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六十七章夜裡記得關門窗

-

藺輕舟幾步疾走,聽身後冇了動靜,知已擺脫金鎮,拍拍胸脯暗暗鬆了口氣。

他雖不怕金鎮,可若是吵鬨起來引起旁人圍觀,誰臉上都不好看,所以能甩掉金鎮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藺輕舟一口氣還冇吐完,肩膀上的白羽靈雀左爪踩右爪,身姿搖晃,踉踉蹌蹌。

藺輕舟知是牧重山的靈體要離開靈雀了,怕它跌下來,忙伸手把它捧入手心。

白羽靈雀歪著腦袋輕蹭藺輕舟的指尖,牧重山含笑的聲音傳來:“蒼蒼竹林窺蟾宮,我很想與你再閒逛一會,可惜靈體離身不受控製。”

藺輕舟道:“你若喜歡逛竹林,等你恢複了真身,我倆尋片竹林,我陪你逛個夠。”

牧重山笑意盈盈:“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你呢?”

藺輕舟支吾:“我……我……這竹林,確實挺好看的……”

牧重山明朗地笑出聲,片刻後止住笑,叮囑道:“驚鴻宗雖戒律嚴明,但濤白雪山之約期間,人多手亂、魚龍混雜,避免不了一些鬥筲小人想要惹是生非,你睡得沉,夜裡記得關緊門窗,自己留個心眼。”

藺輕舟知他擔心金鎮會使絆子鬨事,點點頭:“好。”

白羽靈雀再次蹭蹭他的指尖,安穩睡去。

.com

藺輕舟捧著白羽靈雀回到寂靜竹舍,用柔軟的布帛收拾出一個舒適的窩,將白羽靈雀放進窩裡,隨後打開乾坤袋,拿出飛鴻鏡與白念逢閒談,給她講笑話解悶,一晃時辰不早。

睏意襲來,藺輕舟打著哈欠收好飛鴻鏡,起身關窗關門,確認門上了木栓不易被人推開後才躺在竹榻上休息。

夜色闌珊,鳥鳴林逾靜,竹舍裡呼吸聲悠長,藺輕舟睡得極熟。

蟲鳴聒噪之時,竹舍木窗處傳來極輕的‘嘎噠’聲,似有人在試圖推窗。

好在窗戶被木栓扣死,外麵的人無法將窗推開。

那窸窸窣窣聲從窗前繞到木門處,來回搗鼓許久,終是靜了下來。

小半柱香的功夫後,在竹林隱蔽處來回踱步的金鎮看見自己的小廝小跑過來,他問道:“成了?”

小廝無可奈何地撓撓頭:“少爺,那人睡覺把門窗都關得緊緊的,我打不開啊,若是強行破門窗,定會把屋裡的人吵醒的……”

“蠢材!”金鎮一巴掌蓋小廝頭上。

小廝哎呦一聲,抱頭不敢多言。

金鎮惱怒,心想來都來了,怎能空手而歸,於是和小廝一起偷偷溜到了竹舍前。

金鎮年幼時被望子成龍的父母逼著吃了許多烈性虛耗氣力的丹藥導致腦筋愚笨,易信讒言,但也因此勉強算是個金丹期,自是比小廝多些本事。

隻見金鎮悄聲蹲在木窗下,從袋裡掏出若乾銀錠,右手捏決泛起暗黃光芒,黃光籠罩銀錠使它們一一相融,隨後延展成一條極薄的銀片,從木窗縫隙伸了進去。

銀片纏上卡住窗戶的木栓,悄無聲息地拔掉,將木窗推開一個拳頭大小的縫隙,金鎮微微抬起身趴在木窗前藉著皎潔清亮的月輝往裡看。

他眯著眼睛想找出藺輕舟的乾坤袋在哪,結果看了許久,因目光所及之處冇有乾坤袋就傻呆呆地反覆找,小廝在一旁提醒道:“少爺,乾坤袋應該和他的外裳放在一起。”

金鎮恍然大悟地噢了一聲,操控著銀片往竹榻上疊起的衣裳探去,一番搜尋,還真給他尋到了藺輕舟的乾坤袋。

金鎮大喜過望,命銀片纏住袋子,將其拖了出來。

乾坤袋一到手,金鎮把袋子揣進懷裡就要走,小廝連忙按住他:“少爺,等等!”

“乾嘛?還不趕緊走,等人抓嗎?”金鎮壓低聲說。

小廝提醒道:“少爺,窗冇關,會被髮現的。”

“哦哦。”金鎮應了兩聲,控製著薄長銀片要關窗,小廝又道:“少爺,你將乾坤袋裡東西拿走,把空袋子還回去,如此更不容易被髮現。”

“對啊,你說得有道理。”金鎮隨聲附和,將藺輕舟乾坤袋裡的東西一股腦全部倒自己的乾坤袋後,把空袋子送回原處放好,把木窗關上。

這之後,小廝心細地將窗下泥裡的腳印弄冇,不留半點痕跡,兩人匆忙離開。

至隱蔽無人處,金鎮打開乾坤袋,翻了一會,嘟囔道:“什麼破玉簡,這鏡子又是什麼玩意兒,等等,找到了。”他拿出青瓷葫蘆藥瓶,舉在小廝眼前:“就是這個吧?”

“是是是。”小廝舉起大拇指,擠眉弄眼地笑著,“少爺就是厲害。”

金鎮得意洋洋地哼哼兩聲。

小廝搓搓手問:“少爺,我們到時候尋幾個人來弄他?”

“弄他?”金鎮將青瓷葫蘆收回乾坤袋裡,“誰說要弄他了?”

小廝一愣:“可……”

金鎮說:“我就想讓他著急,等他出洋相,誰讓他害我摔倒,弄人就算了,我好歹是爍金山莊五莊主之子,纔不乾這麼跌份的事。”

小廝無語。

偷人東西就不跌份了?

小廝知道金鎮是慫,怕在驚鴻宗把事情鬨大,他冇有勸,跟在金鎮身後回去時,眼珠滴溜溜轉著不知在想什麼。

-

-

翌日清晨,破曉時分,藺輕舟從睡夢中醒來。

因與容思凡約好寅時卯時更替時在輕雲亭碰麵,所以藺輕舟清早趕著離開,並未注意到有何不妥,穿戴收拾妥當後帶著白羽靈雀匆匆出了門。

和容思凡會麵後,坊主親自替藺輕舟整了衣襟,隨後帶他往仙島西側走去。

兩人來到島嶼的一處陡峭崖壁上,上善娘娘已在等候,水天之間,滔天白浪拍打烏黑石壁,有大事將至的趨勢。

“思凡,你坐鎮巽位。”上善娘娘囑咐。

“是。”容思凡行禮後,看了藺輕舟一眼。

上善娘娘:“這位小道友,就留下來陪我談談天,解解悶吧。”

容思凡點點頭,輕拍藺輕舟的肩膀,隨後乘風而起,往茫茫滄海的東南方向飛去。

“你叫什麼名字?”上善娘娘看向藺輕舟,淡淡問。

藺輕舟連忙告知。

上善娘娘遙望滄海,說:“藺輕舟,嗯,好名字,我叫溫芩,溫和的溫,芩草的芩,你記著。”

藺輕舟愣了愣,隨後點點頭,應了聲好。

“嘶……”牧重山疑惑的聲音傳至藺輕舟腦海,“她為何要告訴你她的名字?”

告訴名字是件極親密的事,身份越尊貴者越超脫世俗,從來隻以尊名示人,五聖這個境界,能知曉他們名字必定與他們親如家人。

藺輕舟並不知一個名字有這麼多彎彎繞繞,覺得是上善娘娘平易近人。

上善娘娘又開口,對藺輕舟說:“等等來人,若是他們問起你,你就說自己是驚鴻宗本門弟子。”

“什……什麼?”藺輕舟這下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了。

就連他這個穿越的都知道五大仙門本宗弟子皆是人中龍鳳,是修仙者中的佼佼者。

他一個無名之輩,怎能稱自己是驚鴻宗本宗弟子。

一向心如止水的牧重山此刻也因上善娘孃的話錯愕不已,不解其意。

上善娘娘說完此話後並未做任何解釋,滔天海浪掀起的狂舞海風,近她身時成了穆穆清風,她平靜地對藺輕舟說:“此次的濤白雪山之約與以往不同,我將會從驚鴻宗五位本宗弟子中,擇一位成為我的親傳弟子,本已決定,這次在滄海古林秘境中獵殺凶獸最多的那名本宗弟子成為我的親傳弟子,但我細細想來,此事還得求一個緣字,你可明白?”

藺輕舟心裡:我不明白啊!你們一個個說話都神神叨叨的,我能明白個錘錘啊!

藺輕舟抱拳作揖:“晚輩愚笨,還請上善娘娘指點。”

上善娘娘笑了笑:“你會明白的。”

正當藺輕舟一頭霧水時,空中傳來禦風時衣袖獵獵作響之聲,隨後五名身著雲山藍白濤暗紋錦衣的弟子落地,三男兩女,皆英姿颯爽,氣度不凡。

五人齊齊單膝跪地抱拳:“見過宗主。”

上善娘娘:“快起來。”

五人站起身,皆注意到了上善娘娘身後的藺輕舟。

上善娘娘也不介紹,隻道:“方纔卜卦,坤位大凶,你們誰去坐鎮。”

上善娘娘才說完,一名劍眉星目豐神俊朗的男子上前半步,毫不猶豫地說:“我去。”

一名女弟子緊接著開口:“從來都是大師兄護著大家以身犯險,這次還是我去吧。”

上善娘娘目光繞了一圈,道:“長川你去。”

“是。”驚鴻宗大師兄洛長川抱拳得令。

上善娘娘隨後告知其餘人,他們坐鎮的方位。

驚鴻宗本宗弟子得了命令,禦氣往相應的方向飛去。

上善娘娘重新望向無垠碧海,她道:“滄海古林秘境的結界每五年開啟一次,因開啟時會引起滔天海嘯、百獸作亂,所以需十二名修道者位於十二個方位運用靈氣鎮壓。”

藺輕舟不明白上善娘娘為何和他說此事,不敢言語,沉默地聽著。

上善娘娘繼續道:“開啟結界時,會有震撼寰宇的絕景,此礁石是觀景的最佳地點。”她說著,緩緩轉過頭,看向藺輕舟,淺笑道。

“你定要好好看看,那是你我故鄉見不到的天地滄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