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三章我不會辜負他的

-

藺輕舟坐在床榻上,曲立雙腿用膝蓋頂住裝餛飩的青瓷碗,一手扶著碗邊一手拿起勺子,問牧重山:“師姐們等等會來尋我?”

牧重山道:“已在路上。”

藺輕舟疑問:“那你藏哪去?”

“藏?”牧重山從容反問,“我為何要藏?”

藺輕舟提醒道:“坊主可是認得你的。”

牧重山笑道:“彆擔心,山人自有妙計。”

藺輕舟‘噢’了一聲,低頭吃餛飩,心想牧重山說的妙計會是什麼。

兩人說話間,白羽靈雀悠悠轉醒,展翅飛來,落在藺輕舟頭頂上啄他青絲,啾啾直叫。

牧重山伸手抓起白羽靈雀放自己肩膀上,讓它不要打擾藺輕舟吃餛飩,隨後解下掛在腰帶的乾坤袋,從裡麵拿出一樣東西。

藺輕舟吃完餛飩一抬頭,登時嚇一跳,差點打翻手裡的青瓷碗。

牧重山站在床榻邊,臉上戴著猙獰的青麵獠牙獸首麵具,隻露出一雙染墨星眸,他為了嚇藺輕舟,方纔故意悄無聲息地俯身湊近人,得逞後毫不掩飾地輕笑一聲。

藺輕舟拍拍胸脯哭笑不得:“你方纔說的妙計,就是戴個麵具啊?”

牧重山頷首,拿過藺輕舟手裡已吃乾淨的青瓷碗,放在屋內木桌上的食盒裡:“最簡單的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

“你就不能……”藺輕舟打量他的麵具,艱難地吐字,“弄個和善點的麵具嗎?”

您選個麵具非得還玩一手叛逆嗎!

牧重山於是打開乾坤袋,從袋子裡又拿出一個麵具。

藺輕舟瞠目:“我就隨口一說,還真有啊!?”

牧重山笑道:“因為我知你會這麼說。”

然後他將手裡的那個麵具戴在藺輕舟臉上,端詳片刻,嗤笑出聲。

藺輕舟拿下臉上的麵具,一瞧,知道牧重山為何發笑了。

那是一個歡笑著的大頭娃娃麵具,兩根木作塗黑漆沖天小辮,慘白的臉上點著兩坨紅暈。

牧重山笑著問:“這個麵具可和善?”

藺輕舟:“……”

和善個頭啊!!!

這咧開大笑的紅嘴巴也太驚悚了吧!

牧重山笑問:“戴哪個?”

藺輕舟:“……”

這讓他咋選啊!!這兩個麵具一個比一個招搖啊!!出門肯定會被所有人盯著看的啊,目光如果會幻化成利箭,那戴著這倆麵具四處逛一圈,恭喜你,因為回來時你就不是個人了,你是草船借箭的草船!

“就……”藺輕舟擰著眉,看看青麵獠牙麵具,又看看大頭娃娃麵具,神情凝重地想著哪個能更好地幫牧重山掩藏身份。

牧重山見他糾結不已的樣子,手伸進乾坤袋裡,笑道:“其實我還有一個。”

藺輕舟:“?”

您擱這擺攤呢!

還是買麵具的時候老闆優惠大酬賓了啊?買一送二是不是啊?!

第三個麵具明顯與前兩個不同,此麵具通體玄黑無任何花紋,遮半臉,左側長至下巴,緊貼牧重山的臉,恰到好處地隱藏住他的五官,讓旁人無法認出。

藺輕舟:“嘿!你早把這個麵具拿出來多好啊?!”

牧重山勾唇淺笑。

忽然,竹舍木門那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藺輕舟與牧重山對視一眼,知是藺輕舟的師姐們來了。

正此時,竹舍外。

容畫著急地推竹舍的門,卻怎麼也推不開,不由地惱道:“這門怎麼回事啊?!”

容思凡伸手撫上門,眉頭緊蹙:“有結界。”

“什麼?結界?”容琴吃驚。

容棋擔憂道:“阿舟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容書站在大家身後,眼眶紅紅地焦急看著。

坊主不敢怠慢,聚集渾身靈力,試著破結界,然而她纔開始捏訣,隻聽吱嘎一聲,木門被打開。

藺輕舟站在門前,訕訕地喊道:“師姐……”

他話還冇說完,幾名姑娘撲了過去圍住他,一個接一個摸他額頭檢視他身體狀況,七嘴八舌地問:“阿舟聽說你的藥被人偷了啊?”

“你有冇有事啊?”

“斷藥後很難受的!”

“怪姐姐們,不應該讓你一個人孤零零地住在這的。”

“阿舟額頭好燙啊嗚嗚嗚。”

藺輕舟根本插不上話,更不要說給她們介紹牧重山了。

不過,牧重山那麼大一個人杵在那,雖然姑娘們因擔心滿心滿眼都是藺輕舟,但還是很快就意識到竹舍裡有另一個人。

由於牧重山是名男子,且帶著玄黑麪具一言不發地站在那,給人莫名的壓迫感,所以姑娘們在看到他時,紛紛嚇了一跳。

容思凡一步上前,把大家擋在身後,手心凝起戒備的寒氣,她蹙眉問牧重山:“你是何人?”

“啊……坊主,這位……”藺輕舟想說這是我的朋友,哪知牧重山將話搶了過去。

牧重山笑道:“我是各位姑娘口中的那位負心人。”

四位姑娘靜了一秒,隨後發出的聲音幾乎要把屋頂掀翻:“欸!?!?”

素來沉穩如山的容思凡也露出了目瞪口呆的神色。

容畫瘋了似地拉著藺輕舟的胳膊搖晃,瞪著杏仁眸求證:“阿舟!!!他說的是真的嗎?要和你雙修的人,就是他嗎?”

藺輕舟扶額,總覺得現在的情況像匹脫韁的瘋馬,不知會撞向那棵樹:“是,就是他……”

姑娘們紛紛捂嘴:“天呐!”

容琴反應最快,她朝牧重山規規矩矩地行禮,然後道:“這位公子,議論你是負心人,乃姐妹們隨口玩笑話,我代大家向你道歉,懇請公子不要放在心上,並且,阿舟他從未附和過我們的話,他一直全身心地信任著你。”

牧重山笑道:“我知道,我瞭解他。”

容棋和容書皆單手掩唇,在後麵小聲地起鬨:“哎呀呀。”

隻有容畫冇有立刻對牧重山擺出好臉色,她叉著腰,質問牧重山:“阿舟可是因為你服了合歡藥,你知道吃了這藥有什麼後果嗎?”

牧重山:“我不會辜負他。”

“哼哼。”容畫仍不滿意,“光一句不會辜負就可以了嗎?”

牧重山彎眸坦然笑道:“那不如,姑娘出個主意?”

容畫心想你以為老孃不敢嗎,然後大聲道:“你要記得他的喜好!”

牧重山:“好。”

容畫:“他如果不小心犯了錯,要好好和他談,不許罵他。”

牧重山:“好。”

容畫:“行事時要對他溫柔,不能讓他受傷。”

藺輕舟:“?”

牧重山:“好。”

藺輕舟:“???”

不是,為什麼你倆能這麼自然,這麼不害臊地說出這話啊!?

三句話說完,容畫眼珠一轉,突然道:“你要娶他。”

牧重山笑道:“好。”

藺輕舟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咳嗽聲:“等!等一下……”

然而他後麵的話被容畫的尖叫聲給吞冇了。

藺輕舟這才知道,原來人竟可以發出這麼高亢的聲音。

容畫雙手攥拳原地蹦跳,半晌平靜後一掌重重地拍在藺輕舟的背上:“這門親事,姐姐同意了!”

藺輕舟崩潰。

怎麼就同意了?!

不對,哪來的親事啊!!!

“好了,都彆鬨了。”容思凡淡淡的一句話,各位姑娘立刻閉緊嘴巴,乖巧站成一排。

容思凡從袖口掏出一隻青瓷葫蘆瓶,遞給藺輕舟:“阿舟,把藥續上,你的身子就能恢複了。”

“謝謝坊主。”藺輕舟接過葫蘆瓶,倒出一粒藥,乾嚥下去。

容思凡上前,朝牧重山行禮:“我乃曇歡坊坊主,容思凡,敢問公子如何稱呼?”

牧重山抱拳作揖:“見過坊主,我姓牧,無名小卒,不值多提。”

他所言的是真實的姓氏,藺輕舟聽見心裡不由地咯噔一下,但他轉念一想,曇歡坊的姑娘定不知隕淵魔尊的本名,所以根本無需擔心。

方纔竹舍外的結界已讓容思凡知曉眼前人並非等閒之輩,見他不願多談自己,容思凡也冇追問,隻道:“牧公子,清早傳至居所的那封尺素,可是出自公子之手?”

牧重山:“正是。”

容思凡又道:“尺素上有這麼一段話,說阿舟的東西,是爍金山莊五莊主之子金鎮偷的。”

牧重山:“冇錯。”

容思凡:“公子說此話,可有憑證?”

牧重山:“冇有。”

容思凡:“難道,此事為公子親眼所見?”

牧重山:“並非。”

“那為何公子如此篤定,阿舟的東西是金鎮拿的?”容思凡困惑。

“東西都在金鎮腰間的乾坤袋裡。”牧重山平靜道,“拿來一翻便知。”

容思凡蹙眉。

金鎮豈是軟柿子,一句質問就會讓她們隨便翻他的乾坤袋?

而倘若她們強行翻金鎮的乾坤袋,就是明著和爍金山莊撕破臉。

在濤白雪山之約期間和另一個門派起衝突,並非什麼明智的決定。

藺輕舟問牧重山:“在金鎮的乾坤袋裡,你確定嗎?”

牧重山點點頭。

藺輕舟道:“我得去找金鎮討回來。”

玉簡和飛鴻鏡,哪個他都丟不得。

藺輕舟拔腿就要往竹舍外走,被容思凡攔住,容思凡問:“阿舟,這事你就這麼信他的話?”

“當然信。”藺輕舟說,“他說得肯定是對的。”

藺輕舟答得這麼毫不猶豫,讓容思凡驚詫不已。

“坊主,我不會把事鬨大的。”藺輕舟道,“他拿走的東西,對我而言太重要了,我一定得拿回來。”

“不把事情鬨大?”容思凡哼笑一聲,她一字一頓道。

“不,我就是要把事情鬨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