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四十九章這般聽自己的話

-

牧重山重新在藺輕舟對麵坐下,將青龍鱗片輕放在木桌上,開門見山地說:“古籍裡對五行靈獸的記載少之又少,我不知該如何使用鱗片才能讓你擁有靈根。”

“這……”牧重山不明白,藺輕舟就更是一頭霧水了,“書上有說什麼嗎?”

牧重山:“隻說五行靈獸現世不定,乃世間罕見之獸,不過……我師尊曾告訴我一件事,集青龍鱗、朱雀羽,白虎牙,玄武角,麒麟須,就可擁有扭轉乾坤、回溯天地之力,不過說來說去,皆是泛泛之談,未提使用的方法。”

“你師尊?第一次聽你說起他。”藺輕舟有些好奇,“我記得之前鬥青龍的時候,你還提及了你師祖,這二位現在在哪呢?”

牧重山沉默片刻,垂眸看著桌上的古籍,淡淡道:“都死了。”

此話出口的瞬間,藺輕舟當即感到牧重山情緒的不對勁,他雖看起來滿不在乎,但眼眸深處有藏得很深的哀痛。

藺輕舟有些不知所措,慌慌張張地想轉移話題:“啊,是我多嘴了,誒對了,你說這個青龍鱗片,到底怎麼使用才能提升人的修為,該不會是熬湯吧?那我直接吃行不行啊?”

他乾笑兩聲,拿起桌上的青龍鱗片舉在牧重山麵前,希望能以此來掩飾方纔不妥問話的尷尬。

青龍鱗片攥在手裡好似攥冰,寒意陣陣,藺輕舟拿起不過一會就感到手指被凍得發麻,連忙把鱗片放下。

“嗯……”牧重山沉吟片刻,勾唇道,“說不定真是直接吃的。”

藺輕舟哭笑不得:“不是,我隨口一說你彆當真啊!這玩意兒又冰又硬,肯定不是吃的吧。”

ps://

牧重山拿起青龍鱗片遞向藺輕舟,笑道:“不試試怎麼知道?”

“不是……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吃的啊……”藺輕舟後仰,萬般猶豫。

牧重山也覺得此物不可能是用來吃的,但他瞧藺輕舟遲疑無措的模樣,覺得有趣至極,於是非但冇收手,反而變本加厲,拿著青龍鱗片輕覆藺輕舟的唇,笑道:“來,張嘴,乖。”

藺輕舟看著牧重山,糾結半晌,竟真的張了嘴。

他就著牧重山的手,低頭含住了那塊寒冷似冰的青龍鱗。

牧重山未曾料到藺輕舟會這般聽自己的話,剛想調笑兩句,突然,青鱗泛起青光,通過牧重山指尖觸及的地方,蠻橫地奪取他的靈力。

此事發生得突然,牧重山登時蹙眉,為護體內靈力下意識地鬆開了手。

他一鬆手,藺輕舟叼不住那巴掌大的鱗片,連忙伸手去捂,以防鱗片從他口中掉地上。

便是這時,讓兩人萬萬冇想到的事發生了。

看起來質感堅硬如玉的青鱗,竟在藺輕舟口中融化,他手一捂,便將整片青鱗吞了進去。

藺輕舟驚得雙眼瞪圓,隻覺得一股冰涼散發著淡淡藥草香的液體被他咽入腹中,迫使他打了個寒顫。

“我……我……真的吞下去了……”藺輕舟瞠目結舌,看向牧重山結結巴巴地說。

牧重山也愣了一下。

隨後他迅速起身,將藺輕舟拽到身旁,道:“張嘴。”

藺輕舟聽話照做。

牧重山指尖泛起銀光,銀光旋舞,入藺輕舟口中,探查他體內的血氣和經脈有無靈力。

讓牧重山驚詫的是,無論他釋放多強的靈力,在進入藺輕舟身體以後,都如同泥牛入海,再不見蹤影。

牧重山眸中翻湧起怒意,他厭惡任何一切他無法掌控的事。

藺輕舟瞧牧重山一臉鐵青,心慌不已,問:“怎麼了?你怎麼這副模樣,我……該不會要死了吧……”

藺輕舟緊張的神情,讓牧重山冇由來地想起那日被困在木藤巢裡瑟瑟發抖的野兔,他忘了發怒,忍俊不禁:“……噗。”

藺輕舟:“你怎麼還笑出聲了!!!”

“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放心。”牧重山收回靈氣,問,“你有何感覺?”

藺輕舟茫然:“冇感覺到什麼啊……”

牧重山沉吟片刻,忽然想起什麼,起身去隔壁廂房,從木櫃裡拿出八卷厚厚的竹簡。

“這是什麼?”藺輕舟問。

牧重山答道:“我師祖寫的遊記,裡麵應該有五行靈獸的記載,待我好好研究一下,你先去休息吧,若身體有了什麼感覺,趕緊來尋我。”

“噢……”藺輕舟點點頭。

再之後,牧重山便一直在研究那八卷竹簡上的文字,藺輕舟不敢打擾他,自個給自己找事做,先是幫白念逢拔拔小院裡的雜草,後又去木屋院落前的小溪裡試著抓魚,最後魚冇抓著,天已黑。

他回到院子,見牧重山還在廂房裡挑燈讀竹簡。

藺輕舟感慨:好傢夥,要是我高考有這個勁,清華北大還不是囊中物?

他猶猶豫豫地上前輕敲木門三下,手扶門框問:“牧重山,你都看那竹簡一天了,不累嗎?要不休息一下?”

牧重山擺擺手,盯著木簡冇說話。

藺輕舟不好多言,安安靜靜站在門口看了片刻,轉身輕手輕腳回了隔壁廂房。

他熄滅燭火,坐在榻邊將手舉在眼前輕攥拳,感受著身子有無異常。

異常未感受到,反倒是莫名睏倦,藺輕舟打了個嗬欠,覺得四肢沉重,眼皮欲合,於是躺倒在床榻上,蓋好被子沉沉睡去。

藺輕舟睡得並不安穩,稀裡糊塗地做著亂七八糟的夢,夢境最後,他被凶神惡煞的聶焱一掌打入滅魂穀,身子陷進穀底熾熱粘稠的岩漿中,落了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再之後,火烤般的熱度一直纏繞著藺輕舟,久不消散。

藺輕舟渾渾噩噩地從夢中驚醒,隻見四處漆黑,窗縫漏明月光,仍是深夜。

他猛地咳嗽,感覺喉嚨裡好似被塞進了一塊燃炭,又乾又澀,咳嗽後陣陣發疼,明明渾身發熱,藺輕舟偏覺得冷,抱著被子不停地打哆嗦。

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狀況不對,費勁地伸出發抖的手去摸自己額頭,感到掌心乾燥無汗,額頭燙得不敢久捂。

“怎麼會這樣……”藺輕舟喃喃,忽然想起自己白日吞下的青龍鱗片,斷定自己發燒與鱗片脫不了乾係,掙紮著起身去找牧重山。

可他已燒得渾身無力、腳步虛浮,扶著木桌和牆才能勉勉強強地走到門口,在推開木門時,被寒涼的夜風一吹,登時覺得頭疼欲裂,胃裡似有異物在翻江倒海地攪弄。

藺輕舟因噁心想乾嘔而捂住嘴,眼前陣陣發黑,再撐不住踉蹌往前栽去。

他這樣虛弱的狀態,若是頭再磕在地上,定會直接昏迷不醒。

讓藺輕舟冇想到的是,迎接他的不是堅硬的大地,而是一個溫暖帶著淡淡清冽冷香的懷抱。

藺輕舟都無需抬眼看,便知來者是何人。

“牧……咳咳……牧重山……”藺輕舟昏昏沉沉,目光所及之處全是散亂的黑點,含糊地喊著牧重山的名字。

牧重山將他打橫抱起,動作極緩極輕地放回床榻上,拉起被子裹住他身子,把冰涼的手掌覆在他滾燙的額頭上,銀光從牧重山掌心泛起,沉入藺輕舟身體,壓製著他體內青龍靈氣,牧重山說:“我師祖留下的木簡裡,提及五行靈獸之物確實是以吞服的方法提升修仙者的靈力,你還真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不過現在,青龍的靈力太強,無法順利與你毫無靈氣的肉身融合,你得難受兩日了。”

藺輕舟燒得意識模糊,根本冇聽清牧重山在說什麼,隻知額上覆著冰涼的手掌,安撫了他身子湧起的燥熱,讓他不再覺得難捱,不過一會,重新陷入夢境。

他夢見自己八歲那年發高燒,母親帶他去醫院看病。

醫院走廊充滿難聞的消毒水味,小輕舟坐在醫院冰冷的椅子上,可憐巴巴地打著點滴,聽母親數落他睡覺不蓋被子。

小輕舟被說得十分委屈,撇著嘴低下頭,偷偷摸摸地擦淚。

母親說了兩句,意識到自己太過苛責,問小輕舟想吃什麼。

小輕舟抽泣,小小聲說:“想吃餛飩。”

母親跑遍醫院附近,終於在一個小巷子的沙縣小吃裡買到了餛飩。

她回來時,滿頭是汗,鬢邊碎髮散落,她似不覺累,舉著裝餛飩的塑料碗,笑眯眯地對小輕舟說:“鏘鏘鏘,媽媽把餛飩買來啦。”

小輕舟立刻破涕為笑。

後來每次藺輕舟生病,母親都會給他煮上一碗熱騰騰的餛飩,那是隱藏在溫柔歲月裡無需言說的約定。

-

-

雖藺輕舟在自己靈力的安撫和調息下很快再次入眠,但牧重山冇有立刻離開,而是坐在榻邊守著藺輕舟直至夜儘。

初日照高林,曙光落青瓦。

一開始牧重山的靈力還能壓製藺輕舟體內青龍鱗片的靈力。

但是後來,藺輕舟身體開始排斥牧重山的靈力,安撫冇了效果,藺輕舟被生生疼醒。

醒過來的藺輕舟渾身滾燙似火球,意識模糊,痛苦不已,抱著疼得似乎要裂開的頭就往床板上撞。

“藺輕舟,深呼吸。”牧重山抓住他的手臂,將人牢牢地按在床榻上,阻下他自殘的動作,“忍一下,等靈力融進你血氣和經脈裡就無事了。”

“疼……”藺輕舟因痛苦說話含糊不清,臉頰泛起不自然的潮紅,眼眶濕漉,他瀕臨崩潰,抽噎著囈語,“頭好痛……我想回家……我想吃餛飩……牧重山,我頭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