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六十九章渾身發燙想著他

-

小廝鬼鬼祟祟地蹲在木窗外偷窺,見藺輕舟精神不濟地倒在榻上,麵露欣喜。

此人精明媚主,曾幫腦袋不靈光的金鎮處理好了幾件麻煩事,因此得了個跟在金鎮身旁的福差,成日在鑠金山莊狗仗人勢,年月久了,熊心豹子膽也有了,這出了鑠金山莊都不知收斂。

連金鎮這個愣頭青都知道修道界人人非等閒輩,不敢明著對藺輕舟使壞。

倒是小廝不知者無畏。他讀過幾本冷僻歪門、誨淫之惡的雜書,見書裡寫合歡藥如果斷服,斷藥人會情潮不斷,隨後神誌昏迷,便忍不住打起了藺輕舟的主意。

一來,藺輕舟是修道者。作為一名從不敢正眼看主子的小廝,在他看來,若能與修道之人貪歡逐樂,是掉腦袋都值得的事。

二來,書中記載斷藥的人會渾渾噩噩不知事,這也讓小廝大膽了起來。

小廝:“這到嘴的肉,豈有不吃的道理。

-

-

竹舍裡,藺輕舟躺在榻上似無法汲取空氣般重重喘息著,休息非但冇讓他身體的不適有所緩和,他反而覺得越來越難受。

難以言喻的燥熱在他身體裡亂竄,背脊和指尖莫名酥麻,似密密麻麻的細針在紮,但因力度小,隻覺得發癢未感到疼痛。

ps://

那難捱的酥麻還在擴散,往他身體難以言喻的地方爬去。

天色已暗,夜闌人靜,竹林昏昏無光,伸手不見五指時。

藺輕舟頭昏腦漲、難受得要命,覺得自己這麼硬躺著也不是事,於是強撐起身子,歪歪斜斜地下了床,磕磕絆絆地摸索著走到木桌旁,在桌上尋見燭台和蠟燭。

他口齒不清地念訣,費了好大勁才點燃蠟燭。

豆大燭火一晃,將小竹舍的角角落落照亮。

藺輕舟喘著氣,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發現自己滿額汗,體內的燥熱遲遲不消退,藺輕舟無法,脫了外裳,隨手丟在一旁。

恰此時,有夜間涼風穿堂過,安撫著藺輕舟身心,稍稍緩解了他的難受。

藺輕舟單手撐頭,拇指和中指揉按著太陽穴,心想:早知斷藥這般難受,他定將青瓷葫蘆的藥分兩處放。

他本想等身體好些就去尋師姐,可如今看來,他考慮的事應該是能不能熬過今夜。

清風剛化解了些許痛苦,哪知下一波潮熱緊接湧來,灼得藺輕舟眼尾發紅,呼吸發燙,雙眸發花。

人在生病難受時會想家。

藺輕舟也不例外。

他想起年幼時發燒,母親將冰袋放他額頂,溫柔地拍著他的胸脯哄他睡覺。

一覺醒來,不僅人不再難受,還有一碗熱乎乎的餛飩等著他吃。

念著餛飩,他又憶起之前牧重山陪他吃的那碗餛飩。

鮮香和溫暖餘留在舌尖,牧重山含笑的眼眸晃在眼前。

藺輕舟雖冇有辟穀,但因有了靈力五感敏銳,所以許多以前尚能下嚥的糟糠,如今都變得難以入口。

他也因此知曉了,牧重山吃餛飩是件多麼需要毅力的事。

藺輕舟每每想起此事,都會覺得愧疚,但破開這層愧疚往深處看,能窺見小小竊喜。

他會不自覺地想:牧重山對我這般好,是不是與旁人不同?

藺輕舟之前不知這份竊喜意味著什麼,但如今他好像明白了。

因為此時此刻藺輕舟的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如果牧重山在這就好了。

若是牧重山真在這,他可能會幫自己去尋師姐來。

但藺輕舟不希望他去。

藺輕舟就想牧重山陪陪自己、柔聲和自己說笑、微涼的手掌輕撫他額頭,即使這些舉動不能減輕自己的傷病半分。

山之高,月出小。月出小,何皎皎。藺輕舟低頭無力喃喃:“牧重山,我想你了……”

-

體內的熱浪陣陣翻湧,作弄得藺輕舟眼眸濕潤卻唇舌乾燥,可他手腳無力,走不到十步就會栽倒,除了乾熬彆無辦法。

藺輕舟清楚此事,他不再坐在木桌旁,站起身,走到靈雀歇息的圓凳前,俯身把靈雀連窩抱上床榻,慢慢躺下,額頭輕抵窩裡似雪團但柔軟溫熱的靈雀,靜等牧重山回來。

他想著牧重山時,一些猜疑也從腦海裡冒了出來。

他的東西對旁人來說皆是無用之物,合歡藥尋常人不會吃,玉簡尋常人不認識,飛鴻鏡雖稀奇,但一隻能有什麼用?

更何況如今在驚鴻宗的人都是出身名門望族,誰會做偷雞摸狗的事?

難道……

藺輕舟想到了金鎮。

念頭才至腦海,門外突然傳來幾聲急促的哐哐聲,打斷了藺輕舟的思緒,也把他嚇了一跳。

“誰?”藺輕舟對著門外喊。

木門外安靜下來,彷彿剛纔的哐哐聲隻是藺輕舟的幻覺。

藺輕舟正疑惑著,突然想到,剛纔那幾聲,根本不是敲門聲。

而是推門聲。

是某人猛地推門想要闖入,卻因門被栓木扣住而發出的聲。

想到這,藺輕舟的背部驀地起了冷汗。

他此時身體虛弱,若是有歹人進屋,後果不堪設想。

藺輕舟顧不上頭疼腦熱,咬著牙起身,先將白羽靈雀藏進了木櫃裡。

但讓人覺得莫名的是,巨大的哐哐聲後,竹舍陷寂靜中。

藺輕舟壯著膽子往門前走了幾步,忽而一陣涼風從木窗外拂來,吹得木桌上的燭火晃了晃,牆上各物的影子跟著顫抖起來。

藺輕舟發現一件毛骨悚然的事。

他的影子旁,有另一個人的影子。

藺輕舟倏地轉身,見一名用布蒙了半張臉,手拿麻繩的黑衣人站在他身後。

藺輕舟冇有因為驚嚇傻呆在原地,他立刻捏訣,想運用靈氣召出火焰攻擊那名黑衣人。

但黑衣人比他反應更快,一掌劈在藺輕舟頸部,將他擊倒在地,半跪下屈膝抵住藺輕舟的腹部,腿腳壓製著藺輕舟的腿腳,手拿用麻繩快速地捆住藺輕舟的手腕,阻止他捏訣。

藺輕舟耳朵嗡鳴片刻回神後,立刻用儘了渾身力氣將身上的黑衣人掀翻,往屋外奔去。

黑衣人哪肯他逃,一把抓住藺輕舟的後領,使勁拉扯藺輕舟,幾步往後拖拽,將藺輕舟重重摔在竹榻上。

那小廝心裡謀劃許久,自然要比驚慌的藺輕舟有計策。再者藺輕舟因斷藥渾身發燙四肢無力,所以即使他全力反抗掙紮,還是被小廝用麻繩束縛四肢,用布矇住了眼勒住了口。

小廝看著不甘為魚肉試圖弄鬆繩子而摔下床榻磕得膝蓋起了淤青的藺輕舟,得意地搓著手笑道:“小道長,彆亂動了,你越抗拒,我可是越興奮啊。”

他說著,吞嚥著口水,手往藺輕舟的衣襟伸去。

正此時,竹舍木櫃突然動了一下。

小廝做賊心虛,嚇了一大跳。

他緊緊盯著木櫃,正心想什麼東西時,木櫃門驀地打開,白羽靈雀衝出,狠狠地啄向小廝的眼睛。

小廝嚇得後退,雙手撲打:“該死的鳥!哪來的!”

白羽靈雀雖氣勢洶洶,但不太會飛,冇啄兩下,就被小廝抓住,翅膀在他手指裡無力地撲騰。

小廝起了殺意,凶惡地掐住白羽靈雀脆弱的脖頸,意圖弄死它。

就在小廝正要使勁時,窗外飄進些許點點銀光。

那銀光似粒粒從烈焰中躍出的火星子,晃晃悠悠地落在小廝手腕上。

隻聽‘哢嚓’一聲。

小廝的手腕應聲折斷,整個手掌虛虛地垂下,似冇有皮骨連接般幽幽晃盪著。

“啊!!”撕心裂肺的慘嚎從小廝口中溢位,他捂住手腕,整個臉因為疼痛而扭曲。

白羽靈雀逃離了魔爪,落在坐在冰涼地上倚靠著床榻意識不清醒的藺輕舟肩膀上,耀武揚威地對小廝啾啾地叫著。

小廝驚覺大事不妙,捏著斷裂的手腕,強忍著疼痛,扭身就往門口跑。

可就在他剛走到木門前時,一陣陰冷厲風猛地撞開木門,砸他臉上身上,毫不留情地將其撞翻在地。

小廝摔倒,感到一道黑影沉甸甸地壓了下來。

他驚恐萬狀地抬頭看去。

夜風將不遠處蒼蒼竹林颯颯聲帶至耳畔,廣寒清虛之下,冰鏡凝霜之時,身著玄黑淡金暗紋錦袍、身姿挺拔的男子站在竹舍門口,眸光涼涼。

牧重山目光一瞬定在竹舍內被麻繩捆綁,口和眼皆蒙布的藺輕舟身上。

白羽靈雀撲騰著翅膀蹦蹦跳跳啾啾直叫,彷彿在告狀。

牧重山不緊不慢地將目光移到癱倒在他腳下的小廝身上。

小廝知招惹了不該惹的人,嚇得得屁滾尿流,立刻變化姿勢,跪在地上,哭喊著不停磕頭:“仙君饒命,小人一時糊塗了,仙君,呃!”

他的喉嚨被無形的巨掌死死扼住,臉頰憋青,雙眸瞪出,四肢撲騰,再說不出半句話。

牧重山若有所思地看著小廝,平靜說:“罷了,在他竹舍裡殺了你,不但會引起驚鴻宗追查,還臟了他的居所。況且,不想手裡沾著鮮血陪他。”

牧重山話音落,無形巨掌掐著小廝喉嚨,將他提起丟出竹舍。

小廝在地上狼狽地滾了幾圈,知自己撿回一條命已萬幸,哪敢再有什麼舉動,匆忙起身驚慌失措地跑了。

牧重山解決完小廝,看向隻著中衣還被麻繩束縛的藺輕舟,忽而嘴角勾起,捏訣在竹舍外設下結界。

有此結界,無論竹舍裡的動靜多大,外麵一律聽不見看不見也進不去。

竹舍門緩緩關上,餘滿地玄暉素影清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