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六十一章就說我是你夫君

-

藺輕舟驚訝:“一味藥?”

容思凡輕點頭,從廣袖裡取出一隻巴掌大小的青瓷葫蘆,放在案桌上,她說:“此藥,本是一味毒藥,由一位擅木靈緣元嬰期修為的女修士所製,她原意是想報複拋棄她後四處尋歡作樂的道侶,想以此藥來令其無法修煉,冇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此藥被髮現有其他作用。”

至於其他作用是什麼,已無需多言。

藺輕舟目光落在青瓷葫蘆上,心想:他還擔心自己不擅修煉法術,若隻需服藥,倒是省去許多麻煩事。

容思凡一眼看穿他念頭,潑冷水道:“要服七七四十九日,日日不能忘。”

藺輕舟:“……好。”

他伸手要去拿青瓷葫蘆,被容思凡一把按住手腕。

容思凡神色嚴肅地看著他,話語緩慢而有力,她說:“雖需服藥四十九日纔可事成,但當你吞下第一粒藥丸時,你此生就再不能用雙修以外的方法修煉了。”

藺輕舟看著她,鄭重其事地點點頭。

容思凡仍想勸:“你再仔細想想,雙修侷限性頗多,其一,雙修雖名為雙修,但能從其中獲得靈力修為的隻有你,而對方僅是一夜貪歡,所以,若有一日,他人厭棄你不願再與你纏綿,你就會失去所有籌碼。”

“再者,你若想提升自身的修為,與你雙修的那人修為必須比你高,但是放眼望去,整個修道界,修為越高者,越居高自傲越遵循禮教,元嬰期以上的修士,都極其注重名聲,雙修會令他們覺得不恥,你若尋不見人雙修,修煉就會止步不前,坊裡的姑娘,就算是最知如何勾人心魂的容琴,也隻能修煉到金丹期,你身為男子,定是不如她的,你可明白?”

.com

她前日才冷冰冰地說自己不喜勸人,這時卻苦口婆心地對藺輕舟說了這麼長一段話。

藺輕舟心存感激,但依舊堅定點頭:“我明白。”

容思凡知自己勸不住了,無奈歎氣,鬆開藺輕舟的手腕。

藺輕舟打開青瓷葫蘆上的木塞,從裡頭倒出一粒黃豆大小的淡金小藥丸。

小藥丸靜靜躺在他手心裡,與結契印記相襯,浮金與赤紅好似秋水落霞托起沉淪曜日。

聽見種種弊端後,藺輕舟不是冇擔憂過。

可他再擔憂,又有何用?

他瀕死後來到異世,懵懂如初生嬰兒,一切行為的意義,都來自係統許下完成任務後帶他回家的承諾。

他不想不願也不會去思考自己在這個世界很多年以後的事。

他尋著最短的捷徑,達到最初的目的。

比起捷徑並非正途,他更怕霧失樓台,月迷津度。

藺輕舟深吸一口氣,捏起手心裡的小藥丸,喂入口中。

藥丸極小,入口清甜,一瞬吞嚥下腹再無他感。

藺輕舟知道,至此以後,他的修煉之途,已成定數。

可明明是這般至關重要的時刻,他第一個念頭,竟不是距離回家的日子又近了幾天,而是他答應牧重山的事,不再是空口無憑的虛言。

容思凡見他吞了藥,知木已成舟,輕歎息後道:“時辰不早了,快去歇息吧,此藥帶走,切記一天一粒。”

“多謝坊主。”藺輕舟起身道謝,將青瓷葫蘆收好,回到客房。

蟾光清輝落,曆經一堆事的藺輕舟疲憊不堪,他強打精神瞧了瞧軟榻上靈雀,見其安穩沉睡著,心跟著寧靜下來。隨後他吹滅房內搖曳的燭火,倒頭就睡。

昏昏沉沉時,藺輕舟做了個夢,夢見他年少暑假回老家,夏日炎炎,蟬鳴陣陣,他和爺爺坐在天棚下搖著蒲扇啃西瓜。

忽而,藺輕舟覺得有人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

他抬頭看去,見一襲玄黑色錦衣的牧重山站在不遠處,靜靜地望著他。

牧重山的四周,是與他格格不入的鄉下黃泥路、帶鏽紅鐵門和靠著牆的老式自行車。

藺輕舟看見牧重山緩緩張口。

他說:“你若不願留,那日就不該來救我。”

-

藺輕舟從夢中醒來時,感到胸口似壓著什麼,悶悶的喘不上氣來。

他低頭看去,見白羽靈雀舒舒服服蹲在他胸口上,歪著腦袋,濕漉漆黑的圓眼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重……”藺輕舟吸氣吐氣,伸手將靈雀捧下來。

靈雀不依,輕展羽翼,落在藺輕舟側頸處,貼著他脖子。

牧重山道:“昨夜海上起風落雨,我心惶惶,如今想來,後怕不已,若有下次,娘子可得好好聽我一聲勸,不要再以身犯險了。”

藺輕舟揉搓眼睛,睡意朦朧地問:“嗯?你怎麼知道下雨了?你的靈體不是回去了嗎?”

牧重山:“我強留了一絲靈力在靈雀身體裡。”

“啊……”藺輕舟清醒,一時不知如何言語。

他不懂強留一絲靈力意味著什麼,但方纔壓在胸口的煩悶變成了融融暖意。

藺輕舟現在還未意識到,牧重山的關切和存眷,似三月曦光,一點點滲進了他內心深處,有什麼因此在紮根發芽,終有一日野蠻生長,破土而出。

藺輕舟道:“下次我不會這樣莽撞了。”

牧重山笑道:“但願如此。”

“對了。”藺輕舟將昨夜坊主接納他,以及合歡術是一味藥的事,悉數告訴了牧重山。

牧重山靜靜聽完,問道:“藥你已經吃了麼?”

“吃了。”藺輕舟道,“等四十九天以後,就……就……”

牧重山笑著接話:“雙修。”

“嗯。”藺輕舟小聲應道。

藺輕舟起床,洗漱穿衣束髮收拾自己,而後去灶房拿水桶準備挑水,兢兢業業地開始做今日的粗活。

他剛拿起木桶要往竹林深處的水潭走去,容畫出現在灶房門前,攔住了他。

“你怎麼在這啊,你準備去哪啊?”容畫問。

藺輕舟以為她是來發難的,忙道:“抱歉,昨夜睡太晚,我今日起遲了,我馬上去打水。”

“哎呀。”容畫搶過他手裡的木桶,丟到一旁,“還打什麼水啊,你快隨我來!”

容畫不由分說地拽著藺輕舟的胳膊,將他往桃花林扯。

藺輕舟驚了。

這姑孃的力氣也忒大了些!

落英繽紛的桃林深處,一條碧清小溪蜿蜒過,一座金瓦紅柱亭立在溪旁,曇歡坊的姑娘們皆在,見容畫把藺輕舟拽來了,紛紛歡喜。

容畫拉著稀裡糊塗的藺輕舟進亭子,將他按坐在方正石桌旁。

隻見石桌上,擺著白霜綠豆糕,藕香荷葉羹,月桂桃花酥。

“這些全都是給你吃的。”容畫張著手,誇張地揮著,“你儘管吃,喜歡哪樣同姐姐說,姐姐再去給你買。”

“姐,姐姐?”藺輕舟看著容畫不過十九歲的稚嫩樣貌,張口結舌。

容畫還以為藺輕舟喚她,歡喜不已,大大方方地‘嗯’了一聲,然後央道:“之前對你凶,是因為思凡姐姐要我當壞人,你不要生姐姐的氣,好不好?來來來,吃桂花糕。”

說著她撚起一塊糕點,殷勤地往藺輕舟嘴裡送。

“不不不。”藺輕舟慌慌張張地揮手,連連後仰。

容琴用身子將容畫擠開,道:“你這妮子,可彆把人嚇壞咯。”

“我哪有!”容畫噘嘴。

坐在石桌旁的容棋溫溫柔柔地笑著,她對藺輕舟說:“你彆怕,坊主說了,你已入坊了,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藺輕舟應付不來活潑的容畫,但麵對恬靜的容棋,不再慌張:“藺輕舟。”

坐在容棋身旁的容書雖靦腆易羞,但鼓起勇氣想與藺輕舟說說話,見是時候了,趕忙道:“那我們喚你……阿舟,可以嗎?”

容琴樂不可支地拍手讚同:“阿舟!真好聽!我喜歡!”

“阿舟。”牧重山的聲音在藺輕舟腦海響起,“我也喜歡。”

藺輕舟哭笑不得地轉頭看了肩膀上的白羽靈雀一眼。

幾名姑娘早就注意到了這隻胖墩墩的,與藺輕舟形影不離的靈雀。

“這是你的靈寵嗎?好可愛啊!”容琴伸出纖纖玉手,想摸白羽靈雀的腦袋。

白羽靈雀飛起,避開容琴的手,從藺輕舟左肩落到他右肩。

容琴的手尷尬地僵在半空。

“啊這,它不喜歡彆人碰它。”藺輕舟連忙道。

“但是它和你卻很親近呢。”容琴也不在意,收回手笑道。

藺輕舟不自在地摸摸後腦勺,擔心容琴會追問白羽靈雀的來曆。

幸好容琴冇有。

四位姑娘一改之前的冷漠,不但不再使喚藺輕舟做粗活,還對他照顧有加,知他未辟穀,整天不知從哪弄來許多可口佳肴,定要把藺輕舟喂得飽飽的才滿意。

藺輕舟心存感激,對她們以禮相待,不過幾日,大家便熟稔了起來。

這日,姑娘們在樓閣書齋唸詩,說是要陶冶情操、提升修養,但念著念著,便又圍著藺輕舟,好奇地對他問東問西起來。

“阿舟,你吃藥幾日了?”容琴問。

藺輕舟:“七日了。”

“等你學會了合歡,就要去尋那個男子雙修了嗎?”容畫問得直白。

藺輕舟手攥拳輕咳,耳垂有些紅,他點點頭:“嗯。”

容棋目光露出憂愁:“你初來時,說他隻是你的朋友。”

“對,隻是朋友,這事……說起來有些複雜……”藺輕舟道。

牧重山的聲音傳來他腦海:“你和她們說我是你的夫君,便不複雜了。”

藺輕舟:“……”

容書聲如蚊音,問:“阿舟,你的這位朋友,修為如何呀?”

“啊……”藺輕舟看了白羽靈雀一眼。

牧重山不答,顯然在看戲。

藺輕舟隻得自己琢磨起來。

之前牧重山說過他師祖大乘期修為降服了白虎,而牧重山降服了青龍,如此看來,牧重山的修為應該不比他師祖差。

藺輕舟答道:“大乘期。”

然而他話音剛落,幾位姑娘都沉默了,四週一片寂靜。

“怎麼了?”藺輕舟疑惑。

怎麼突然間都不說話了?

緊接著,大姐容琴氣憤不已,二姐容棋無奈歎氣,三姐容書紅了眼眶。

容畫最激動,直接拍桌惱怒罵:“嗚嗚,我們可憐的阿舟啊,被狗男人騙了啊!!!”

藺輕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