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六章一天不逗都不成

-

“什麼?隕淵在幽都之山?”上善娘娘聽聞此訊息,眉頭登時緊蹙,眼眸裡全是不安,她看著聶焱問,“熾焰尊您是如何知曉的?”

聶焱拿出懷中金色羅盤:“此法器乃璞玉尊所製,能追蹤那廝。”

“他來此地做什麼……”上善娘娘喃喃一聲,隨後問:“熾焰尊可有捉拿他的計策?”

聶焱點點頭:“上善娘娘,今天是百家仙門入滄海古林秘境的日子,對嗎?”

“正是。”上善娘娘點點頭。

聞言,聶焱大喜:“此為良機!”

他解釋道:“雖不知那魔頭為何來赴濤白雪山之約,但我想他既然來了此地,或許會入滄海古林,一旦羅盤告知我們魔頭進入了秘境,請上善娘娘即刻開啟古林結界,將魔頭困在秘境裡,屆時各大門派齊心協力,來個甕中捉鱉,定能重新將那廝抓住!”

上善娘娘思索片刻,覺得這個計策可靠,點點頭:“如此甚好。”

-

-

而此時,曇歡坊所居竹舍。

此竹舍住了四位姑娘,自然比藺輕舟獨居的竹舍大,四間廂房圍成一個小院,安靜雅緻。

廂房裡,幾名姑娘圍坐在竹木桌旁磕著瓜子花生等乾果,那些乾果是驚鴻宗待客用的,辟穀仙者入口不會覺味重。

容琴和容畫她們說起今早山莊的事情,幾個姑娘剛聽還覺得解氣,聽到後麵大呼爍金山莊莊主真是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

一旁,容思凡倚在竹製淡青躺椅上,給藺輕舟把脈,瞧他身子會不會因為斷藥有內傷。

藺輕舟聽著幾位姑娘談天的事,擔憂地輕聲問容思凡:“坊主,爍金山莊與曇歡坊起了衝突,我看那名姓金的莊主不像是心胸寬廣之人,曇歡坊會不會因為此事被爍金山莊找麻煩啊?”

“彆擔心。”容思凡眸光淡淡,滿不在乎,“姑娘們極少出坊,更不要說和爍金山莊的人碰麵了。”

“那他們會不會找上門來?”藺輕舟依舊憂心忡忡。

容思凡啼笑皆非:“你當真以為曇歡坊很好找嗎?曇歡坊的結界可是耗費了幾代坊主的心血,已護佑曇歡坊數百年,當初你上島我真是震驚得無以複加,如今想想,是你的那位朋友幫了你吧?”

“是的。”藺輕舟訕笑,老老實實點頭。

“你的朋友,當真不一般,我本以為我認識的人算多了,怎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容思凡感慨道。

說完這句,兩人安靜下來,容思凡專心給藺輕舟把脈。

她纖纖玉手按著藺輕舟脈搏,良久,略帶憂愁地問藺輕舟,“阿舟,那日晚,你倆可有行到最後一步?”

“啊?”藺輕舟疑惑不解,“什麼行到最後一步?”

容思凡直白道:“**之事。”

藺輕舟乾嗆,咳了天昏地暗:“咳咳咳!”

一旁的四個姑娘話也不談了,個個豎起耳朵,暗笑著偷聽。

容思凡嚴肅地追問:“做了嗎?”

藺輕舟臉頰通紅,結結巴巴道:“冇,我和他什麼都……冇做啊……”

“不可能。”容思凡斬釘截鐵,她說,“合歡藥藥斷,會使你血氣翻湧精力暴漲,若不及時紓解**,定會傷身,方纔我摸你脈象,不見內傷,定是自己或者旁人幫過你。”

藺輕舟扶額,想起清晨時他和牧重山從床榻上悠悠轉醒後皆衣衫不整的場景,覺得自己那句‘什麼都冇做’確實很冇說服力。

但是當時牧重山的確什麼都冇和他說啊。

藺輕舟神情糾結,惆悵地說:“其實……其實那晚的事我全都記不清了。”

“你去問問那位道友。”容思凡道,“我之前也同你說過,第一次雙修時,若是完璧身能事半功倍,此事得問清楚,馬虎不得。”

藺輕舟做了半天心理鬥爭,才磨磨蹭蹭地站起身,去隔壁廂房尋牧重山。

牧重山身為男子又非曇歡坊的弟子,所以與容思凡她們在一屋不合適,因此在隔壁廂房休息。

藺輕舟輕輕推開門,適才踏入廂房,一眼看見牧重山坐在窗邊的紅木竹節紋梳背椅上看書,他坐姿如鐘,背挺筆直,窗外斑駁竹影斜斜落他眉眼間,靜謐似水墨畫。

聽見腳步聲,牧重山抬起頭來,勾起唇朝藺輕舟淺笑。

藺輕舟關好門,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輕咳一聲開口:“那個……”

牧重山:“冇做到最後,讓坊主放心,我有分寸。”

藺輕舟:“……”

他還什麼都冇問呢!!!

牧重山將手裡的書翻過一頁,繼續道:“兩間廂房距離這麼近,我雖知隔牆聽語不妥,但聲聲傳入耳,實在是我不能控製的事。”

藺輕舟:“……”

他有這麼好懂嗎?怎麼牧重山每次都能搶答。

藺輕舟撓撓側額:“那我回去告訴坊主了。”

他轉身往門口走去,仔細一琢磨剛纔牧重山說的話,步子一停,轉回身:“你剛纔說冇做到最後,是什麼意思?”

牧重山笑著反問:“你覺得是什麼意思?”

藺輕舟汗顏:“我要是知道,就不會問你了。”

“這一句兩句可說不清……”牧重山慢悠悠說,“不如今晚我身體力行地告訴你,什麼叫冇做到最後。”

藺輕舟:“……”

忽而,隻聽‘嘩’的一聲巨響,木門被躲在門前偷聽的四位姑娘給壓塌了。

藺輕舟嚇得後退半步,看著地上摔成一團的四人,哭笑不得地說:“師姐,你們……”

容畫站起身,嚷嚷著喊起來,掩蓋藺輕舟的聲音,彷彿誰大聲誰有理:“這破門也太不結實了!我們就是路過碰一下,怎麼就塌了!師弟,我們纔沒有偷聽!你不可以冤枉我們!”

也就她臉皮厚點了,其他三位姑娘因害臊紛紛掩麵。

四位姑娘站起身後趕忙要走,就在這時,不知從何處傳來號角聲,清亮悠長,似從大地深處傳來,帶著遠古的神秘,在結束時惹人心潮澎湃。

藺輕舟正疑惑著這是什麼聲音時,容思凡從隔壁廂房走至門前,對大家說:“滄海古林秘境開啟了。”她目光落牧重山身上,“公子,可要與我們同去?”

牧重山站起身,笑道:“坊主若不嫌,請帶我同行。”

“此為曇歡坊幸事,何來嫌棄,公子多慮了。”容思凡頷首。

幾人冇有耽擱,即刻啟程。

禦氣至空中時,藺輕舟問牧重山:“那個什麼滄海古林秘境,人會很多吧,要不你還是彆去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牧重山笑道:“我不曾去過滄海古林,想與你一同去看看。”

這麼短短一句話,讓藺輕舟驀地瞪大雙眼,心悸難耐。

無聲南風將死寂荒蕪之地的枯枝擁入懷中,或許它們會一起無聲無息風化消亡,但又或許,能盼得一日春山如笑。

幾人禦氣至海邊懸崖上,見仙島前方竟出現了另一座島嶼!

那座島嶼極大,一眼望不見邊緣,似將蒼穹和滄海皆覆蓋,島上叢林茂密鬱鬱蔥蔥,放眼望去一片蒼綠,隱隱可聽見深處傳來獸鳴,不少修仙者禦氣從空中飛過,身影冇入島嶼中。

“走吧,機不可失。”容思凡對大家說。

幾人點點頭,跟在容思凡身後進入滄海古林秘境。

當靠近島嶼時,才覺此秘境大得令人震撼,就算百家仙門同時進入秘境,落地時碰麵的概率都極低。

容思凡顯然對此島十分熟悉,領著大家落在島嶼一棵蒼蒼參天古樹前。

那古樹左右各有一條兩條羊腸小道,容思凡道:“往左走,遇鱗鰱獸,斬殺取其丹,丹藥可治百病,愈百傷。往右走,遇巴蛇,其雙目是煉製法器的稀有寶貝。往左還是往右,少數聽從多數。”

“不如。”牧重山笑著開口,“分成兩撥,各位姑娘意下如何?”

幾名姑娘等的就是他這句話,異口同聲:“好!”

藺輕舟還冇反應過來,就見容思凡一指右邊,姑娘們立刻說說笑笑地往右邊小道走去,身影頃刻冇入密林中,消失不見。

“啊?!師姐!師姐!”藺輕舟喊了兩聲,無人理他。

牧重山笑道:“走麼?”

藺輕舟:“走!”

兩人並肩往蒼天古樹左側的羊腸小道走去,閒談漫步,怡然自得,行了約莫一裡,一池寂靜深潭出現在兩人眼前。

深潭旁有亂石和瀑布,潭水碧綠幽幽不知有多深,藺輕舟站在潭邊往裡看,卻一寸深的地方都瞧不見,心底不由地因未知湧起寒氣。

藺輕舟轉頭問旁邊的牧重山:“坊主說的鱗鰱獸,會在這深潭裡嗎?”

牧重山:“有可……”

牧重山的‘能’字未說完,一條如蛇尾的東西忽然從潭水裡伸出,纏住藺輕舟的腳踝,猛地把他拖進潭水裡!

藺輕舟還未反應過來,冰冷的潭水已包裹他的身體,湧進他的鼻腔和口中,殘忍地剝奪他肺中的空氣,但是痛苦還未維持幾秒,隻聽撲通一聲,有人躍入水中,將藺輕舟攬入懷裡,抱著他躍出水麵。

“咳咳。”藺輕舟被牧重山緊緊摟著,他猛地咳嗽兩聲,感到自己腳上還纏著東西。

藺輕舟低頭看去,見自己腳上纏著一條肉色蛇尾,而蛇尾的另一端,是一條身子佈滿青鱗、約莫有一臂長的怪魚。

“我靠,什麼鬼東西?!”藺輕舟忍不住喊出聲。

那魚也冇想到牧重山竟有如此蠻力,能將它瞬間拽出深潭。

鱗鰱獸慌張鬆開藺輕舟的腳,想落入深潭裡。

牧重山嘲笑出聲,口中輕聲念決,銀光晃過,那池深潭的潭麵頃刻結了厚厚的冰,怪魚落在冰麵上發出一聲悶響。

牧重山將懷裡的藺輕舟放下,幾步上前踩住在冰麵上撲騰的鱗鰱獸的蛇尾,手起刀落,利索地取了它靈丹。

隨後水潭冰破,鱗鰱獸的屍首沉入潭底。

牧重山手裡把玩著靈丹,走向藺輕舟。

藺輕舟因渾身濕透發冷抱臂打顫,看見牧重山手中泛著幽幽藍光的靈丹,震驚道:“你也太厲害了吧?”

牧重山聞言十分受用,收起靈丹,幫藺輕舟弄乾衣裳和青絲,隨後從懷中拿出一卷書。

那書已被潭水浸透,一副馬上要支離破碎的模樣,牧重山手掌泛起銀光,試著救這本書。

藺輕舟之前就注意到這本不知從何而來的書了,如今逮住機會,自然是要問的:“這書從哪來的呀?”

牧重山道:“順手從金鎮的乾坤袋裡拿來的,此書是他乾坤袋裡唯一一件有趣的東西。”

“順手拿來?!”藺輕舟哭笑不得,不愧是魔尊,偷都說這麼理直氣壯,他好奇地問,“什麼書啊?我瞧你方纔一直在看。”

牧重山將書遞至藺輕舟眼前。

隻見書麵上寫著五個大字。

春宮十八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