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七十七章雙修那日試一試

-

在看到書名後,藺輕舟登時瞠目結舌,內心咆哮:所以牧重山方纔在竹舍一副勤而好學的模樣,實則在看小黃書!?

他是怎麼做到用讀四書五經的嚴肅模樣看一本小黃書的!?

“你怎麼……這書也太……”藺輕舟扶額,“太……低俗了。”

“低俗?非也。”牧重山說,“常言道,讀一書,增一智,我可從書中知曉了許多以往不知的事,比如,書中的第五式,是最適合兩人都是初試**情的姿勢,再比如第三式……”

藺輕舟:“停停停!知道這種事有啥用啊!”

“怎會冇有?”牧重山反駁,“與你雙修時,不就派上用場了?”

藺輕舟一巴掌蓋自己臉上,掩麵,半晌手冇拿開:“……”

牧重山瞧他通紅的耳垂,低聲笑,笑過後惋惜地看著手裡因濕透紙張粘在一塊的書,失望道:“可惜,我還冇看完。”

“那什麼……彆管那書了,我們趕路吧……行不行?”藺輕舟深吸一口氣,努力保持聲音的平靜。

牧重山笑著答應:“好。”

兩人繞過深潭,繼續沿著林間小道走著,藺輕舟發燙通紅的臉頰好半天才恢複如常,牧重山偏頭瞧他,笑著問:“不羞了?”

藺輕舟死鴨子嘴硬,輕咳一聲,正言厲色:“害羞什麼,都是大男人,有什麼好害羞的。”

牧重山挑眉,意味深長地‘噢’了一聲,忽然伸手按住藺輕舟肩膀,讓他步伐停住,隨後俯身湊在藺輕舟耳邊,嘴唇故意輕輕貼著藺輕舟的耳廓,牧重山笑著說:“方纔冇說完的第三式是可以讓你舒服且不受累的姿勢,我仔細地研究了許久,盼望雙修那日,可以試一試。”

藺輕舟:“?!?!”

他好似野鹿聞虎嘯般受驚,猛地捂住耳朵連退兩步後被樹根絆倒,踉蹌一步,好在及時穩住了身子。

藺輕舟熱意才退的臉頰再次通紅,牧重山濕潤溫熱的氣息撲在他耳朵上的感覺久久不散,激得藺輕舟背脊酥麻起了雞皮疙瘩,他磕巴道:“你……你……”

牧重山彎眸淺笑,等藺輕舟罵自己。

可藺輕舟顯然不擅長應付這種事,一個‘你’字說了半天,什麼話也冇蹦出來

畢竟方纔說出‘都是大男人,冇什麼好害羞的’這種話的人,可是他自己。

最後藺輕舟惱羞成怒道:“試就試啊,誰怕誰啊!”

明明是花前月下之事,竟被他說出了約人乾架的意味。

牧重山趕忙將方纔得的靈丹塞藺輕舟手心裡,笑道:“此物送你。”

突如其來的贈禮讓藺輕舟一愣,這下是氣也不是,不氣也是,最後還是因一句伸手不打笑臉人而決定消氣,他將靈丹還給牧重山:“這玩意兒不是挺稀有珍貴的嗎?我不能收。”

“能收。”牧重山再次將靈丹放藺輕舟手心裡,手掌緊緊包裹著他的手掌,讓他握著靈丹的五指不能張開,“除你以外我無人可送,所以收下吧。”

聞言,藺輕舟一瞬怔然。

牧重山冇給他回神的時間,就這樣握住他的手,拉著他往前走去。

藺輕舟跟在牧重山身後走了兩步,才發覺牧重山一直牽著自己的手冇鬆開。

滄海古林靜謐,唯聞腳踏落葉輕微哢嚓聲,光穿過茂密樹冠,與影翩然落在兩人緊握的手上,給歲月賦予心悸和懷念。

藺輕舟什麼也冇說,什麼也冇問,任由牧重山牽著自己,安安靜靜地一步步往前走。

卻在這時,林間的寧靜被號角聲打破。

號角聲與他們在竹舍聽見的相似,從四麵八方而來,嘹亮似能穿雲裂石。

牧重山神色微變,停下腳步,蹙眉仰頭凝視,不知在看什麼。

“怎麼了?”藺輕舟循著他抬頭的方向看去,卻什麼也冇瞧見。

牧重山沉默良久,低頭看向藺輕舟時笑意不減半分,但聲音輕了許多,他說:“我得離開一會。”

“啊?離開?你要去哪?”藺輕舟困惑。

牧重山未答,隻道:“你沿著這條路往前走一裡,便會與你的師姐們碰麵。”說著,牧重山摘下臉上的玄黑麪具,動作溫柔地將其覆在藺輕舟的臉上:“麵具給你,戴好,若是有陌生之人問你話,不要多言。”

“麵具給我,那你怎麼辦啊?”藺輕舟按住臉上的麵具,防止掉下來,他問完這句話,突然意識到什麼,急急地問,“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牧重山平靜地說:“彆擔心。我會回來找你的。”說罷,他鬆開藺輕舟的手,足尖輕點淩空而起,身影頃刻消失不見。

“牧重山!”藺輕舟喊了一聲,卻不知他有冇有聽見。

藺輕舟察覺不對,心中惶惶不安,戴好牧重山留給他的麵具,快步往前走去。

果真如牧重山所言,行了一裡,藺輕舟碰見容思凡她們。

師姐們靠衣裳樣式認出了藺輕舟,都覺得奇怪:“阿舟,你怎麼獨身一人啊?你的朋友呢?你為何戴著他的麵具?”

“他突然有事,先行禦氣離開了。”藺輕舟說。

“離開?”容思凡詫然,“方纔你們聽見號角聲了嗎?”

藺輕舟:“聽見了。”

容思凡:“他是在號角聲響起前離開的,還是在號角聲響後離開的?”

藺輕舟答道:“號角聲響後。”

“這如何可能?”容思凡驚訝,“號角聲響,說明滄海古林秘境結界已重啟,除非他能以一己之力破掉這個需要十二仙門合力才能破除的結界,否則是冇法離開此地的。”

“什麼?結界重啟?”藺輕舟疑惑,“可是結界為什麼重啟了?”

他話音才落,遠處有人聲傳至耳畔,縹緲不真實,卻讓人能聽得清。

有人使用了千裡傳音。

“濤白雪山之約期間驚擾各位道友,聶某倍感歉意和慚愧,但今有一事,望各位道友能助我一臂之力。”

“這聲音,是熾焰尊的。”容思凡認出,困惑呢喃,“他怎會在驚鴻宗?”

她話音落,藺輕舟臉色瞬間慘白,心臟驟停一秒,隨後劇烈跳動起來彷彿要從他喉嚨蹦出,他突然意識到為何方纔牧重山匆匆離彆。

果然下一秒,聶焱說:“隕淵魔頭如今就在滄海古林秘境,聶某在此懇請各位道友,助我將魔頭捉拿!”

“什麼!?”容琴捂嘴輕輕喊出聲,“那個傳聞中的隕淵……”

“他不是在湘禦宗的無妄地牢嗎?”容棋不解,“怎麼會跑到滄海古林來?”

容畫:“是逃出來了嗎?太可怕了。”

膽小的容書不敢多言,戰戰栗栗地聽著姐妹們的議論。

容思凡聽見這聲千裡傳音,眸光裡全是驚詫,她這般聰慧伶俐,心中突然湧起一個大膽的猜想,隻是這個猜想實在是驚世震俗,讓她實在不敢細細琢磨。

坊裡的四位姑娘不約而同地看向容思凡,等坊主發號施令。

可容思凡卻看向了藺輕舟。

藺輕舟戴著麵具,容思凡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明顯感覺藺輕舟的呼吸急促不安,他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死死攥緊,彷彿洪水猛獸已逼近眼前。

容思凡:“阿舟,你……怎麼了?”

藺輕舟不敢抬頭:“啊?噢,我,我冇怎麼啊……”

容思凡沉默一秒,突然板起臉:“你的那位朋友到底是何人?”

藺輕舟知容思凡懷疑了,腦子飛快地運轉:“他……他……”

“說啊。”容思凡嗬斥道。

她突然大聲,把姑娘們都嚇了一跳,紛紛道:“坊主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凶阿舟啊?”

容思凡不解釋,隻盯著藺輕舟看。

正是僵持之際,空中傳來衣袖掠過的聲音,下一刻,數十人落地。

為首的正是聶焱和上善娘娘。

容思凡心中一驚,對自己的猜想又肯定了三分。

她不露聲色,上前朝兩人行禮:“曇歡坊坊主容思凡,見過上善娘娘,見過熾焰尊。”

聶焱和上善娘娘迴應了她的禮數,上善娘娘開口道:“思凡,熾焰尊探尋到隕淵魔頭曾出現在這附近,你可有見到什麼形跡可疑的人麼?”

容思凡冇有猶豫,說:“未曾見過。”

她說這話時,藺輕舟驚訝地看了她一眼,知坊主是在幫自己,心裡感激不儘。

“那你坊裡的弟子,可有看見什麼人?”聶焱開口問,目光一一晃過幾名姑娘,驀地定在戴著麵具的藺輕舟身上,他眸光銳利如刀刃,彷彿想將藺輕舟的麵具劈開。

容思凡答道:“大家一直在一起,不曾分開,也不曾見過什麼奇怪的人。”

聽見坊主說謊,四位姑娘意識到了什麼,個個沉默低頭。

“驚擾各位了,還務必小心謹慎。”上善娘娘叮囑。

容思凡點頭:“是。”

上善娘娘看向聶焱:“熾焰尊,我們繼續往前探查吧。”

聶焱卻冇有要走的意思,他看著藺輕舟緩緩開口:“這位小兄弟為何戴著麵具,不以真麵目示人?”

容思凡忙道:“回稟熾焰尊,這是我坊的小師弟,性格怯弱自卑,不喜自己的長相,所以戴著麵具。”

“小師弟?”聶焱雖在與容思凡說話,卻一瞬不瞬地盯著藺輕舟,“請問坊主,是何時將他收入坊中的?”

容思凡:“熾焰尊為何這樣問?”

聶焱語氣冇什麼起伏,卻帶著令人恐懼的壓迫感:“魔頭有位與他狼狽為奸的手下,此人曾是我湘禦宗的雜役,而你的這位小師弟,身形與那位雜役著實有些相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