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五十五章輕舟漸漸開竅啦

-

清晨曦光穿過窗柩落在眼皮上,溫柔的暖意將藺輕舟喚醒。

因一直做著在木藤的束縛下掙紮的夢,藺輕舟一晚上冇睡好,早上醒來時隻覺得頭重腳輕,他迷迷糊糊地睜眼,長籲兩口氣,逐漸清醒。

就在這時,藺輕舟感到手上纏著一樣東西。

那東西寒涼似冰,光滑帶著類似肌膚的柔軟。

藺輕舟疑惑地偏頭看去,隨後一聲驚嚇的尖叫溢位喉嚨,下意識猛地甩手。

黑蛇被甩至地上,不滿地吐著蛇信子,抬起上半身,晃著腦袋盯著藺輕舟看。

藺輕舟雖不怕蛇,但大早上剛醒就看到這一幕,毫不意外地嚇得魂飛魄散,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原地不動屏息不發出聲音,想要尋時機拿起被子將蛇矇住以捕捉,然後將它放回山林。

一人一蛇四目相對劍拔弩張,讓原本祥和的清晨凝著焦灼。

正當藺輕舟不動聲色地攥緊被子時,黑蛇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與此同時,含笑的話語至藺輕舟耳畔:“不過是一日不見,娘子就不認為夫了嗎?真是讓人悲不自勝。”

藺輕舟:“牧重山?!”

藺輕舟嚇得轉頭四處看,卻未見人影。

ps://

他突然意識到什麼,看向黑蛇,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他乾嚥兩口空氣,猶猶豫豫地問黑蛇:“牧重山?是你嗎?”

黑蛇晃了晃腦袋,爬上床榻,在藺輕舟近在咫尺的地方停下。

藺輕舟見它冇有攻擊自己的意思,遲疑片刻,朝黑蛇伸出手。

黑蛇纏了上去,沿著藺輕舟的手臂爬至他的脖頸,用蛇頭親昵地蹭著他的臉頰。

“牧重山!真是你啊!”藺輕舟冇意識到黑蛇想與自己親近,一把將黑蛇從自己身上拽下來,抓在手裡舉到眼前震驚地問,“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怎麼回事,你還好嗎?你是被人下咒陷害了嗎?”

牧重山:“……”

黑蛇吐著紅信子,嘶嘶聲變成人聲直接傳至藺輕舟腦海:“你去我廂房看看。”

藺輕舟於是雙手捧著黑蛇,迅速起身,小跑至隔壁房間。

用肩膀頂開木門後,藺輕舟一眼看見牧重山靜靜地躺在床榻上。

確切來說,是牧重山的身體,他胸膛毫無起伏,冇有任何活力。

藺輕舟內心:睡美人嗎!?

黑蛇道:“把我放床榻上。”

藺輕舟連忙照做。

黑蛇爬至牧重山胸膛處盤起,身子發出淡淡銀光,星星點點的光芒懸浮,而後融入牧重山的身體,片刻後,黑蛇入眠,床榻上的牧重山睜開了眼。

牧重山吐了口濁氣撐著身子要坐起卻看起來搖搖欲墜,藺輕舟連忙伸手扶他,並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之前不是問我,去北海幽都之山,被人發現我是魔頭該怎麼辦麼?”牧重山按按太陽穴,悠哉地說,“如你所見,不以真麵目示人就好。”

藺輕舟聽得懵懵懂懂:“所以,你可以變成蛇嗎?”

“這是一種靈肉分離的術數,你還記得之前與我身體互換一事麼?”兩人說話時黑蛇甦醒,不安地吐著蛇信子挺直身子做出攻擊的狀態,牧重山伸手安撫黑蛇,將它推到一旁遠離毫無警覺的藺輕舟。

“啊,記得。”藺輕舟恍然大悟,“原來是類似身體互換的法術嗎?”

“對,我會把**留在木屋勞煩念逢姑娘看守,靈體隨你前往北海幽都之山。”牧重山點頭,“隻是人與獸互換有侷限性,我的靈體每隔八個時辰要回到身體裡汲取靈力,並且得離開整整四個時辰。”

“我明白了。”藺輕舟連連點頭,歪頭看向已經被牧重山揉得服服帖帖的黑蛇,“不過啊,既然如此,不是蛇也可以吧?”

“對,但是我覺得蛇會比較有趣。”牧重山想起昨夜的事,愉悅地勾著嘴角,隨後打趣道,“為何這麼問?娘子是有什麼喜歡的靈獸麼?隻要娘子高興,我的靈體依附什麼都可以。”

“冇有,我隻是問問。”藺輕舟連連擺擺手。

牧重山見他冇有反駁稱呼,略有詫異地挑挑眉,隨後站起身,打開窗,將手上的黑蛇放在木框上,黑蛇吐著蛇信子沿著土牆攀爬,不一會就消失在拐角處。

“嗯?怎麼把蛇放了?”藺輕舟問。

牧重山:“我之前從未與靈獸互換過**,所以得嘗試一次,如今已成功,說明依附任何靈獸都冇問題,既然是想隱藏身份,那還是選擇能掩人耳目的靈獸為好,比如不起眼的鳥雀。”

“噢對,有道理。”藺輕舟點頭,他想象了一下自己脖頸纏著一條蛇走在大街上,確實會萬眾矚目。

牧重山關好窗戶,拿起木桌上一個黛青色回紋錦袋遞給藺輕舟:“這個給你。”

藺輕舟接過袋子,問:“這是?”

“乾坤袋,把你要帶走的東西放進去。”牧重山道。

“好。”藺輕舟點點頭,他細細想來,覺得自己除了銅鏡和玉簡,還真冇什麼東西要帶,既然心唸到銅鏡,他便向牧重山提起,“對了,白姑娘給了我一麵銅鏡。”

“哦?”牧重山並不驚訝,“飛鴻鏡麼?”

“飛鴻鏡,它叫這個名啊。”藺輕舟將銅鏡拿出來舉起,“白姑娘讓我偶爾和她談談天,解解悶。”

牧重山點點頭:“收好,飛鴻鏡除了能千裡傳音訊,還能告訴持鏡人另一麵鏡子在何處,並且可以將持鏡人傳送至另一麵鏡子所在的地方,不過傳完銅鏡既毀。”

藺輕舟:“我記得上次你帶我離開滅魂穀所使用的法器也是飛鴻鏡,這是很常見的法器嗎?”

“不。”牧重山笑道,“此鏡由金靈緣大乘期的璞玉尊所製作,世間僅有五對,啊不,我已擅自毀了一對,僅有四對。”

“啊,這麼珍貴啊。”藺輕舟慌張,似捧易碎瓷器般捧著那麵銅鏡,小心翼翼地放進乾坤袋裡,“那我可得好好儲存。”

牧重山噗嗤一聲笑出來。

藺輕舟不解,心虛問:“為什麼發笑啊?難道飛鴻鏡不能放乾坤袋裡麼?”

牧重山搖搖頭:“我也不知我在笑什麼,但是……”他神情自若地說,“與你在一起,總是不自覺地想笑。”

藺輕舟:“……”

春意融融,日長飛絮輕,清光晃悠地落在兩人的眉梢和眼底,藺臉頰聽見這句話,臉竟一點點燒了起來,他結結巴巴地說:“我去,去,看看還有什麼要收拾的,我走了。”

說罷,他慌裡慌張地跑出了廂房。

牧重山望著他踉蹌離去的背影,勾起的嘴角許久未放下。

-

-

與此同時,湘禦宗,本宗修煉之地的赤烏山,山峰高聳入雲,山腰環著縹緲白霧,猶如雲端仙境。

熾焰尊聶焱禦劍而來,穩穩落在峰頂金瓦紅牆的東羲大殿前。

有湘禦宗本宗弟子前來,雙手抱拳行禮後說:“宗主,璞玉尊在內殿等你。”

“知道了。”聶焱頷首,“我立刻過去。”

他不敢怠慢,大步往殿內走去。

東羲大殿有三層高,從外看去雄偉壯觀,內部也是金碧輝煌。

聶焱穿過大殿正中央五根丹赤色盤龍柱,沿著雕朱雀火紋的樓梯前往至第二層的內殿。

內殿,一位身著淡金色道袍滿頭銀絲仙風道骨的老者正覆手而立,仰視著殿內懸掛著的羲和浴日圖。

“見過璞玉尊,讓您久等了。”聶焱恭恭敬敬行禮。

璞玉尊轉過身來,幾步上前,和藹笑著扶起他:“如今你我皆為五聖,不必如此多禮。”

“雖都為五聖,但我依舊是晚輩,禮數不能丟。”聶焱道。

璞玉尊摸摸花白的鬍子,笑道:“你師尊若還活著,見你今日模樣,定會倍感欣慰。方纔是又去崑崙山看望伏心了?”

聶焱點點頭:“是。”

“他何時出關啊?”璞玉尊問。

聶焱搖搖頭:“還不知。”

璞玉尊:“化神至大乘,確實艱難重重,不過他一定可以的。”

“替他謝過您吉言。”聶焱再次拱手,“璞玉尊大駕湘禦宗,可是因為我拜托您製造的羅盤成功了?”

璞玉尊點點頭:“冇錯。”

說著,璞玉尊從寬大的道袍袖口裡拿出一個泛著淡淡金光刻著五行八卦陣的羅盤遞給聶焱。

聶焱道謝,接過羅盤後注入靈力,隻見羅盤上的金光乍起,似火花炸開般灑落空中,星星點點組成了一副山川異域的地圖。

璞玉尊道:“隕淵背上的蝕骨釘雖已拔出,但靈力已依附在了他的脊骨上,這個羅盤會指引你找到他。”

聶焱看著空中點點金光組成的地圖,問:“為何此時羅盤冇有給我任何指引?”

璞玉尊道:“恐怕是因為他如今在某處屏障結界內,所以羅盤暫時無法尋到他,我們隻能靜靜等待他露出破綻。”

“我知曉了,有勞璞玉尊了。”聶焱再次道謝。

璞玉尊擺擺手,他說:“容我多問一句,你是一心要隕淵死麼?再怎麼說……他也算是你同門師弟啊……”

聶焱說:“璞玉尊,滿門的血海深仇,他難道不該死麼?”

“哎……”璞玉尊摸鬍子歎氣,“孩子,雖然此話不中聽,但是彆被仇恨矇蔽雙眼啊,會看不清眼前的路的。”

聶焱抱拳彎腰,語氣淡淡:“謹遵教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