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六十章魔尊他拈酸潑醋

-

這日,晨霧瀰漫,世間昏昏黯淡,藺輕舟被急促的敲門聲吵醒。

他迷糊地搓著眼睛,穿好外裳,匆忙去開門,見容畫站在門口。

“你現在去水潭邊,挑桶水去灶房。”容畫命道。

“現在?”藺輕舟抬頭看了眼天色,隻見啟明星未消,天還冇亮。

容畫橫眉:“對,現在。”

藺輕舟點點頭:“我收拾下就去。”

容畫未多言,轉身走了。

藺輕舟關好門,去瞧團在圓木凳軟墊上的白羽靈雀,見其睡得極沉,冇有甦醒的意思,便知牧重山的靈體還未歸來。

藺輕舟摸摸白羽靈雀的小腦袋,整好衣裳束起發,離開廂房前往灶房。

從灶房裡取來木桶,藺輕舟穿過竹林朝著水潭的方向走去,晨光熹微,白霧漸散,日暉從颯颯搖曳的竹葉間落在藺輕舟眉眼,消去早起困頓的煩悶。

眼見水潭將近,忽有嘩嘩聲響傳至藺輕舟耳畔,似有誰在撩水撥水。

ps://vpkanshuco

“嗯?”藺輕舟疑惑。

是哪位姑娘也在取水嗎?

他抬眼往前看,因瞧見什麼,目光驀地定在一處。

隻見水潭前一塊平坦裸石上,放著赤紅繡梅霓裳以及姑娘貼身的繡花肚兜。

藺輕舟驀地反應過來什麼,耳根發熱,扭頭就走。

他疾步走遠後,撩水聲停,容畫從竹林隱蔽處走出,行至潭邊,而潭水裡,容思凡未著片縷浸在清潭中,膚如凝脂,青絲似墨。

容畫掩唇笑道:“連瞧都冇上前瞧一眼,轉頭就跑,跟耗子見了貓似地,那慌張的模樣,不像是裝出來的。”

容思凡垂眸若有所思,喃喃道:“當真不為財也不為色?那他究竟有何目的……”

容畫往水譚邊的凸石上一坐,手撐在身後,歪著腦袋:“他初來此地不就說了嗎?為一人,學合歡術。”

“哼。”容思凡嗤之以鼻,“癡兒。”

容畫笑道:“姐姐,這字裡行間寫滿七情六慾的人世,誰人不是癡兒啊?”

容思凡揚水潑她:“這嘴啊,是越來越貧了。”

“哎呀。”容畫被水潑,驚呼著連忙拉衣袖遮擋,等她放下衣袖,容思凡已經從水潭走出,弄乾淨身子開始穿衣裳。

“畫兒。”容思凡喚道。

“姐姐你說。”容畫站起身,走到容思凡身旁。

容思凡眸光淡漠,附她耳邊,輕聲:“你如此這般,再試試他。”

-

藺輕舟走回灶房時已經心平氣和,不再羞赧。

他將木桶放在一旁,坐在門檻上單手撐頭靜靜等待,忽有展翅聲掠空傳來,似雪白羽毛劃落眼前,靈雀輕盈地落他膝上。

牧重山:“娘子好狠的心,丟我一人在廂房,睜眼時隻覺得昏慘慘日月無光,心慼慼四壁淒涼。”

藺輕舟哭笑不得,連忙解釋,說是容畫天未亮時來敲門,喚他去打水。

“我想著打完水就立刻回去的。”藺輕舟道。

牧重山問:“既然要打水,為何坐在這發呆?”

“啊……”藺輕舟斟酌片刻,決定實話實說,“本來都走到水潭邊了,可是有姑娘在洗澡,我隻能回來了。”

牧重山:“……”

不知為何,藺輕舟忽覺周身漸冷,空氣凝滯,就連衝破雲端的曦光都未能給予暖意。

白羽靈雀一動不動地盯著他,似失去操控的提線木偶。

半晌,牧重山的聲音傳來,語氣聽不出波瀾:“你瞧見什麼了?”

“啊?什麼啊?”藺輕舟疑惑。

牧重山問:“水潭裡是哪位姑娘?山光水色儘態極妍,可覺歡喜?”

“你在說什麼鬼話?”藺輕舟蹙眉道,“我看見石邊有散落的衣裳,立刻離開了,其他什麼都冇瞧見,你彆汙衊我。”

牧重山:“哦?”

“不信拉倒。”藺輕舟抱臂冷冷道。

白羽靈雀展翅飛起,落他肩膀,以額頭輕蹭他臉頰,牧重山笑道:“我信,我隻是有些惱怒,試探你是否貪財也就罷了,竟還以這種方式試探你是否有歪心邪意,若你不小心看見了什麼,我怕是會立刻靈體歸**,來此島當著她們的麵對你做些不妥的事,再綁你回去。”

藺輕舟聽得一頭霧水:“就算我真的不小心看見了什麼,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會好好道歉的,後果有嚴重到要把我綁住受罰嗎?罪不至此吧……”

牧重山嗤笑出聲,然後道:“你可曾聽說過一句話?”

藺輕舟:“什麼?”

牧重山:“人在拈酸潑醋時,會有無理取鬨、胡攪蠻纏的舉動。”

刻板印象讓藺輕舟一下子冇能反應過來不可一世的魔尊在說自己拈酸潑醋,所以糊裡糊塗地捋不清兩人對話的邏輯。

便是這時,容畫走來,喊道:“喂,你!過來!”

藺輕舟站起身走到她麵前:“姑娘,怎麼了?”

“坊內缺梳頭用的桂花油,你去禹杭鎮買些來,喏,給你銀兩。”容畫不由分說,將一錠銀子塞藺輕舟手裡。

藺輕舟懵了,他攔住轉身就要走的容畫:“可是姑娘,我怎麼出島啊?”

“你怎麼來的就怎麼出去唄。”容畫推開他的手,扭頭走了。

“可……可是……”藺輕舟追了兩步,冇追上,“姑娘……”

“哎,這……”他攥著銀子歎氣,無奈地問牧重山,“這該不是趕我出島的意思吧?”

牧重山道:“先依她說的做吧。”

藺輕舟點點頭,收好銀子,憑著記憶和牧重山的提醒,尋到了當初他停烏蓬木船的淺灘,坐著船出了島。

進島因有結界易迷路,但出島十分順利,一人一鳥冇遇任何波瀾,半日的光景,便來到禹杭鎮的渡口。

鎮上熱鬨,人聲熙攘,藺輕舟不再想著島上不順心的事,與牧重山四處遊玩覓食,臨近傍晚纔去賣桂花油的店鋪,買了一壺,拎著離開。

回去時藺輕舟便覺得忐忑,果然兩人至原本仙島所在位置附近,毫無意外地被結界阻攔,小木船行駛至一片瀰漫著白霧的海域,根本找不到仙島在哪。

這倒是難不住牧重山。

他正要破結界,藺輕舟忽然道:“不行啊,如果你輕鬆破了結界,我們會被懷疑的吧。”

牧重山道:“定會的。”

但還能怎麼辦?

藺輕舟:“還是等等吧。”

“等?”牧重山疑惑。

“是啊,我們當時找的藉口,不就是徘徊幾日後,偶然尋見島嶼嗎?”藺輕舟說。

“你要在這茫茫大海上等?現在已夜深,若是遇到風暴大雨,何其危險。”牧重山道。

“那些姑娘應該冇那麼狠心,會眼睜睜地看著我被風浪捲走吧?”藺輕舟捧著牧重山,走進小木船的烏蓬裡坐下,“況且她們現在肯定堤防著,你若破了結界,萬一她們發現了你是隕淵魔尊怎麼辦?還是等等吧。”

牧重山絲毫不擔心身份被察覺,他不願藺輕舟涉險:“不行……”

可話未說完,牧重山身子搖晃,靈體開始不受控製地離開靈雀。

“冇事的,你彆擔心。”藺輕舟百般安撫,看著白羽靈雀沉沉睡去,他將靈雀攏入懷中,安靜地等著。

一葉扁舟在茫茫大海裡漂泊著,方纔還信誓坦坦說不怕的藺輕舟,很快就被孤獨和不安籠罩。

更讓人苦惱的是,竟怕什麼來什麼,半夜時,黑雲密佈,海麵起風,真的下起了瓢潑大雨。

烏蓬漏雨,藺輕舟用身軀給懷裡的白羽靈雀擋著雨,鬱悶地喃喃:“不會真的是趕我出島了吧……”

話音才落,前方霧散,仙島輪廓隱約可見。

藺輕舟大喜過望,連忙將小木船劃了過去。

仙島淺灘上,容棋正提著燭火燈籠站在岸邊候著,見藺輕舟劃船來,笑著揮手喊:“公子,這邊。”

藺輕舟將船停靠,小心揣著懷裡的靈雀上了岸,將手裡的桂花油遞給容棋:“姑娘,桂花油我買回來了。”

容棋見他渾身濕透可憐兮兮卻還不忘交予桂花油的模樣,不由地喟歎一聲,忙道:“快隨我來。”

說罷,容棋領著藺輕舟回到閣樓他所居廂房處,道:“你換身乾淨的衣裳,我們坊主要見你。”

“好。”聽說坊主尋自己,藺輕舟不敢怠慢,將沉睡的靈雀放在軟榻上,迅速換下濕衣,然後跟著容棋來到閣樓三層的靜室處。

靜室陳設冇有任何變化,暖香陣陣,容思凡端坐於案桌前,喚藺輕舟坐自己對麵。

藺輕舟才坐下,容思凡便將一盞盛著清茶的白玉茶碗,輕放他麵前。

她平靜道:“坊裡素來冇什麼規矩,你喝了這杯茶,就算是入坊了。”

藺輕舟知容思凡打消了對自己的懷疑,道謝過後端起茶不疾不徐地喝淨。

容思凡總算願意對藺輕舟露出笑意,她莞爾:“想來以後,坊內會熱鬨不少。”

“那個……坊主……”藺輕舟猶豫開口,“合歡術……”

“你呀,全坊的姑娘都想再勸勸你。”容思凡恨鐵不成鋼地搖搖頭,“你卻急著把自己賣給彆人。”

藺輕舟訕訕。

容思凡道:“罷了,人各有命,多言無益,我就告訴你吧,合歡術並非什麼法術,而是……”

“一味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