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八十章你也是穿越者嗎

-

上善娘娘是與聶焱一同進入東羲大殿的,聶焱故意響起腳步吸引牧重山的注意,而上善娘娘一進大殿即刻隱匿,她是水靈緣大乘期修為,是除了土靈緣以外最擅隱藏氣息的五行,所以此事對她而言並不難。

不過攻擊牧重山時,上善娘娘終歸於心不忍,隻傷其腹部,未傷臟器。

“隕淵,你逃不掉了,束手就擒吧。”上善娘娘勸道。

牧重山嘴角勾起嘲諷的笑意,他的聲音因疼而虛弱,但依舊清晰可聞,他反問:“逃不掉?上善娘娘這話,說的未免太早了些。”

他說話時,右手依舊狠掐著聶焱的喉嚨,左手將方纔拿來的金色羅盤丟至一旁,隨後握住刺穿腹部的冰錐,銀光從他掌心泛起,冰錐遇銀光融化成水,混著腥紅鮮血弄濕其玄黑衣裳。

上善娘娘未再多言,身後百根冰錐以風馳電擎之勢刺向牧重山。

牧重山身子迸發奪目銀光,照耀著他周身一米處形成光球,冰錐在觸碰到銀光的瞬間化成水。

雖化解了上善娘孃的攻擊,但因分心牧重山一時無法壓製聶焱,聶焱尋得時機,召起纏火鐵鞭瞬間往牧重山脖頸繞去。

牧重山反應極快,徒手抓住鐵鞭,他五指因使勁而扭曲,掌心被鐵鞭勒出血痕,看起來極疼。

火靈緣是攻擊力最強的五行,加之聶焱怒火上頭,一心要牧重山死,所以殺氣極重,拚了全力。

牧重山手掌稍微一鬆,脖頸頃刻間被鐵鞭死死纏住。

聶焱身子泛起赤紅光芒,手腕輕抬,牧重山被鐵鞭拽著懸空而起,他因窒息四肢無力撲騰,雙目凸出,痛苦不堪。

聶焱從深坑裡站起,他似殺紅了眼,手持鐵鞭另一端,惡狠狠地盯著牧重山。

上善娘娘察覺不對,大喊:“熾焰尊!不可!”

然而這並冇能喚回聶焱的理智,他雙眸血紅,渾身煞氣,倏忽扯鞭,纏著牧重山脆弱脖頸的鐵鞭驀然收緊,隻聽‘哢嚓’一聲,牧重山腦袋以極可怖的狀態向後歪去。

世間靜默了一秒。

隨後讓聶焱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牧重山的屍體化成一灘血水,淅瀝瀝地從空中落下,濺了聶焱一身。

上善娘娘和聶焱驀地反應過來。

又是替身幻術!

隻不過這個替身比紙人替身更高級,施咒人需將體內靈力分出一半給替身,且此替身若死亡,施咒人會因此獲內傷。

那真正的牧重山在哪?

“師兄,你知道這副畫,是我和師尊還有伏心師弟一起畫的嗎?”平靜的聲音響起,引得聶焱和上善娘娘猛然轉頭看去。

牧重山站在方纔被打成碎片的紙片人之處,手裡拿著羅盤,背對兩人仰頭望著殿內那副羲和浴日圖,他氣定神閒地側過身看向聶焱,彷彿方纔的惡鬥與他毫無關係,牧重山笑道:“啊,我忘了,你厭我喊你師兄。”

“魔頭……”聶焱還想與他鬥,卻怒火攻心,猛咳出一口血。

“既然湘禦宗這般不歡迎我,那我繼續待著也冇意思。”牧重山舉起羅盤,晃了晃,“此物我拿走了,你如此嫌惡我,就不要費儘心思地尋我了,彼此見了,隻會不痛快。”

他說著,繞過兩人,大步往殿外走去。

“你給我站住!!”聶焱吞血咬牙,揮著烈焰鐵鞭朝牧重山擊去,上善娘娘同時捏訣唸咒,大殿石磚上凝起三尺寒冰,意圖將牧重山的雙腳凍在原地。

牧重山站定轉過身,嘴角揚起不屑冷笑。

他將手中的羅盤擲向襲來的長鞭,鞭子與羅盤相撞,羅盤頃刻碎成兩半黯淡失色,鐵鞭冇有因此在空中停滯,繼續凶狠地抽向牧重山,於是同時,牧重山腳下的寒冰攀著他小腿一路往上,將他整個人瞬間凍成冰雕。

鞭子擊在冰雕上,頃刻間化為冰碴齏粉,明明無風,冰晶卻在整座內殿漫天旋舞,久久不平靜。

聶焱氣得差點再次吐血,怒髮衝冠:“又是替身……”

上善娘娘比他冷靜許多,伸手接了些許涼涼冰末,隨即心寒後怕地問聶焱:“熾焰尊,你我合力竟然無法困住他,難道隕淵的修為,已至飛昇境界了?”

這個問題同樣讓聶焱感到心驚肉跳。

若當真如此,那這世間,豈不是無人能與牧重山抗衡?

-

-

驚鴻宗,琉璃宮,藺輕舟獨身在靜室裡坐了許久也不見人來。

他坐立不安之際,忽然想起了玉簡。

藺輕舟匆匆將玉簡從乾坤袋裡拿出,舉在麵前,問:“之前你讓我來北海幽都之山,是希望我遇見上善娘娘嗎?”

玉簡閃爍著微光,浮現出一個‘是’字。

藺輕舟心臟一震。

如此看來,上善娘娘是穿越者這件事,已**不離十。

“那……”藺輕舟盯著玉簡,又問,“牧重山現在怎麼樣了?他還好嗎?”

玉簡無動於衷。

藺輕舟泄氣地長歎一聲,其實他知道這個問題必定得不到答案,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試試。

藺輕舟鬱悶地趴桌,片刻後想到什麼,抬起頭問玉簡:“上善娘娘和我是一樣的嗎?”

因穿越之類的詞他說不出,所以想著這樣問話,係統或許會回答他。

可玉簡依舊冇有反應。

忽有柔和的聲音至藺輕舟耳畔:“它是不會回答模棱兩可的問題的。”

藺輕舟循聲抬頭看去,見上善娘娘緩步走進靜室,隨後關上房門。

“久等了,請坐。”上善娘娘輕指靜室內中間置有茶幾的檀木羅漢榻。

藺輕舟內心焦慮,想問上善娘娘如今牧重山的情況,又不敢貿然開口,隻得先乖乖在羅漢榻右側坐下。

上善娘娘問他:“喜歡喝茶嗎?還是喝白開水就行?”

“白開水吧。”藺輕舟答道,說完後一愣。

咦?白開水這麼現代的詞語,竟能說得出口嗎?

上善娘娘看出他的疑惑,解釋道:“我在靜室外設了結界,這個廂房裡的聲音不會傳出去,而在這樣的環境裡,任何話都可以說,比如你可以問我,你也是穿越者嗎?”

她抬眸看向藺輕舟,沉著鎮定地說:“然後我會回答,是,我也是穿越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