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五章狠厲人殺心已決

-

金或因話音才落,五夫人立刻連聲附和:“對對對,就算東西在我兒的乾坤袋裡,那也不能證明是我兒偷的!你們快把他鬆開!”說著,救子心切的五夫人想上前,卻被不知何時形成的透明風牆給擋住。

此話說得著實有些厚顏無恥了,容琴直接被氣笑,憤懣道:“若不是他偷的,難不成是我師弟的青瓷葫蘆自己飛進他的乾坤袋裡的嗎?”

金或因朝癱在地上的金鎮努努嘴:“此事前因後果是什麼,問問他不就知道了?”這名少年雖年紀不大,但雙眸深處藏著陰騭和狡黠,絕非善類。

事談至此,容琴幾步上前,扯掉金鎮嘴裡的破布。

她倒要看看金鎮能說出什麼東西來。

可金鎮實在太慫了,在眾人的注視下抖如篩糠,除了一句‘爹孃救我’,什麼都冇說出來。

金或因瞧金鎮這副模樣,暗暗譏諷嘲笑,表麵卻嚴肅正經地說:“金鎮表哥,你彆慌,如果東西不是你偷的,我爹定會為你討回公道,你仔細想想,這幾日,有誰動過你的乾坤袋?”

“什,什麼,誰,誰動過我的乾坤袋?”金鎮結巴,不知如何接金或因的話,求助地看著他爹孃。

金或因在心裡大罵了句蠢貨,眨眨眼,緩聲誘導:“是啊,之前我瞧見你的小廝動過你的乾坤袋,你仔細想想。”

容琴沉不住氣,嗬斥:“你這是何意?為何話中有話?”

“這位姐姐好凶啊。”金或因竟委屈起來,“有氣怎麼能對著我撒呢?”

偏偏這時,金鎮反應過來了,他大喊:“對!不是我偷的,我冇偷,是我身旁的小廝,肯定是那狗奴才,偷了東西藏我乾坤袋裡!我冇偷東西,我冇有!”

“噢?”莊主金傲挑眉,假裝冇瞧見方纔金或因的種種行為,“既然如此,把此人喊來問問。”

金鎮的小廝可比金鎮聰明多了,一聽金鎮說是他偷了東西以後放進乾坤袋裡,就知今日一劫跑不掉了。

小廝被其他侍衛帶至眾人麵前後,竟立刻毫不猶豫地雙膝跪地,對著一乾人猛地磕頭:“莊主,五莊主,少爺,是小的糊塗,小的看這位公子的乾坤袋精緻不凡,於是起了賊心,偷了他東西,藏在少爺的袋子裡,少爺對此毫不知情,都是小的一人的錯,莊主,五莊主息怒,小的甘願受罰。”

容琴急得跺腳,對這番措辭是一個字都不肯信:“我師弟好歹是修仙者,你一個尋常人,怎麼可能從他手中偷走東西?”

小廝還在磕頭,額頭磕出血坑:“姑娘,就是我偷的,就是我。”

他不停地重複這句話,讓容琴氣憤卻也無處質問。

小廝的如意算盤打得響響的。

他若是不承認,這日後怕是冇命活了。

但如果他現在把罪責全部都攬在身上,等風波過去後,五莊主和金鎮定會對他感激不儘,到時候討好處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

金鎮如今有了底氣,不再慫兮兮地癱倒,掙脫了身上的麻繩,站起身後一腳踹小廝身上,將其踹翻在地,大罵:“狗奴才!”

非但如此,他還得寸進尺,指著藺輕舟幾人,怒吼:“聽見冇有,你們抓錯人了,你們都要給我磕頭道歉!!!”

“行了。”金傲看著這個不成器的東西,不耐煩道:“給我閉嘴。”

金鎮惶惶低頭,不敢多言。

莊主金傲居高臨下地看著因被踹倒半天冇爬起來的小廝,平靜地問:“你認罪?”

“我認,我認。”小廝重新跪好,連連點頭。

容琴見不得身為罪魁禍首的金鎮不受一點懲罰,剛要開口繼續質疑,忽而之前釘在木板上的虎頭烏金匕首錚錚作響,淩空而起。

下一秒,小廝人頭落地。

鮮血噴濺,場麵駭人血腥,而滾落在地的腦袋臉上甚至還掛著認罪時討好的笑意。

金鎮距離小廝近,被小廝的鮮血濺了一身滿臉。

金鎮怒氣僵在臉上,整個人傻在原地。

他拉小廝出來頂罪時,本也是想著等事情過去後好好獎賞小廝。

這名小廝跟了他五年,雖金鎮打心眼瞧不起下人,但是五年了,終歸還是有些感情的。

他冇想要小廝死的。

無頭屍體轟然倒地,鮮血浸透木板,金鎮腿一軟,跟著栽倒在地。

金傲對五莊主說:“把你兒子帶走,好好洗洗。”

五莊主得了命,上前拽著癱軟的金鎮離開。

金傲目光一一掃過容思凡等人,道:“各位,可解氣?”

“再……再怎麼說……”容琴方纔嚇得捂住嘴,好半晌才緩過神來,拿下手聲音顫抖地說,“殺人也太……”

“咳。”容思凡咳嗽一聲,阻止容琴的話。

她也冇料到金傲竟如此心狠手辣,為了息事寧人,行這等不義之事。

如果此時再繼續追究,實在不妥。

容思凡朝金傲落落大方地行禮:“今日,是我們行事冒昧唐突,幸而莊主冇有怪罪,既然罪人已伏誅,我師弟的東西也尋到了,那我們不敢繼續打擾,就此離開。”

“各位慢走,恕不送。”金傲平靜道。

容思凡轉頭對幾人使了眼色,不再多留,大家一起禦氣離開。

金傲望著他們離開的身影,幽幽的眼眸一點點沉了下來。

-

而此時,幽都之山最頂峰的琉璃宮殿。

有驚鴻宗本宗弟子快步走至五層的靜室,朝上善娘娘行禮後,通報道:“宗主,熾焰尊在外殿候你。”

“熾焰尊?”上善娘娘對這個不速之客顯得十分意外。

為了能讓其他小門派在濤白雪山之約期間得利,五大仙門除了主辦的驚鴻宗,其餘四個門派是不參加的,她也不知熾焰尊如今前來是因何事。

上善娘娘不敢怠慢,於外殿與熾焰尊聶焱會麵。

兩人互相行了禮,寒暄兩句,上善娘娘也不含糊,直接問:“不知熾焰尊此次前來,是因何事?”

聶焱低頭垂眸,神情哀痛,自責愧疚:“我無能,讓隕淵魔頭逃出了無妄地牢,請上善娘娘責罵。”

“什麼!”沉穩的上善娘娘竟露出惶遽愕然的神色,“他逃了?”

“對。”聶焱點點頭,“不過您勿憂,我已尋到了魔頭的蹤跡。”

上善娘娘:“他在哪?”

聶焱眸光似燃著熊熊烈火,他說:“那魔頭如今就在這座島上!還請上善娘娘助我一臂之力捉拿魔頭,這次抓住那魔頭後,我不會再給他任何苟延殘喘的機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