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一章我覺得我喜歡你

-

聽完藺輕舟的懇求,牧重山單手撐額半掩眼眸,無奈又好笑,心中暗道這藥斷了以後真是能讓人發瘋,以後萬萬斷不得,若是再斷,他怕是會跟著瘋。

牧重山稍稍冷靜了些,放下手,問藺輕舟:“知道自己方纔說了什麼話嗎?”

藺輕舟不答,手上使勁,生怕牧重山離開似地緊攥著他,通紅的眸子死死地盯著眼前人。

牧重山嗤笑一聲,心道:話出自你口,事因你而起,清醒後可彆責怪我啊。

他伸手撈起躺在床榻上的藺輕舟,讓人跪坐自己腿上,兩人麵對麵、眼眸唇舌皆近在咫尺。

這樣的姿勢使得藺輕舟稍微高些,牧重山微微仰頭,笑問:“你想我摸你哪裡?”

藺輕舟眼眸迷茫,聲音虛弱,他說:“臉。”

牧重山如他所願,伸出雙手,覆在他臉頰兩側。

藺輕舟心臟一顫,隨後抿著嘴,努力壓下根本藏不住的欣喜。

其實,牧重山的手心並不涼,而且兩人肌膚相偎隻會讓彼此觸及的地方溫度上升,可奇怪的是,當牧重山摸上自己的臉頰,藺輕舟立刻感覺滾燙的臉龐熱度有減退的趨勢。

未被牧重山手心指尖觸及到的地方渴求著舒適,藺輕舟閉眼蹭著牧重山的手掌,想讓更多肌膚能與牧重山接觸,嘴唇額頭一一眷戀地貼著他的手心。

牧重山任由他自作主張地蹭來蹭去,等他不再急切後,坦然地笑著問:“隻摸臉夠嗎?”

藺輕舟聞言抬頭,迷茫恍惚地看著他,眸光比窗外月色更加朦朧,眼裡瞧不見一絲清明。

牧重山氣定神閒,循循善誘:“還想我摸你哪裡?”

藺輕舟全然未察覺牧重山的狡詐,麵露喜色,他想了想,說:“手。”

牧重山便依言握住他的手,雙手合起將他兩隻手包裹在其中。

藺輕舟再忍不住,彎眸朝牧重山笑,笑意明朗,像個終於得到盼望許久的糖果的孩童,滿心滿眼都寫著歡喜。

他還不甘心隻是被牧重山的手掌包裹住,稍稍使了點勁掙脫牧重山合攏的雙手,與他手心貼手心,一手與牧重山十指相扣,一手攤開成掌,將手心裡的丹赤印記遞到牧重山眼前,笑著說:“你瞧,你留的。”

牧重山本不願在握手這件事上多費功夫,想儘快進行下一步,可藺輕舟這話一說,牧重山聽見腦海琴絃因緊繃而幾乎要斷裂的聲音。

他深呼吸一下,笑道:“你親手心的印記一下。”

“為什麼?”藺輕舟困惑。

“親完你就知道了,聽我的。”牧重山語氣柔得似溪水,哄著他,“快親吧。”

這倒並非難事,藺輕舟雖不解,但還是聽話地舉起手,他顯然已經精神渙散了,一連幾下嘴都冇能碰到來回晃的手,半天才親了掌心印記一下。

牧重山勾著嘴角,伸手握住藺輕舟的手腕,吻在他親過的地方。

藺輕舟雙眸漸漸瞪圓。

柔軟的唇,濕潤的呼吸,指尖無意觸及的臉,手腕被擒住的力度,一切一切都讓藺輕舟飄飄乎不知今夕何年。

牧重山抬起頭,笑著問:“還有呢?”

“什麼?”藺輕舟乾嚥了一下。

牧重山笑道:“還希望我摸你哪?”

藺輕舟低頭思索,他感到脊背處的酥麻一直不散,於是抬頭小聲說:“後背可以嗎?”

“好。”牧重山伸手撫上藺輕舟後背,不過才撫了兩下立刻將手拿開。

藺輕舟食髓知味,有些著急,結巴道:“怎,怎麼就不摸了?”

牧重山反問:“手隔著衣裳撫你後背真的可以嗎?能緩解你的難受嗎?”

“這……”藺輕舟竟擰著眉心認真地思考起來。

“脫了吧。”牧重山伸手解開藺輕舟中衣的盤扣,不費事地一扯,藺輕舟光潔和胸膛和腹部就裸了一半。

“等等。”藺輕舟嘟囔一聲,攥緊中衣衣襟,不讓牧重山為所欲為。

牧重山還以為他清醒了,正覺掃興,哪知藺輕舟問:“為什麼我脫了,你冇脫?”

牧重山噗嗤一下笑出聲,他說:“我可是為了用手安撫你的難受才脫你衣裳,我又無需人安撫,為何要脫?”

聞言,藺輕舟沮喪,垂頭道:“哦……對……”

“你希望我脫衣服嗎?”牧重山勾唇問。

藺輕舟這個時候誠實得很,立刻點了點頭。

“那好。”牧重山笑道,“你幫我脫,我就脫。”

藺輕舟瞬間歡欣:“真的嗎?”

牧重山點點頭:“嗯。”

藺輕舟顧不得忸怩,生怕牧重山後悔似地伸手去解他的腰帶。

當真是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藺輕舟明明眼花頭暈,卻冇太費勁就將牧重山的衣裳扒了下來。

這下,兩人皆隻披著中衣,以曖昧不清的姿勢坐在床榻上,燭台上本就很短的燭已燃儘,月光盈盈下墜,似薄紗般溫柔地披在牧重山身上。

藺輕舟瞧見牧重山小腹處有一個丹赤花紋印記,與他手心的印記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一樣,牧重山腹部的印記更加猙獰繚亂,像是溢著鮮血的血痕。

藺輕舟伸手去摸,語氣著急地問:“你是不是受傷了?”

牧重山抓住藺輕舟惹火的手,讓他看著自己,問:“還想我摸你後背麼?”

藺輕舟諾諾:“想。”

牧重山一字一頓,為了讓藺輕舟聽清而說得極慢:“這可是你說的。”

牧重山伸手,撫過藺輕舟光滑的脊背,惹他顫栗不已,隨後探入褻褲中,往不妥的地方伸去。

“等,等等……”藺輕舟有些慌張。

但凶獸已露出了尖利危險的獠牙,牧重山幽幽墨眸深似無底淵,他不言不語,俯身張口咬在藺輕舟肩膀上,毫不留情地留下齒印,雙手使著與它修長白皙不相符的力度,在藺輕舟敏感柔軟的側腰、臀部和大腿內側不停地揉捏著,留下親密舉動的痕跡。

“啊,疼!”因肩膀的痛,藺輕舟眼淚一下湧了出來,腦袋稍微清醒了些,“牧重山,疼啊。”

牧重山伸舌舔了舔藺輕舟肩膀溢位血珠的牙痕,又抬頭輕吻他濕漉的眸,說:“對不起,冇忍住。”

藺輕舟倒也冇真哭,眼淚隻是因為疼痛太過突然的生理反應,他能感覺牧重山的手遊走至他腿間的那處,欲撩不撩。

明明方纔疼了一下,但那處竟已經不平靜了。

“牧重山,我想…和你一起……”藺輕舟小聲問,“可以嗎?一起。”

牧重山笑著反問:“我何曾拒絕過你的請求?”

於是。

錦衾亂,聲聲喘,輕攏撚撥忙,眼纈欲暈月影轉。

巫山有**,陣陣驚雷惹人顫。

貪歡一次,渾身發燙的藺輕舟已軟成漿糊有氣無力地癱在床榻上,牧重山竟然嫌不夠,蹭著他大腿內側又要了一次。

事畢,牧重山弄乾淨兩人,給藺輕舟蓋上被子。

藺輕舟方纔還因斷藥難受得無法入眠,此刻卻覺得閉眼就能睡著。

“睡吧。”牧重山側躺在藺輕舟,輕拍他後背。

藺輕舟強打精神,問牧重山:“我們……這算是雙修嗎?”

“嗤……”牧重山覺得好笑得很,他說,“當然不算。”

“是嗎……”藺輕舟若有所思,他又問,“既然不是雙修,為什麼你要和我做這種事?”

牧重山反問:“這種事是什麼事?”

藺輕舟:“肌膚相親。”

牧重山淡淡道:“誰知道呢?好了,快睡吧。”

“我知道。”藺輕舟不願閤眼睡,嘟嘟囔囔。

牧重山看眼前明顯神誌不清的人,覺得有趣:“你知道什麼?”

藺輕舟沉默片刻,開口小聲地說。

“牧重山,我覺得……我覺得我喜歡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