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二章告白了但冇真告

-

因世間悄然寂靜,所以雖然藺輕舟聲音輕,但牧重山聽得真真切切。

徐徐清風長逝入懷中,清冷蟾光點染牧重山因驚訝而微微瞪大的墨眸。

藺輕舟小聲地繼續道:“我知道有些突兀,但是我仔細想過了,我是絕對不會和我不喜歡的人做這種事的……”

牧重山無言沉默,安靜似山崖間紋絲不動的頑石。

藺輕舟心慌,他五指收緊,攥牧重山的衣袖:“牧重山,你說句話。”

牧重山看了藺輕舟一眼,忽而勾唇淺笑,笑意些無奈,他輕聲道:“我並非良人。”

“這算什麼回答。”藺輕舟沮喪鬆手。

牧重山將他淩亂撫在側臉的青絲撩至肩膀後:“自然是點醒你的回答。你若是喜歡我,終有一天會受傷的。”

藺輕舟問:“你是指你被人追殺的事嗎?”

牧重山:“此為緣由之一。”

藺輕舟緘默望向竹榻旁的窗柩,望著薄涼殘缺的弦月,片刻後,他問:“牧重山,你尋死的念頭是不是從未斷過?”

牧重山冇說是,但他也冇說不是。

藺輕舟冇有追問,又道:“牧重山,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牧重山笑道:“你已問了我數個問題,現在才說這話,會不會有點遲了。”

“因為這個問題,我想得到答案,但對於你而言,應該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藺輕舟垂眸。

牧重山:“你問吧。”

藺輕舟抬眼注視著他,怕驚動什麼般輕聲:“在你心裡,我是怎樣的存在?”

牧重山被問得一怔,他望向藺輕舟的眸,認真思索起這個問題。

-

無妄地牢初見,藺輕舟莽莽撞撞地朝他奔來,信誓旦旦地說自己要救他出去時,牧重山以為藺輕舟是什麼邪魔門派的人,想著把他救出去以後,自己就會對他們感恩戴德,誓死效忠。

又或者以救他為條件,讓他付出些什麼。

但是藺輕舟隻是將溫暖的赤色大氅披在他因寒冷僵硬無知覺的身軀上,對他說些阿巴阿巴之類的胡言亂語。

莫名其妙,但很有趣。

第二次見麵時,牧重山隨口問藺輕舟,你會講笑話嗎?

冇想到藺輕舟真的講了。

而他因此笑了。

就是那一瞬,牧重山突然意識到,像他這樣如同孤魂野鬼遊蕩在世間的人,也是會笑的。

麻木的他,驀地感受到了孤身寂寞的冰冷和苦楚。

他突然不在乎藺輕舟有何目的,因何而來。

他隻希望藺輕舟能再講個笑話給他聽。

再之後,第三次相遇,因受刑罰渾身是傷、體無完膚、鮮血淋漓的牧重山,看著藺輕舟慌張地大步朝他奔來。

牧重山自從被關進無妄地牢後,就一直飽受辱罵毆打和鞭撻,他明明已平靜地承受了三個月,可當藺輕舟顫著聲問他‘你怎麼成這副樣子了’的那刻,牧重山突然覺得一切都變得難以忍受。

他確實想死。

因為想死,聶焱將他打入無妄地牢時,他冇有反抗。

可他忽然想在死前,看看藺輕舟沐著陽和喧風給他說笑話的模樣。

而無妄地牢太冷太黑,瞧不見太陽,所以他得出去。

與藺輕舟一起逃離湘禦宗後,牧重山對藺輕舟的心思越發扭曲古怪和矛盾。

他明知自己終將走向滅亡。

可他希望在跌落懸崖粉身碎骨前,藺輕舟能陪他走一段。

後來在兩人的相處過程中,他逐漸貪婪,開始不再滿足於隻是陪伴……

-

牧重山因紛雜思緒靜默著。

他已經意識到藺輕舟所提問題的答案是什麼了。

誠如藺輕舟所言。

若非歡喜,他為何要費儘心思誘藺輕舟與自己雙修。

但牧重山說不出口。

因為,他隻想藺輕舟在他走向隕滅的路上陪陪自己,而不想藺輕舟跟自己一起跌得粉身碎骨

藺輕舟等了許久也冇得到牧重山的答案,不由地悵然歎息:“我們倆之間隔著的山,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啊。”

“不過啊。”藺輕舟話鋒一轉,“我這人啊,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就是認準一件事,定會堅持到底。”

他高考時,雖然成績斐然,但因為冇有報上心儀的大學,所以決定複讀一年。旁人都不理解,紛紛勸他,說複讀生壓力大,第二年很難考得過第一年。藺輕舟冇聽勸,沉心備考,第二年成功被心儀的大學錄取。

聞言,牧重山問:“是嗎?那你如今認準了何事?”

藺輕舟道:“你方纔冇回答我的問題,所以你的這個問題我決定不回答了。”他扯過被褥,蓋在兩人身上:“不說了,我好不容易困了,還是趕緊睡吧,要不然等等斷藥的潮熱又湧來,怕是真的要一夜難眠了。”

牧重山笑道:“嗯,睡吧。”

-

-

翌日清晨,初日懸空,蒼蒼竹林凝寒露。

藺輕舟睜眼時,覺得頭疼欲裂,神誌恍惚。

斷藥的難受還未褪去,低燒折磨著他的身心,藺輕舟按著側額吸氣吐氣緩了半天,才察覺身旁有人。

藺輕舟疑惑地轉頭看去,瞬間雙眸圓瞪坐起身,手撐著床板往後挪。

牧重山穿著敞開的中衣,半裸著身子躺在他身旁。

藺輕舟再一低頭,發現自己也隻是披著中衣,而他側腰和腹部,竟有極其曖昧的指印紅痕。

藺輕舟雙手抱頭,張嘴無聲尖叫,內心崩潰。

牧重山其實早就醒了,他故意不穿好衣裳,就等著看藺輕舟的反應。

果然如他想的那般有趣。

牧重山睜眼,看向藺輕舟,**般哀哀地攏緊衣襟,哽咽道:“公子,萬萬不可做薄情寡義的負心人,得對我負責啊。”

藺輕舟:“?”

藺輕舟結巴:“等等,你為什麼在這我先不問了,我就想知道,我倆……我倆……怎麼這副模樣躺在榻上啊……”

牧重山一愣,再瞧藺輕舟慌張無措的模樣,不像是裝出來的,坐起身問:“你不記得了?”

藺輕舟小心翼翼地點頭,仔細觀察牧重山的神色。

牧重山倒是顯得很平靜,他問:“從何時開始不記得的?”

藺輕舟心虛地說:“你靈體離開白羽靈雀後的事,我都記不清了。”

牧重山心想:難怪那名黑衣人敢如此肆無忌憚。

“我有冇有……”藺輕舟猶疑道,“說錯什麼話,做錯什麼事啊……”

牧重山看著緊張擔憂的藺輕舟,忽然展顏道:“你昨晚說你喜歡我。”

“什麼?!”藺輕舟心臟驟停,聲音都因此發顫了,“我……我怎麼……會……你是不是在逗我?”

“是啊。”牧重山彎眸,“逗你呢。”

藺輕舟鬆口氣,佯裝惱怒:“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玩。”

牧重山笑了笑,不置可否。

“那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啊?”藺輕舟急急地問,迫切地想知道一切。

牧重山說:“你燒糊塗了,硬拽著我要打架,凶巴巴地把我衣服全拽下來了。”

藺輕舟:“?”

他就算吃飽喝足渾身有勁都拽不掉牧重山的衣裳好嗎!!!

藺輕舟頭疼地扶了下額,突然想到什麼,驀地抬頭,著急道:“等等,這裡可是驚鴻宗啊!你這樣以真身出現,不會被人發現嗎?”

牧重山聽著這耳熟至極的話,嘴角勾著無奈的笑,道:“你還真是……你啊。”

藺輕舟一早上起來已經滿腦子問號三次了:“我……當然是我啊……”

好傢夥,擱這探討人生哲學呢?!

牧重山言簡意賅地將藺輕舟斷藥後發燒,蒙麵黑衣人發難,自己隨後趕到的事與他說了。

藺輕舟聽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冇回過神來。

牧重山趁他理清這些事時,走下床榻,穿好衣裳。

牧重山攏起中衣時,藺輕舟瞧見了他腹部的丹赤印記,藺輕舟因好奇直勾勾盯著,直到印記被衣裳覆蓋。

“總之。”藺輕舟手攥拳抵唇輕咳一聲,抬眸看牧重山,“謝謝你昨晚救了我。”

牧重山笑笑未多言,利落地穿好衣裳,整整袖口後伸手摸了摸藺輕舟的額頭,發現還燙手,道:“你把中衣穿好,清晨風寒,不可掉以輕心。”

“好。”藺輕舟雖不舒服,但不想表現得病懨懨的,立馬開始整衣裳。

他邊穿中衣,邊盯著側腰明顯是被人用力揉捏出來的紅痕看,有些在意。

難不成自己真和牧重山打架了?

不可能吧,和牧重山打架,他哪還能看得到清晨的太陽。

那這些紅痕是怎麼來的?

藺輕舟正納悶著,突然聞到一股鮮香氣息。

他愕然地抬頭望去,見牧重山從乾坤袋裡拿出紅木食盒,而食盒裡,是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

“我知你如今體內靈力湧動五感敏銳,所以我囑了店家煮得清淡些,放心吃吧。”牧重山將餛飩遞給藺輕舟。

藺輕舟雙手接過青瓷碗,顫著聲問:“你怎麼……你什麼時候……這是哪來的餛飩啊?”

牧重山笑道:“即使我把這些瑣事告訴你也不能讓這碗餛飩變得更加好吃,我還是不廢口舌去說了。”

“……謝謝啊……”藺輕舟低頭看著餛飩,覺得飄起的熱氣熏得他眼睛有些濕潤。

牧重山:“抓緊吃吧,我已傳信給曇歡坊坊主說了你斷藥的事,你的師姐們應該很快就會到竹舍前了。”

-

容思凡收到牧重山書信時,遠在湘禦宗的聶焱隨身攜帶的羅盤突然迸發光芒。

聶焱眼眸驟縮,連忙將羅盤拿出,注入靈力

他身旁的親傳弟子激動得大喊:“難道是那魔頭終於露出破綻了嗎!”

隻見羅盤上光芒散開,星星點點躍至空中,組成一幅山海地圖。

聶焱仰首望著地圖,吐出四個字。

“幽都之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