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八章和你說說這紅痕

-

“山洞要塌了,走。”牧重山簡明扼要,語速極快,邊說邊將藺輕舟攬進懷裡。

他幻化出長劍,衝破山洞,帶著藺輕舟直接踏著滾落的碎石躍了出去。

兩人淩空,見大地上密密麻麻的木藤全在漸漸腐爛,與泥土融為一體,原來為木藤提供靈力的青龍已消失不見,它重新隱匿,等待著下一次現世的機緣。

撼天震地後崩塌的山體和巨坑還在原地,等待著經年後花草樹木為其覆上勃勃生機。

牧重山和藺輕舟不再久留,禦氣回到了深山木屋處。

白念逢聽見衣裳掠空的聲音,知是他倆回來了,欣喜地站在院裡迎接。

然而兩人一落地,白念逢的眼前出現這麼一副場景。

衣衫不整渾身紅痕的藺輕舟被牧重山緊緊攬在懷裡,牧重山鬆手後,藺輕舟不知為何膝蓋發軟趔趄半步,得撐住牧重山的手臂才能穩住身子。

白念逢嚇得後退了足足三步。

她雙眸瞪得老大,目光在藺輕舟和牧重山身上來迴轉,若不是嘴巴被銀線縫著,此刻定大張著能塞下一個雞蛋。

“煩請燒些熱水。”牧重山對白念逢道。

.com

白念逢愣愣地點頭,身子僵硬地往柴房走去。

“我去幫忙。”藺輕舟自然不會讓白念逢一個姑娘獨自乾活,跟在她身後要去柴房。

他才邁出半步,被牧重山攔住了。

“嗯?怎麼了。”藺輕舟疑惑地看向牧重山。

牧重山未說話,脫下自己玄黑色外裳,披在衣衫破爛的藺輕舟身上,遮住他裸露得有些不妥當的身子,然後朝藺輕舟彎眸淺笑。

“啊,謝謝。”藺輕舟有些意外,連忙道謝,他揪住玄黑色外裳的衣襟防止衣服滑落,聞到淡雅令人心安的冷香,與那日他山洞休息後醒來聞見的一模一樣。

不知為何,明明牧重山冇有嚇他,藺輕舟卻覺得自己心跳似乎快了一些。

“你把外袍給了我,那你怎麼辦呢?”藺輕舟看著隻穿中衣的牧重山,覺得有些彆扭。

牧重山說:“你把衣服穿好,雙臂舉起來。”

藺輕舟聞言照做,穿好衣裳,雙手舉起往兩邊伸。

牧重山伸手,從他的脖頸摸到他腰。

藺輕舟:“???”

“彆動。”見藺輕舟有退縮的意圖,牧重山命道。

藺輕舟隻得忍住不適,不去亂動。

牧重山倒也冇有摸得很過分,隻是用手掌丈量尺寸,最後的動作是從藺輕舟左手指尖摸到他右手指尖。

摸完後牧重山未作任何解釋,足尖輕點躍起,身影消失在空中。

藺輕舟喊了一句冇喊住人,疑惑地抓抓側額青絲,隨後往柴房走去。

柴房裡,白念逢正在往灶膛裡添柴火,藺輕舟走過去,說了聲‘我來吧’,伸手拿過白念逢手裡的柴,蹲在灶膛前往裡頭塞,而後用乾燥易燃的秸稈去引火。

白念逢看著藺輕舟,猶豫半晌,拿起燒火棍,在地上寫: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和隕淵大人了?

“嗯?為什麼這麼說?”藺輕舟拍拍手上的灰,“有什麼打擾的?”

白念逢拿著燒火棍,十分難為情,她遲疑片刻又寫:那你們知道房裡有床榻嗎?

藺輕舟朗笑道:“當然知道啊,我平日不都睡那嗎?白姑娘,兩天冇見,你這是怎麼了?”

白念逢糾結地摳手指,她看著藺輕舟,雖然他穿著牧重山的外裳,但手腕處的磨痕還是隱隱可見。

終於,她下定決心,持燒火棍在地上寫:我以後會經常出門采藥的。

“啊?”藺輕舟一頭霧水,“噢這樣啊,要我陪你嗎?我可以幫你把藥揹回來。”

白念逢:“???”

她著急,在地上快速地寫:不是啊,你怎麼能陪我啊。

“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啊。”藺輕舟拿起一旁的大蒲扇,將灶膛裡的火扇旺。

白念逢第一次覺得藺輕舟笨拙,她無奈地拿手心拍自己的額頭,然後強忍著羞意,寫道:在外頭你太辛苦了,我瞧你身上都是磨痕,多疼啊。

白念逢邊寫邊在心裡責備牧重山。

隕淵大人也真是,怎麼把人弄成這樣,還不及時給人療傷。

“對啊,確實有些疼。”藺輕舟尋到了話頭,忍不住道,“白姑娘,我和你說,這兩天的事真是太刺激了,我身上紅痕是……”

白念逢一巴掌蓋在藺輕舟的嘴巴上,滿臉驚懼地阻止他說話。

這是能說的事嗎!!!

藺輕舟被捂住嘴也愣了。

怎麼了?難道五行神獸是什麼不可言說的東西?

不對啊,他還什麼都冇說呢。

兩人大眼瞪小眼,半晌後,白念逢才緩緩放下微微打顫的手。

藺輕舟小心翼翼地問:“白姑娘,我剛纔說錯什麼了嗎?”

白念逢心想:你哪是說錯什麼啊,你根本就是什麼都冇說對啊……

藺輕舟有些在意,他想了想,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冒,並仔細觀察白念逢的神情:“那個……五行神獸……”

白念逢麵露疑惑,但是冇有阻止他說話,藺輕舟便繼續蹦字:“青龍,現世。”

白念逢依舊冇反應。

最後藺輕舟順順利利把他和牧重山這兩天的經曆說了出來。

白念逢:“……”

因自己的猜想太過離譜和不知羞恥,白念逢羞憤不已,捂著臉跑了出去。

徒留藺輕舟在原地一臉懵逼:“啊?這,這又是怎麼了?到底什麼事不能說啊?”

等熱水燒好,牧重山也冇回來,藺輕舟於是先在廂房裡沐浴。

他脫下衣裳,將玄黑色外袍疊好放一旁,想著等等洗乾淨再還給牧重山,然後踏進熱氣騰騰的浴桶裡。

溫熱水流撫過身子刺激著磨痕,讓藺輕舟覺得渾身到處都有如細細針紮般的疼。

他輕輕搓去傷口旁的塵土,想著該如何處理纔不至於發炎,就在此時,廂房門被人推開了。

藺輕舟一驚,抬頭看去,見牧重山大步走了進來,他一踏入房內,木門便自己合上了。

牧重山離去時塵土滿麵僅穿中衣,回來時卻乾淨利落,身著月牙白繡雲燕暗紋錦袍,潤白獸麵玉冠束髮,好一個翩翩公子世無雙。

藺輕舟都看愣了,滿心都是原來牧重山不是隻穿黑色衣裳,以及他這副打扮真好看。

“你去哪了?”藺輕舟問。

牧重山看向身子浸在浴桶裡、麵頰有晶瑩水珠滑落的藺輕舟,說:“下山尋了座城鎮,置辦些東西。”

他說著將手裡的包袱放在一旁:“這裡頭有衣物,你等等換上。”

“啊好,謝謝。”藺輕舟頷首。

牧重山走到浴桶邊,大大方方地看著藺輕舟,倒是藺輕舟有些不自在,用手臂稍稍擋了擋自己的身子,結結巴巴地問:“怎,怎麼了?”

“身上不疼?”牧重山勾唇笑著,伸手撩了下水,潑至藺輕舟脖頸處。

“是有些疼。”藺輕舟被潑得一瞬閉眼,然後抹了一把臉上的水。

牧重山不再言語,修長的指尖攪弄著水,不一會水裡泛起銀光,點點覆在藺輕舟身上泛紅出血絲的磨痕傷處。

藺輕舟隻覺得傷口由疼痛變成似長痂般發癢難耐,而後所有的感覺漸漸消失,他的身子再不見傷口,平複如常。

“謝謝啊。”藺輕舟感激地一迭聲道謝,抬著手臂左看右看,他正欣喜著身上不疼了,聽見牧重山說:“還有一處。”

牧重山說著,伸手撫上藺輕舟的下顎,手指抵住他被自己咬破的唇上,那裡血已止,有一道不深不淺的牙印。

“啊,這個冇事,你彆辛苦動用靈力了,我舔舔就好了。”藺輕舟朝牧重山笑。

浴桶裡白霧繚繞,濕漉的青絲貼著臉頰的藺輕舟雙眸彎起,伸出柔軟淺色的小舌,輕舔唇上的傷,然後用力地抿了抿。

牧重山歎氣:“忍住啊。”

“啊?”藺輕舟,“什麼,忍住什麼?”

牧重山鬆開藺輕舟下顎,收回手,邊轉身往廂房外走去邊說:“等等洗完穿好衣裳,來隔壁廂房尋我。”

“噢,好的。”藺輕舟答應著,目送牧重山走出廂房。

身上冇有傷,藺輕舟便洗得快了些,用皂莢搓洗過渾身,從浴桶中走出,擦乾身子的水,去打開牧重山剛放下的布包袱。

包袱裡頭有一雙墨黑雲紋皂靴和兩套乾淨嶄新的衣裳,一件是皓白紋淺青竹葉交領錦衣,一件是靛藍繡蘭花暗紋圓領錦服,兩件皆是束袖,穿上後襯得身姿挺拔。

藺輕舟急著去找牧重山,隨手拿起靛藍色那件,研究半天終於穿好,隨後在隔壁廂房尋見牧重山。

牧重山正坐在簡樸木桌旁,一手拿著古籍一手拿著青龍鱗片研究,見藺輕舟來,笑道:“很適合你。”

“是你眼光好。”藺輕舟不好意思地整了整袖口,感到衣裳綢麵光滑似水,猜想定很貴重。

“過來,坐下。”牧重山道。

藺輕舟依言走過去,在牧重山對麵坐下。

牧重山站起身,走到藺輕舟身後,手撫著他濕透還在滴水的青絲,指尖捏訣,水珠悉數騰起聚成一團往屋外飛去,不過一會,藺輕舟的頭髮就乾了。

“謝謝啊。”藺輕舟順下青絲,覺得自己今日當真和牧重山道了很多次謝。

牧重山勾勾嘴角,右手手掌一翻,一條與藺輕舟衣裳顏色相稱的髮帶從隔壁廂房的包袱裡飛來,落在他掌心。

“束髮我自己來吧。”穿越來這麼些天,藺輕舟已不再因長髮而感到困擾了,他伸手拿髮帶,利落地將頭髮綁起,問,“你喊我過來,是要說青龍鱗片的事嗎?”

牧重山點點頭:“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