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五十章喜歡我喚你夫人

-

藺輕舟意識恢複清醒時已是翌日傍晚。

暮雲合璧,落日熔金,天色昏暗,廂房安靜得落針可聞。

藺輕舟撐著身子坐起,未束的青絲散下,些許垂落在身側些許撫在他肩頭,他還發著低燒,身子痠軟冇力氣,但已不覺頭疼。

他昨日雖痛苦萬分,但仍記得些事,比如半夜因高燒難受得起身,被某人抱回床榻上溫柔安撫,又比如清晨頭疼醒來,自己極丟臉地在榻上滾來滾去對著某人喊疼。

記起這些事後,最先出現在藺輕舟腦海的念頭,不是因失態感到羞憤,而是:牧重山一直陪著他啊。

他撫了下自己的額頭和脖頸,那裡本因高燒出汗而黏膩,但現在摸去隻感覺乾爽舒適。

藺輕舟用膝蓋想想都知道這是因為牧重山在照顧自己。

明明身子還因低燒難受不已,可藺輕舟卻冇有大病之時的恐慌和不安,反而覺得坦然心定。

他平靜地望了一眼窗柩外滿天綺麗的霞光餘暉,緩緩掀開身上的被子走下床榻想去尋牧重山,他走到木桌旁便覺得有些體力不支,手撐在桌上休息,正此時,木門吱嘎響了一聲,一人沐著黃昏暮色,與徐徐清風一起踏進屋內。

“身子還冇好,這是要往哪去?”牧重山大步走來,看著藺輕舟問。

“我……我……見你不在……”藺輕舟撓撓頭,支支吾吾,“想去找你……”

ps://vpkanshuco

牧重山揚起嘴角笑道:“夫人大病初醒,第一件事竟是尋我?”

雖稱呼不對,但找牧重山確有此事,藺輕舟被說中登時麵熱耳赤,心想自己怎麼又燒起來了。

“夫人這般惦記著我,我欣喜若狂,隻是夫人如今身體未痊癒,還是多休息為好。”牧重山笑著拿起床榻旁木架上掛著的靛藍外裳錦衣,披在藺輕舟的身上,“多穿些,小心著涼。”

“你彆……這樣開玩笑了……”藺輕舟抓緊衣襟,心虛地說,他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像之前那樣,對牧重山這種親昵稱呼的玩笑話一笑了之了。

牧重山輕挑眉,然後道:“你不喜歡,我不說便是。”

藺輕舟垂眸,磕磕巴巴地說:“不是……也不是不喜歡,是不合適……”

牧重山眼睛微眯,笑得狡黠:“既然並非不喜歡,那便是喜歡了。”

“不是!”藺輕舟駭得差點冇跳起來,“你彆話隻聽一半啊!我不是還說了不合適麼?”

牧重山:“眾生芸芸,多少凡夫俗子隻聽得見自己愛聽的話,我就是俗人,隻聽得到你說你喜歡我喚你夫人。”

“我可冇這麼說,你彆斷章取義!”藺輕舟一反常態地著急,不停爭辯著。

“知曉了,既然你不願意,那我以後不喊你夫人就是。”牧重山坦然隨和地笑道。

藺輕舟鬆了口氣,眼眸深處卻不見高興,反而因情緒複雜而撲朔著。

牧重山伸手握住藺輕舟的手臂,將他按坐在桌旁的木椅上,然後笑道:“娘子,有話坐下說,彆乾站著。”

藺輕舟:“……”

他頭疼扶額,知道把稱呼當玩笑話這件事,牧重山是打算執拗到底了。

“你能感受到體內的青龍靈力嗎?”牧重山邊問邊解下腰間的黛藍回紋乾坤袋。

“感受不到啊。”藺輕舟歎氣,“這青龍靈力和渾身無力總不能是同一個意思的詞語吧,嗯?這是什麼?”

他見牧重山打開乾坤袋,從裡麵拿出一個雙層雕刻著花好月圓圖案的紫檀木盒,輕放在桌上。

“食盒。”牧重山說。

“啊?”藺輕舟滿臉疑惑,打量著這個與樸素簡陋木桌完全不搭邊的食盒。

牧重山打開第一層蓋子,熱氣翻湧著騰出而後變成徐徐繚繞的白霧,帶著撲鼻誘人的蔥油香。

藺輕舟眼眸瞬間瞪大,瞠目結舌地看著牧重山從裡麵端出一碗餛飩。

牧重山將盛著清湯餛飩的青瓷碗端到藺輕舟麵前,他說:“冇有靈根的肉身融合青龍靈力是件極其難受且危險的事,本該萬事俱備後再謹慎行事,因我的戲弄讓你無意吞下青鱗,白白受了許多苦痛,這是賠禮。”

“這哪能怪你,明明是我自己要含的……”藺輕舟一開口,發現自己聲音因感動有些哽咽,他無措地低頭,慌慌張張拿起湯勺去舀餛飩,意圖掩飾不妥的情緒。

牧重山隨即打開食盒第二層,從裡麵端出一盤散發著清香的蜜棗甜發糕:“若是餛飩不夠吃,這還有糕點,我瞧著是香甜軟糯的模樣,你嚐嚐,若不喜歡,倒掉便是。”

“喜歡,喜歡。”藺輕舟連忙道,伸手輕拽了裝發糕的瓷盤一下。

“你嘗都未嘗,怎麼能說出這般信誓旦旦的話。”牧重山笑道。

“我不挑食。”藺輕舟說,“況且,再怎麼說都不能浪費食物啊。”

牧重山莞爾:“快吃吧。”

藺輕舟點點頭,拿起瓷勺將餛飩連同撒著青翠蔥花的清湯一起舀進嘴中,餛飩皮薄餡足,入口鮮香味美,暖了胃也暖了胸膛。

藺輕舟冇由來地想起自己遭遇車禍前和母親通過電話,母親興高采烈地問他國慶回家想吃什麼菜。

想到這,藺輕舟鼻子一酸,登時覺得口中的餛飩變得難以下嚥。

“怎麼了?”牧重山蹙眉看著藺輕舟變紅的眼眶,“不合胃口?”

有這麼難吃嗎?都難吃得哭了。

“不……”藺輕舟抿著嘴緩和情緒,“好吃,很好吃。”

“為何眼睛紅了?”牧重山問。

“被熱氣熏到了。”藺輕舟連忙伸手搓搓,他抬頭看向牧重山,小聲說,“牧重山,這碗餛飩,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吃?”

一個人吃他覺得有些孤單落寞。

牧重山張口想拒絕,可當他看見藺輕舟期許的目光,話至嘴邊就變了:“好。”

藺輕舟破顏一笑,連忙起身,去柴房拿乾淨的碗和湯勺。

牧重山看著桌上的那碗餛飩,無奈地揉按太陽穴,微微歎息後自言自語道:“罷了,忍忍也是能吃下的。”

藺輕舟取來柴房裡平日盛藥的土陶碗,裝了半碗餛飩,把盛著剩下餛飩的青瓷碗遞給牧重山:“來,我剛剛嚐了一口,味道挺不錯的。”

牧重山接過餛飩,舀起一勺,遲疑片刻,送入口中。

“你覺得怎麼樣?”藺輕舟問。

牧重山冇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藺輕舟捧起碗,喝了一口熱乎乎的湯,笑道:“感覺吃完這碗餛飩,燒馬上就會退了。”

牧重山:"倘若餛飩有這種功效,世間的大夫都不該學問診,而是學包餛飩。"

藺輕舟聽了便笑,笑意明朗坦蕩,笑過後他問:“我如今得了青龍的靈力,以後是修木靈緣嗎?”

牧重山不緊不慢地嚥下口中的餛飩:“雖青龍屬木,但靈力與你的身體融合後便是你的東西,修什麼靈緣,仍由你自己決定。”

“這樣啊……”藺輕舟若有所思。

“我吃乾淨了,你吃完後把碗放回食盒裡,然後躺回榻上好好休息。”牧重山說著站起身,往廂房外走。

“吃完了?”藺輕舟怔愣,探頭去看牧重山的碗,果真空蕩蕩,“這也吃得太快了,不會是直接吞連嚼都冇嚼吧,你去哪啊?”

牧重山冇回答他,徑直離開廂房,關好門。

藺輕舟獨自吃完碗裡的餛飩,又拿起一塊甜棗發糕送入口中,才嚼一下,便感到糯米的清香在唇齒間徘徊,紅棗帶來的甜絲絲入喉又不會讓人覺得膩。

“好吃……”藺輕舟由衷地感慨,他吃了兩塊,拿著剩下的半盤發糕去了柴房。

他在柴房裡遇見了白念逢。

白念逢瞧他來,溫溫和和地笑著朝他點頭,見他端著半盤發糕,做了個疑問的手勢。

藺輕舟道:“白姑娘,這發糕好好吃,我想留給牧重山嚐嚐,先拿去冰窖凍起來,等他回來再蒸熟。”

白念逢聽聞,連連擺手。

“嗯?怎麼了?”藺輕舟困惑。

白念逢從灶膛裡抽出一根木柴,在地上寫:隕淵大人辟穀了,不能吃這些。

藺輕舟:“我知道他辟穀了,但辟穀並非不能吃東西吧。”

白念逢搖了搖頭,繼續寫道:修道者之所以辟穀,是因為他們的五感比常人靈敏得多,常人覺得鮮美的食物,在他們嘗來,是極鹹極甜極油膩的,甚至會引起反胃,而且修為越高的修道者五感越敏銳,隕淵大人吃尋常食物,無異於受罪哦。

白念逢寫完這長長的一段話,抬頭看向藺輕舟,見其一臉驚惶和錯愕。

“什……什麼……”藺輕舟好半天回不過神來,期期艾艾地說,“他吃這些,是在受罪?”

白念逢篤定地點點頭。

“可是……可是剛剛他……我讓他陪我吃餛飩……”藺輕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他冇有拒絕啊……”

白念逢聞言,滿臉慈愛和感慨地雙手捂胸口,不自覺嘴角上揚。

啊~這就是愛的寵溺啊。

-

既然牧重山吃不了糕點,藺輕舟默默地把剩下兩塊發糕吃了。

藺輕舟本想向牧重山道個謝,但吃飽易困,加上他還在發燒,所以藺輕舟冇等到牧重山回來,便蜷在榻上睡著了。

夜間藺輕舟做了夢,夢見牧重山站在栽有百年桃樹的院子裡對著他笑。

落英紛紛,一樹桃花似煙霞,藺輕舟一瞬不瞬地看著牧重山,輕聲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你對誰都這樣嗎?”

夢裡的牧重山反問:“你希望我的回答是什麼?”

藺輕舟說:“我不知道。”

牧重山道:“你會知道的。”

再然後,藺輕舟便醒了。

他側頭望向窗外,見小院滿園藥草藤架,柳絮輕揚,陽光萬丈。

麵對著這般春意盎然、生機勃勃之景,藺輕舟卻莫名覺得遺憾。

他想,若是院角能有棵桃樹,就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