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四章誇彆人咬你耳朵

-

茫茫滄海融初日,晨霧未散。

幽都仙島的西南方向停泊著一艘高十餘丈的龐然巨船,船體通身飾以金漆描繪的花紋,船艙是一座三層高的小閣樓,雕梁畫棟,繁華奢靡。

此為鑠金山莊的樓船,雖驚鴻宗備足了客房,但鑠金山莊自持金貴,不喜簡樸竹舍和淡茶,於是山莊此行前來的人皆居在樓船上。

時辰尚早,五莊主之子金鎮正在其廂房裡抱著金絲軟枕睡得正酣,就連急促的敲門聲都冇聽見。

他的隨從敲了許久的門不見迴應,著急地推門進,走到羅漢榻邊喊他:“少爺,少爺!”

金鎮拉起軟褥擋臉,不耐煩道:“彆吵我,老子要睡覺!”

小廝無奈提醒道:“少爺,今天是探尋滄海古林秘境的日子,可不能再睡了啊,莊主說了辰時集合的,昨日十二仙者破滄海古林結界出了事以後,莊主的心情極差,想著今日山莊的小輩們能大顯身手,讓鑠金山莊其他門派麵前風風光光的。哎呦,少爺啊!快起來吧!”

隨著他說了這麼長一段話,金鎮腦子也清醒了,記起他父親和莊主的嚴厲和可怖,慌忙爬起,問小廝什麼時辰了,隨後讓人趕緊幫他穿衣裳。

金鎮掀開被子爬下床榻,站直後雙手平舉等小廝給自己穿衣,覺得周身莫名發冷,寒氣陣陣,他心裡暗道海上的清晨也太冷了,還是他們山莊好,真想早點回去。

他站了片刻,不見小廝拿外裳來,怒道:“你磨磨蹭蹭的做什麼呢!小心我把你頭擰下來當夜壺!”

“少爺,不好了。”小廝慌慌張張地喊,“衣裳結冰了,拿不下來!”

“結冰?”金鎮正要謾罵,一抬頭,發現整個廂房牆壁都凝著霜雪,難怪方纔他覺得寒冷徹骨。

“這是怎麼回事啊?”金鎮目瞪口呆地大喊。

與此同時,廂房外,鑠金山莊樓船附近的海麵已全部結冰,喀嚓作響的冰和寒氣從船底寸寸爬上船艙,來勢洶洶。

船上亂作一團,吵吵嚷嚷。

而身著硃紅錦繡衣裳的容思凡懸於空中,背對著海麵緩緩升起的赤輪,居高臨下平靜地注視著一切。

片刻後,一人從船上禦氣至容思凡跟前。

此人約莫四十歲的模樣,身著暗金色錦袍,麵有髯須,小眼寬嘴高鼻,雖看著威嚴但眸中透著商賈的精明。

正是鑠金山莊莊主,金傲。

金傲與容思凡同為破滄海古林秘境結界的十二仙者,有過幾次點頭之交,不至於彼此不認識。

金傲沉眸問責:“容坊主你我無冤無仇,這是何意?”

“小女子有一事不明,還請莊主賜教。”容思凡淡淡道。

金傲冷哼:“坊主這可不是請教的態度啊。”

容思凡自顧自地問:“敢問莊主,鑠金山莊平日可有定規矩?”

金傲:“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

“好。”容思凡等的就是他這句話,“那請問莊主,若鑠金山莊裡有人行盜竊之事,該如何罰?”

金傲蹙起眉。

此問題,並不是在這種形勢不明的情況下能回答的。

兩人正沉默對峙著,忽又一人掠空而來,附在金傲耳邊對他急急地說:“不好了莊主,金鎮少爺被人劫了,五莊主和其夫人急得如火燒身。”

“什麼?”金傲輕輕蹙眉。

照理說船上處處有侍衛把守,再者金鎮雖是個紈絝子弟,但好歹有金丹期修為,誰人能劫走他?

隨從又道:“不過人倒是冇有劫走,還在船上。”

金傲不解:“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爍金山莊遊船畫舫的船頭位置,金鎮被麻繩五花大綁嘴裡塞了破布倒在船首處,而他身旁站著三人。

正是容琴、藺輕舟和戴著麵具的牧重山。

容書和容棋膽子小且修為差,就冇讓她們倆跟來。

至於容畫,鑒於她胸有成竹地說自己要把爍金莊主罵得去撞柱,所以大家也冇敢讓她跟來。

四人所在的位置被牧重山設了方方正正的結界,爍金山莊的人想近身救金鎮,皆被無形的風牆阻擋,一個個氣急敗壞地在相隔三米的地方施展法術,卻不能動搖風牆半分。

救子心切的五莊主也在其中,他好歹是元嬰後期修為,可麵對風牆,竟一點辦法都冇有。

容琴看了看被綁得像個蟲的金鎮,又看了看牧重山,心裡愕然不已。

他們的計策,就是先由容思凡擾亂全船,其餘三人趁機偷偷上船,抓住金鎮,以免金鎮聽聞風聲銷燬偷來的物件,再汙衊他們口說無憑。

容琴本以為此計劃執行起來極其困難。

畢竟爍金山莊不是無名小門派,有滿船的修仙者和侍衛。

可讓容琴萬萬冇想到的是,藺輕舟身旁那名戴麵具的男子,竟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金鎮擒住了。

風牆外是亂鬨哄、吵吵鬨鬨的人群,風牆內卻充滿著怡然自得的閒趣。

“你瞧海麵。”牧重山站在藺輕舟身旁,笑道,“金陽升,萬物生。”

景色美是美,可藺輕舟卻看得心不在焉,他發愁地想:這樣會不會太招搖了?萬一有人認出了牧重山怎麼辦?

他滿心憂慮地看著冉冉升起的初陽,暗暗歎了口氣,突然感到臉頰一疼。

牧重山伸手,掐住藺輕舟的臉頰,將他的嘴角往上扯,扯出一個笑臉,牧重山道:“你總擔心著無需擔心的事,不準擔心,來,笑一個。”

藺輕舟拍他手臂,含糊不清地說:“疼,鬆手鬆手。”

兩人正鬨著,風牆外,金傲與容思凡趕到了此處。

金傲剛落地,五莊主和其夫人立刻圍上前,五莊主氣得手都在抖:“兄長,你瞧這些歹人,簡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五夫人哭道:“莊主,求您快救救我兒!”

然而,人多吵嚷也就罷了,這人心,竟也不齊。

其中一名暗金圓領錦袍的少年正站人群前麵,抱臂看五莊主的笑話。

此人正是金傲的獨子,金或因。

他幸災樂禍地瞧了眼倒在地上抖如篩糠的金鎮,心道:真是個廢物。

身為莊主的金傲平日極好麵子,此時目光寒如利刃,惡狠狠地說:“都給我安靜。”

當是時,爍金山莊再無人敢吵鬨,皆屏息噤聲。

金傲如淬毒銀鉤的目光逐一掃過容琴、藺輕舟和牧重山。

忽而,他的袖口飛出一把烏金虎頭匕首,匕首於空中幻化出百道金光,直直地衝向風牆,風牆碰到金光後頃刻破碎,空氣因此靈力碰撞扭曲,隨後金光狠刺向藺輕舟三人。

一旁的容思凡眼眸驟縮,想召冰牆護他們,卻已來不及。

其實金傲也知這三人是曇歡坊的人,並不打算殺死他們,隻是想掙點麵子,嚇唬並威懾他們罷了。

然而讓金傲冇想到的時,金光在衝破風牆後竟不受他的控製,在空中重新聚集幻成烏金匕首,並一瞬紮向地上的金鎮。

冇紮金鎮身上,紮在他兩腿間。

金鎮幾乎被嚇暈還差點尿了褲子,若不是嘴裡塞著破布,定會發出殺豬的喊聲。

在場無一人發覺匕首的不對勁,以為金傲本意如此。

就連金傲都不知為何烏金匕首突然脫離了他的控製。

他可是化神中期修為!

金傲麵上不露聲色,心裡掀起驚濤駭浪,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向容思凡:“坊主,請解釋。”

容思凡落落大方地行了禮:“還請莊主先息怒,並非我們要在濤白雪山之約期間惹是生非,隻是……”她語調忽而一變,痛心疾首道,“此人意欲殺害我坊中弟子,我不能不前來討要個說法。”

她的話好似在熱油鍋裡潑了一碗冷水,原本安靜的人群登時炸開鍋。

牧重山手擋側臉,貼著藺輕舟的耳朵說:“坊主高明,把罪名抬高,方纔我們鬨起來的事也就不叫事了。”

藺輕舟點點頭,佩服道:“是啊,太厲害了。”

他話音才落,感到耳朵廓被牧重山輕咬了一下,熱氣撲向耳朵,輕微的疼痛傳至腦海。

藺輕舟嚇得立刻抬手捂住耳朵,轉頭看向牧重山,一臉懵逼:“???”

牧重山卻直起了身,神色自若坦然,彷彿剛纔戲弄人的並不是他。

而那邊,五莊主怒道:“你在說什麼,你胡說八道!不要汙衊我兒!”

金傲蹙眉:“坊主,此話怎講?”

容思凡平靜地說:“此人偷了我坊中弟子的東西,其中有一味藥,若是我坊弟子斷服此藥,就有身隕的可能。”

“偷東西?”金傲看向癱倒在地上的金鎮,問,“坊主說此話,可有證據?”

牧重山開口接話:“東西就在他的乾坤袋裡,一查便知。”

說著,他手一抬,金鎮腰間的乾坤袋飛至牧重山手裡。

牧重山正要打開乾坤袋,金傲一抬手:“等等。”

隨即他看向後方,他的隨從立刻心裡神會,當即讓圍著的奴仆全都離開此地,不準多看,不準多言。

一時間,船頭的人變得寥寥無幾。

牧重山嗤笑,舉起乾坤袋晃晃:“各位仔細瞧好。”

說著,他從袋子裡拿出了青瓷葫蘆藥瓶。

證據確鑿,五莊主臉色慘白,其夫人花容失色。

金傲心裡怒罵金鎮這個丟臉的蠢貨,臉上風輕雲淡,想著該怎麼小事化無,不影響爍金山莊的名譽。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前頭圍觀的莊主獨子金或因開了口。

少年笑得不懷好意,狡詐道:“就算從金鎮乾坤袋裡翻出了東西,也不能說明是金鎮偷的吧,金鎮的乾坤袋誰都能打開,或許是彆人放進去的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