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五十四章纏得他喘不過氣

-

“好。”藺輕舟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我不會後悔的。”

牧重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說:“那你敢與我結言契麼?”

“言契是什麼?”藺輕舟疑惑。

牧重山解釋道:“修仙者彼此之間定下約定的咒術,一旦雙方結成言契,就必須完成言契的內容,若完不成,會得相應懲罰,如何?還敢麼?”

藺輕舟脖子一梗:“這有什麼不敢的?”

“那好。”牧重山攤開右手,銀光點點泛起,在他掌心旋舞,“你先將身體的靈力集中於手掌。”

藺輕舟屏息照做,他並不熟練,費了些力氣才讓掌心泛起淡淡青光。

牧重山握住他的手,與他五指相扣,銀光和青光交融,從兩人指縫溢位。

藺輕舟能感到一股力量從他掌心滲入,遊走在他身體的角角落落,最後往他頸部去,似有一顆圓潤的玉珠壓住了他的喉舌,讓他意識到接下來話語的重要性。

牧重山道:“你跟著我念。”

“好。”藺輕舟點點頭。

.com

牧重山:“眾生所以悟道者,言出如山,今立誓約,若有一日習得合歡術,即刻與眼前人雙修……”

藺輕舟一字不落地跟著讀。

牧重山:“如果違背誓約,則……”他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沉默片刻忽而勾唇一笑,看著藺輕舟小聲說了什麼。

藺輕舟冇聽清,疑惑:“如果違背誓約,什麼?則什麼?”

牧重山冇有回答,兩人手心迸發耀目的光芒,光芒幻化成絲絲縷縷的線,纏繞著兩人的雙手,光芒消亡的一瞬,藺輕舟覺得自己的手心好似被烈焰灼燒,疼得他一哆嗦。

再之後,牧重山鬆開了他的手。

藺輕舟掌心還殘留著燙傷的痛感,他舉手看去,發覺自己手心多了一個丹赤色·圖案,圖案的線條扭曲疏狂,像個潦草的‘誓’字。

藺輕舟冇由來地感覺手心的印記有些眼熟,好似在哪見過。

“很疼麼?”牧重山的聲音響起。

“啊?”藺輕舟回過神來,“有些疼,這個紅色印記是什麼?”

牧重山握住藺輕舟的指尖,讓他手掌攤平五指張開,輕輕揉著他的掌心,安撫那處的疼痛,牧重山解釋道:“言契的結印,誓約完成後,這個印記就會消失。”

“好了,已經不疼了,不用再揉了,我又不是小孩,哪裡需要這樣哄。”藺輕舟掌心被捏揉著,心裡覺得彆扭,手掌攥拳想要收回。

牧重山五指一合拉住他的手,不讓人抽走。

“讓我看看結印。”牧重山彎眸淺笑。

藺輕舟於是重新攤開手,展示在牧重山麵前:“看吧。”

牧重山左手托著藺輕舟的手掌,右手冰涼的指尖沿著他掌心赤紅圖案的紋路遊走,一遍又一遍,不知厭煩,眉眼全是藏不住愉悅。

“這個印記你怎麼冇有?”藺輕舟反握住牧重山的手,拽到眼前左瞧瞧右看看,見他手心毫無痕跡,忿忿不平。

牧重山答道:“隻有立誓者有。”

“好吧。”藺輕舟抬頭看向牧重山,“對了,你剛剛說如果我違背誓言,則什麼?後麵我冇聽清,不會是什麼七竅流血不得好死之類的話吧?”

牧重山笑道:“我如何捨得?”

藺輕舟追問:“那你說了什麼?”

牧重山笑而不答,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你彆吊人胃口啊。”藺輕舟道,“我會因為好奇故意反悔的。”

牧重山笑道:“你可以一試。”他說著站起身,意欲離開。

“你去哪?”藺輕舟問。

牧重山道:“準備些東西,去北海需有萬全之策。”

“我能幫上什麼忙嗎?”藺輕舟跟著站起身,態度殷勤地問。

牧重山道:“好好休息。”

“好吧……”藺輕舟略感失落。

牧重山走至門邊,忽而想起什麼,側過身笑著問藺輕舟:“以防萬一問一句,你怕蛇嗎?”

“蛇?”藺輕舟困惑地撓撓側臉,“如果它不咬人不攻擊人的話,我應該不會怕吧。”

牧重山說了句‘知道了’,隨後大步流星地離開。

藺輕舟將牧重山留在桌上的木簡收進木櫃裡放好,聽見小院傳來腳步聲,知是白念逢回來了,出門去尋她。

白念逢這次采藥離開的著實有些久,足足一天半不見人影。

“白姑娘。”藺輕舟踏出房門,高聲喊道。

白念逢揹著滿滿一籮筐的草藥,聽見呼喚,轉過頭來朝藺輕舟笑,她嘴上縫著銀線,嘴角上揚有些勉強,但仍是溫溫和和的模樣。

藺輕舟走到她麵前,往她身後的揹簍裡看:“這麼多草藥啊,都要清洗乾淨然後晾曬起來,對吧?”

白念逢點點頭。

“我來幫你。”藺輕舟自告奮勇。

白念逢感激地朝他笑。

兩人把草藥背去木屋前的淳淳清溪邊,將根葉上的泥土衝去,日光下澈溪水浮金,藺輕舟講笑話給白念逢聽以打發閒悶,順便找了個機會給她解釋自己和牧重山並非那樣的關係。

白念逢表麪點頭應和,內心四個大字:他害羞了。

兩人將洗好的草藥揹回小院,鋪在簸箕上放在通風處晾曬,做完這些事,藺輕舟擦去額頭的汗,知是時候了,轉頭看向白念逢,對她說:“白姑娘,有件事得告訴你,我和牧重山要離開這,去北海幽冥之山了。”

白念逢聞言一怔,半晌後她朝藺輕舟笑笑,表示自己知曉了,隨後一低頭,露出落寞的神色。

藺輕舟料到會如此,一時間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

他之前就發現,白念逢是喜熱鬨的性子。

他不知她的身上曾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獨身在這深山老林生活,定是光陰冗長,歲月苦悶,寂寞無比。

藺輕舟正想著如何開口打破兩人間的沉默,白念逢想起什麼,讓藺輕舟在原地等自己,隨後小跑進廂房。

回來時白念逢手上多了兩麵銅鏡,她將其中一麵遞給藺輕舟。

藺輕舟接過銅鏡,隻見其背後鐫刻著鴻雁傳書圖案,覺得有些眼熟,細細想去,記起那日牧重山帶他逃離滅魂穀所用的法器,就是銅鏡。

藺輕舟拿起銅鏡一照正麵,登時愣住。

銅鏡上照出的人,不是他,是白念逢。

藺輕舟立刻會意,問白念逢:“這銅鏡是能看見另外一個持鏡的人嗎?”

白念逢點點頭,找來一根木枝,在地上寫:這銅鏡是隕淵大人給我的,讓我娘能通過這麵銅鏡見見我對我說話。你能不能拿著銅鏡,平日得了空閒的時候和我談談天,偶爾一次就好。

“當然可以啊!”藺輕舟一口答應下來,拿著銅鏡翻來覆去地看,“這鏡子還能傳音呢,太神奇了,不過銅鏡給了我,你娘不就不能見你了麼?”

藺輕舟問完這句話就後悔了。

果不其然,白念逢怏怏垂眸,在地上寫:我娘一年前因病過世了。

藺輕舟想起自己之前也問過牧重山類似的問題,心裡暗罵自己吃一塹冇長一智:“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白念逢連忙搖頭,朝藺輕舟和善地笑了笑。

既然有能傳音訊的銅鏡,即將到來分彆便不再愁苦,兩人一掃沮喪,歡歡喜喜繼續晾曬草藥。

轉眼入夜,星月輝映,更闌人靜時,藺輕舟坐木桌旁點燭看書。

他最近閒來無事就看木櫃裡的書,雖然大部分內容都一知半解,但至少能打發時間。

燭火晃眼,不能久視,藺輕舟看著看著便覺得眼痠疲憊,於是合上書默默去隔壁廂房看了一眼,見那屋黑漆漆的並無人,不由地有些失落。

他洗漱後回到自己的廂房,吹滅燭火,躺在床榻上闔眼休息。

隻要冇有太沉重的心事,藺輕舟很快就能入眠,這次也不例外,他閉眼冇過多久,已是昏昏欲睡的狀態。

可正當他要睡著時,聽見木窗發出‘吱嘎’一聲。

聲音雖不大,但因為此刻萬籟俱寂,所以藺輕舟還是被驚醒了。

藺輕舟揉揉朦朧的眼睛,轉頭看去,隻見木窗大開,清輝鋪地,寒風陣陣。

“嗯?窗怎麼開了……”藺輕舟疑惑地嘟囔,打著哈欠慢騰騰地起身走過去關好窗,然後倒回床上抱著被褥繼續睡。

很快,屋裡響起悠長的呼吸聲,藺輕舟已經熟睡。

就在此時,詭異的‘嘶嘶嘶’聲和摩擦地麵的‘索索’聲從窗戶下的角落裡傳來。

那聲音距離床榻越來越近,最後沿著床角一路往上,逼近毫無防備的藺輕舟。

皓月清輝透過木窗薄紗灑落,若是循聲望去,可以看見一條身長約莫一米、手腕粗、鱗片如曜石的黑蛇吐著血紅的蛇信子,緩緩爬向藺輕舟。

黑蛇先是爬進被褥,從藺輕舟散開的中衣下襬鑽入,冰冷的蛇身磨著他的小腹和側腰,覆著他胸前殷紅在胸膛處繞了一圈,最後從他衣襟處鑽了出來,蛇頭高高昂起,看著藺輕舟熟睡的臉。

“嗯……”藺輕舟覺得不舒服,皺眉斷斷續續說夢話,“木藤,纏我,喘不過氣了……難受……”

黑蛇並不想吵醒他,從他衣襟處緩緩爬出,繞上他的手臂,最後蛇頭在藺輕舟掌心丹赤紋處蹭了蹭,貼在那不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