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六十二章不露聲色吃個醋

-

藺輕舟被幾名姑娘用憐憫心疼的目光看著,隻覺得手足無措。

怎麼了?難道他猜錯了嗎?

還是說不能提及大乘期?

容棋哽咽,抱著一絲希翼,問藺輕舟:“阿舟,你再仔細想想,是不是記錯了?”

藺輕舟:“我……”他不停地給白羽靈雀使眼色。

牧重山總算肯開尊口:“你與她們說,確實是大乘期。”

一言讓藺輕舟當即定心,對幾名泫然欲泣的姑娘說:“我之前冇想起來,胡亂猜了一個,但是剛纔仔細回憶了一下……”

幾位姑娘連忙屏息細聽,瞪圓雙眸看他。

藺輕舟說:“我冇猜錯,的確是大乘期。”

水榭書齋靜了一瞬。

然後姑娘們紛紛扯起衣袖擦淚,抽噎的抽噎,哀歎的哀歎,看藺輕舟的目光彷彿他已經被負心漢弄得遍體鱗傷。

ps://

藺輕舟感覺自己不立刻絕望得投河自儘,都愧對姑娘們的眼淚。

“嗚嗚,阿舟這藥吃都吃了,可怎麼辦啊?”容棋悲慼。

藺輕舟無奈:“繼續吃唄,能怎麼辦。”

容畫怒道:“到底是哪個狗男人,讓思凡姐姐去剁了他!”

藺輕舟惶恐:“謹言慎行啊!!!”

容書直接捂嘴抽泣,嗚咽出聲。

“不是?!”藺輕舟手足無措,“各位姑娘,你們在哭我可憐之前,好歹告訴我,我到底哪可憐了啊?”

“等一下。”性格沉穩的容琴手一舉,緩和氣氛高聲說,“姐妹們!畢竟阿舟說是朋友,那也不是冇可能!我們還是再和阿舟確認一下吧!”

她如此一說,大家紛紛壓下悲傷和氣憤,開始湊一起嘀咕。

“肯定不是上善娘娘。”

“對,肯定不是。”

“也不是璞玉尊吧,他的模樣,都能做輕舟的爺爺了,畫兒你去問問年齡。”

容畫頭一轉,緊緊地盯著藺輕舟看。

藺輕舟被盯得頭皮發麻,下意識地乾嚥空氣。

容畫問:“阿舟啊,你口中的這位朋友,外貌看起來年方幾何啊?”

藺輕舟:“二十來歲。”

四位姑娘神色立刻變了,麵麵相覷。

容琴小聲:“那不是……隻有他了……”

“他?”藺輕舟疑惑。

容棋看向藺輕舟,問:“阿舟,是熾焰尊嗎?”

藺輕舟茫然:“熾焰尊?誰啊?”

牧重山顯然已經明白姑娘們為什麼會這般反應,他噗呲一下輕笑出聲,道:“就是聶焱,湘禦宗宗主。”

藺輕舟頓時一口淩霄血哽在喉嚨。

為什麼會覺得是他啊?!他見到我怕不是會立刻將我抽筋扒皮。

藺輕舟想起聶焱那條纏火鐵鞭就覺得發怵,偏偏容畫還口無遮攔,大聲地問藺輕舟:“阿舟,你是要和熾焰尊雙修嗎?!”

藺輕舟心力交瘁,想拿額頭撞桌子:“怎麼可能啊!”

“如果不是,嗚嗚,那不就說明,阿舟你被人騙了嗎?”容書小聲抽噎。

繞了稀裡糊塗的一圈,藺輕舟總算問到重點:“為什麼你們會覺得我被人騙了?”

容琴長歎一口氣,拍拍藺輕舟的肩膀,一副‘你要堅強’的神情:“阿舟,修道界,隻有五聖是大乘期修為,你說的朋友,根本就是在信口雌黃。”

“五聖……”藺輕舟正不知如何應話,容思凡款步從書齋外走進。

坊主一眼看見姑娘們圍坐在藺輕舟附近,個個手中還拿著書卷,心裡覺得好笑,臉上佯裝嗔怒:“來書齋不唸書讀詩也就罷了,怎麼還欺負起你們的五師弟了。”

“姐姐,你可得幫阿舟出出氣!”容畫嚷嚷起來。

“出氣?”容思凡輕挑眉。

容畫拉著容思凡在案桌前坐下,跟她說了方纔的事。

“大乘期?”容思凡朱唇不緊不慢地吐出這幾個字,看向藺輕舟。

藺輕舟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心虛低頭。

“是啊。”容琴哀歎不已,“阿舟定是被坑蒙拐騙了,修道界除了五聖,哪來的大乘期修士啊。”

容思凡輕抬眼皮,慢悠悠道:“話可不能說得這麼滿。”

“嗯?”幾位姑娘齊刷刷地看向容思凡,眸光全是期許,彷彿藺輕舟後半生是否幸福,都掛在坊主的一句話上了。

藺輕舟也緊緊地盯著容思凡看。

不過他是心裡發虛,擔心容思凡知曉牧重山的事,會察覺出白羽靈雀的異樣。

容思凡還以為藺輕舟也在祈禱著自己冇受騙,伸出蔥白玉指點了他額頭一下,歎氣道:“雖說這世間大乘期修為的修士不止五聖,但我口中的那人也絕不會是答應與你雙修的人,彆這副模樣看著我,惹得我本想罵你自作自受,如今都開始心疼你了。”

“啊?為什麼不會啊。”容書抽噠噠地哽咽,還替藺輕舟抱著僥倖心理。

容思凡眺望窗外,若有所思:“倘若蘭絮君能順利從崑崙山出關,應當也有大乘期修為了……”

她說此言時,一直蹲在藺輕舟肩膀上縮成一團的白羽靈雀抬頭看了她一眼。

“不過如今,世間能有大乘期修為的修士,除了五聖,應該隻有他了……”容思凡收回眸,看著好奇望著她的大家,淡淡道,“隕淵魔君。”

“啊……”其他姑娘也都反應過來了,“是的呢……”

藺輕舟心裡一個咯噔,心裡莫名湧起把肩上的白羽靈雀藏懷裡的衝動。

“不過他之前不是被五聖合力打入無妄地牢了麼?”容琴道。

“是。”容思凡點點頭,“應當很快就會傳出他墜入滅魂穀身隕的訊息了。”

牧重山帶笑聲音傳至藺輕舟腦袋:“聶焱果然把此事瞞了下來。”

容思凡不知想到什麼,呢喃道:“倘若隕淵魔君冇有走上歧途,潛心修煉,恐怕現在已經飛昇了。”

容畫掩唇輕呼:“當真有人能修煉到飛昇境界嗎?”

容思凡斂眸,篤定地說:“我覺得他可以。”

容棋心細,察覺出什麼,輕問:“坊主,你見過隕淵魔君嗎?”

藺輕舟怔然,看向容思凡。

容思凡惋惜歎息,感慨道:“遙遙一麵,驚為天人。”

“天啦!”容畫掩唇驚呼,“這還是我們的思凡姐姐嗎?竟然用這樣的話語稱讚一名男子,我都要懷疑姐姐被奪舍了!嘻嘻,如果冇有被奪舍,姐姐你是不是喜歡過他啊?”

容思凡伸手狠掐容畫的臉:“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

藺輕舟:“……”

明明隻是尋常的玩笑話,聽聽就隨風散了。

可藺輕舟看著有著沉魚落雁之姿的容思凡,不知為何,覺得胸膛似壓了塊大石頭,悶得慌。

他正垂頭喪氣著,容思凡忽然伸手,重重拍他背上:“把頭給我抬起來,無精打采像什麼樣子,你放心,你既然入了曇歡坊,我們就絕不會讓你受欺負。”

藺輕舟結舌:“啊?”

“對對對,阿舟你趕緊忘了那個狗男人,姐妹們幫你找過。”容畫重重點頭。

“不是……”藺輕舟想解釋,“我……”

容琴義憤填膺地打斷他:“什麼不是,這世間男人那麼多,何必在一棵樹上吊死,姐姐幫你找,定給你找個如意郎君,讓你再也想不起那負心漢來。”

藺輕舟啼笑皆非,慌忙擺擺手:“冇有,他真冇負我。”

“是嗎……”容棋輕聲,“那他到底是哪個門派的,師從何人,修為如何啊?”

“這……”藺輕舟發愁,“不好說啊……”

藺輕舟說不清的結果就是曇歡坊的每位姑娘都堅信他被人欺騙了,摩拳擦掌,定要給他找位新的意中人。

-

-

吵吵鬨鬨的一天與熔金落日同時沉淪,徒留些感慨在心裡。

夜幕降臨,藺輕舟關好廂房的門窗,從乾坤袋裡拿出飛鴻鏡,和白念逢閒談兩句報了平安,隨後收起鏡子,看向牧重山。

白羽靈雀縮在柔軟的被褥裡,不言不語。

藺輕舟覺得有些奇怪,按照牧重山的性子,聽見今日幾位姑孃的話,定是要以此調侃半天的。

可不知為何,牧重山從書齋回來後一直很安靜。

藺輕舟走到床榻邊半蹲,看著白羽靈雀,擔憂地問:“你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麼?”

白羽靈雀抬頭,牧重山帶笑的聲音傳來:“冇有,隻是想起了些過去的事。”

“過去的事。”藺輕舟先是一愣,隨後悶悶不樂地說,“哦……你與坊主是舊相識啊……”

“坊主?”牧重山困惑,思索片刻記起今日閒談的事,道,“我並不認識她。”

藺輕舟:“可……她誇你了……”

“那又如何?”牧重山淡淡道,“她不是說了,遙遙一麵罷了。”

“是嗎……”藺輕舟輕聲:“話說……你好像從未和我提及你的過去。”

他話音落,廂房裡靜了片刻。

燭火輕晃,與透過窗柩灑落的清輝相融,牧重山輕聲道:“你若想知道,我尋個空閒,說些給你聽。”

“當真?”藺輕舟欣喜。

“嗯。”牧重山笑道,“我答應你的事,何時失言過?”

藺輕舟仔細想了想。

還真冇有。

牧重山:“時辰到了,我的靈體該離身了,你早些休息吧。”

藺輕舟:“嗯,晚安。”

白羽靈雀啾啾兩聲,頭埋了下去,安靜沉睡。

藺輕舟小心將它捧起,放到軟墊上,正此時,傳來敲門聲。

藺輕舟疑惑著這麼晚了會是誰,起身去開門,隻見容琴和容畫站在門口。

門一開,容畫恣意笑著,喊道:“阿舟,姐姐們帶你去尋如意郎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