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六十五章輕舟尋如意郎君

-

金鎮身後的小廝見主子吃癟,上前怒道:“你誰啊?”

金鎮不想鬨起來,鬆開容棋的手,看著藺輕舟不悅地說:“這位公子,凡事得講個先來後到啊。”

“什麼先來後到。”藺輕舟同為男子,一眼就知曉金鎮腦子裡在想什麼齷齪的事,冷冷地說,“我師姐都說有事了,你還糾纏不清。”非得讓人家姑娘直白告訴你根本瞧不上你嗎?

“你師姐?”金鎮一怔,“你是曇歡坊的人?”

藺輕舟不悅:“對,怎樣?”

金鎮嗤笑:“你逗我呢!曇歡坊怎麼會有男人!”

“世間萬象,眾生百態,公子怎能如此篤定地下結論呢?”忽有玉珠落盤般清脆的笑聲傳至亭中,眾人皆一怔,循聲看去。

容琴和容畫行至亭中,顧盼生輝,婀娜多姿,眉眼間是尋常女修士不曾有的明豔柔媚。

金鎮眼睛都看直了,喉結滾動著上前要抓容琴的手:“兩位姑娘,也是曇歡坊的吧?”

“是的呢。”容琴笑著重重地拍了金鎮的手背一下,看似嬉戲,實則拍開他的手,讓金鎮抓了個空,又不至於惹人惱怒。

金鎮還想抓,藺輕舟擰著眉手一伸,攔住金鎮,一併將容琴和容畫攬在身後,瓷實地擋著。

ps://

金鎮正要發怒,容畫從藺輕舟身後探出頭:“公子,你是爍金山莊的少爺呢!哎呀好厲害啊!可是好可惜哦,我們是真有事,不得不走了,哎,事後我親自來尋你,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金鎮吞口水,連連點點頭。

“說好了哦。”容畫朝他拋媚眼,金鎮身子登時酥了一半。

容琴和容畫趁機,連忙將藺輕舟、容棋、容書拉走。

至無人處,幾位姑娘拍拍胸脯鬆口氣,容畫無語道:“什麼人啊,你們以後看見了,都給我繞著走。”

容書和容棋連連點頭,已經開始想念祥和的曇歡坊了。

她倆雖是曇歡坊的人,但兩人皆是年幼孤苦被容思凡撿到,把曇歡坊當家罷了,從未以雙修的方式修煉,容書甚至連藥都冇吃,自然應付不來今日這種事。

容琴和容畫表麵上得心應手,實則心裡覺得不適煩悶。

藺輕舟想著該說些什麼話寬慰幾位姑娘,思索一番,慚愧道:“還是兩位師姐厲害,要是我,恐怕會和他打起來。”

他話音落,四位姑娘都靜了靜。

“怎麼了?”藺輕舟察覺到氣氛不對,有些慌亂,“我說錯話了嗎?”

“冇有冇有。”容琴擺擺手,感慨歎息,“我們隻是……隻是……”

容棋接話道:“有些感動。”

她說:“曇歡坊名聲便是這樣,所以總招惹到牛鬼蛇神,平日容琴容畫會護著我們,但就算護著,因為她們是女子,總免不了被人言語作弄一番,我們一直覺得這是我們咎由自取之事,但你說會為了我們和他人打架,就……”

“什麼咎由自取。”藺輕舟蹙眉,“雙修本就是你情我願之事,若師姐們不願還被打擾,錯的是那些死皮賴臉的玩意兒,師姐們萬萬不可自輕自賤。”

“天哪。”容琴捂嘴感慨道,“有師弟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呢!”

“是啊,是啊,太令人安心了。”容畫雙手捂胸膛,心悸不已,她忍不住想伸手摸摸藺輕舟的頭,誰知白羽靈雀忽而展翅飛起,擋住她的手。

“咦?”容畫收回手,看向落回藺輕舟肩膀的白羽靈雀,嘻嘻笑道:“哎呦,小雀雀,你是不是吃醋啦?”

白羽靈雀啾啾兩聲。

“哼哼,反正阿舟是我師弟,我定要揉到他頭的,你等著吧。”容畫傲氣叉腰。

容琴調侃道:“瞧瞧,真真是個傻的,竟然和雀兒鬨起來了,看著讓人笑掉大牙。”

容棋和容書紛紛被逗笑。

“怎麼全在這?我不是囑咐在輕雲亭等嗎?”悅耳聲似琴音餘韻,容思凡儀態萬方地朝眾人走來。

“思凡姐姐!”容畫撲上去,嘰嘰呱呱就把剛纔的事添油加醋地跟容思凡說了。

容思凡皺眉:“爍金山莊?哼,不過是祖上撞了運,尋見一座有靈石的礦山所以發了財的俗人罷了,所謂的金丹期,大概就是靠吃靈藥才勉強修煉成的,實則滿腦肥腸,胸無大誌。”

她說著,抬眸看向藺輕舟,讚許道:“不錯,護住了師姐們。”

藺輕舟不好意思地摸摸臉頰。

“煩心事不多說了。”容思凡環視一圈,“我要去給上善娘娘問安,需與一人同行,你們誰和我去?”

四位姑娘彼此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阿舟!”

藺輕舟一臉懵逼:“啊??”

容思凡淺笑:“我正有此意。”

“阿舟!”容畫激動地伸手給藺輕舟整衣襟和袖子,“這可是尋如意郎君的天大好機會。”

牧重山的聲音幽幽至藺輕舟腦海:“……如意郎君?”

藺輕舟喊出聲:“不是!!!”

“什麼不是!就是!”容琴喊著擠到容畫身旁,“隻要驚鴻宗內門弟子,無論是誰,都是雙修的最佳人選!”

牧重山意味深長地說:“最佳人選啊……”

“不是的,你聽我解釋。”藺輕舟頓感心力交瘁,恨不得一躍解千愁。

容畫雙手交叉又向兩邊一揮:“不要解釋了,去就對了!”

藺輕舟深呼吸,努力保持語氣平靜,擠出笑容:“師姐們,我有可以雙修的人,你們不要再為此費心了。”

“我們知道!”四位姑娘齊聲,“但他是負心漢!”

藺輕舟哀嚎:“他不是啊!”

而且他就在我旁邊啊!!!

容棋勸道:“阿舟,就算冇那心思,多結交一些朋友,也是好的。”

牧重山哼笑,語調極冷:“結交朋友。”

藺輕舟無言望天,心裡淚流滿麵。

“行罷,阿舟,跟我來。”容思凡道。

藺輕舟擺手想拒絕:“坊主我……”

牧重山的聲音響起:“無妨,你隨她去。”

“嗯?!?”藺輕舟震驚過後,忽而心臟一縮,皺巴巴地疼。

難道牧重山根本不在乎他尋如意郎君一事?

然而,藺輕舟腦海裡隨即傳來牧重山冷笑的聲音。

牧重山笑裡藏刀:“我倒想瞧瞧,驚鴻宗本門弟子到底有多出眾,嗬嗬。”

冷冷的嗬嗬聲讓藺輕舟背脊起了一層冷汗,莫名覺得似乎大事不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