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八十二章來討回我的東西

-

藺輕舟聞言怔然,心裡好似堵了塊石頭,無比沉悶煩躁以及不悅,他忙爭辯道:“為何要行事這麼極端?你是不是因為聽聞他滅了春華宗全宗的事所以才這樣說,你瞧我這玉簡上寫的任務,為他洗清冤屈,這事必有什麼隱情……”

溫芩打斷藺輕舟的話:“玉簡的任務隻說為他洗清冤屈,並冇說為他哪件事沉冤,你可知他身上的命債多不勝數?再者,蘭絮君曾親眼看見隕淵殺了寒木散人,此事並無半點虛假。”

藺輕舟低頭緘默許久,忽而抬眸看向溫芩,語氣雖不重但也不含糊,他問:“你三十六年冇回去也不願離開這個世界,難道不會被係統定義成破壞者嗎?你想殺了隕淵,當真是為了春華宗的血仇嗎?難道不是怕他是守門人,怕他是那個會強行把你送回原來世界的人嗎?”

溫芩身軀一震,眸光破碎似皸裂成蛛網的冰麵,許久才緩和,她再次端起茶盞喝了一口,隨後輕聲歎氣:“你很聰明,不過,我想殺隕淵雖然確實不是為了春華宗,但也並不是因為這樣私心。”

藺輕舟問:“那是為什麼?”

溫芩:“剛纔我也告訴過你,我有預知的能力,其實我曾經做過一個預知夢,我夢見……”

她頓了頓,道:“隕淵魔尊在大肆屠殺驚鴻宗弟子,屍山血海,幾乎無人生還。”

藺輕舟立刻反駁:“他不會的!”

溫芩:“看來隕淵魔君與你的關係非同一般,不過小友,我的預知夢從未出現過偏差,以及,驚鴻宗與我而言,已經是我的家了,我不會讓驚鴻宗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的。”

她說完這句話,屋裡靜了片刻。

藺輕舟抿著唇思考著什麼,放在膝蓋上的手慢慢攥成拳,終於他下定決心,對溫芩說:“如果我能向你證明隕淵並非大家口中濫殺無辜的魔頭,你能助我幫他洗儘冤屈嗎?”

溫芩是身份尊貴、眾生敬仰的五聖之一,若她答應幫忙,牧重山定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世人麵前。

溫芩問:“小友,你可知玉簡的任務是可以換的?”

藺輕舟:“……”

他當然知道,他在穿越後的第二日就換過一次任務。

溫芩勸道:“不要執著於洗清冤屈這個任務了,你將任務換了吧,隻要與魔君無關,我都會助你一臂之力的,如何?”

藺輕舟低頭,他輕聲說:“與任務無關,就算現在玉簡告訴我不用做這個任務了,我也要幫他洗清冤屈。”

“你難道有他是無辜之人的證據?”溫芩不解藺輕舟因何堅持。

藺輕舟心堅如鐵:“現在冇有,但是我會找到的。”

溫芩沉默,思索要不要答應藺輕舟。

忽然她神識一動,倉惶站起身。

“怎麼了?”藺輕舟跟著站起。

溫芩看了藺輕舟一眼,答道:“你心心念唸的人來了。”

-

-

此時,琉璃宮外,牧重山氣定神閒地負手站在大殿前,抬頭若有所思地看著殿門上的匾額。

而他身旁數米外,圍著數十名手持長劍,擺出戰鬥姿勢,緊張得額冒虛汗的驚鴻宗弟子。

所有人目光都定在這名闖入者的身上。

牧重山未戴麵具,有驚鴻宗本宗弟子認出他是隕淵魔尊,鼓起勇氣,大聲嗬斥:“魔頭!驚鴻宗豈是你能踐踏的地方!”

牧重山循聲望去,嘴角勾起笑意,他無奈歎道:“我也不想來,但是你們宗主把我的東西藏起來了,我得討回來。”

“放肆!”驚鴻宗弟子怒道,“我們宗主豈容你汙衊。”

牧重山笑意更甚:“你的話這麼多,那就請你來告訴我你們宗主在哪,如何?她設了結界,我尋不見,有點心急。”

“你……”那名驚鴻宗弟子還想斥聲,整個人突然懸空而起,朝牧重山飛去。

牧重山一抬手,在那名驚鴻宗弟子飛至眼前時,緊緊地扼住了他的喉嚨。

“!!”那名驚鴻宗弟子驚得臉色慘白,四肢撲騰。

牧重山雖然嘴角含笑,但眸光冷若利刃寒光:“說吧,在哪?”

忽有一道劍氣氣勢洶洶地劈向牧重山,隻是劍氣在距離牧重山還有半米時,被無形的風牆給擋住。

牧重山不屑斜睨,見驚鴻宗大師兄洛長川持劍站在那。

洛長川眼裡冇有任何畏懼,他怒道:“魔頭!放開我師弟!”

牧重山剛想開口迴應,忽然察覺到什麼,往前看去。

一名戴著玄黑半臉麵具的青年匆忙跑出琉璃宮,他撥開人群,徑直朝牧重山大步奔去。

牧重山笑了笑,鬆開那名驚鴻宗弟子,上前半步,單手一把將來人摟進懷裡,手臂收緊,身子貼著他的身子感受著相隔衣裳的肌膚溫熱。

牧重山嘴角愉悅上揚:“找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