真是靈物。”

得了鱗片,青龍也再不敢攻擊他,牧重山便對這隻五行神獸失去了興趣,他看向藺輕舟所在的方向。

讓牧重山冇想到的是,藺輕舟不見了人影。

牧重山蹙眉,飛身過去,立於坡上,發現地上有條十分明顯的拖拽痕跡。

牧重山跟著拖拽痕跡走,路上有不少木藤緩緩爬來想纏他的腿,卻在觸到牧重山之時立刻變成烏黑的腐爛模樣。

拖痕消失在距離山坡不遠的一座山洞中。

而那山洞石壁上全是挨挨擠擠的木藤,洞裡漆黑無光,通向未知但佈滿恐懼的深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