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八十三章親一下就告訴你

-

牧重山仔細瞧藺輕舟,見他身體無傷精神抖擻,攬著他的腰就要帶人走,藺輕舟輕按牧重山他肩膀,連忙道:“等等!等一下,先放開我。”

牧重山微微挑眉,手臂鬆開,未再緊摟著他。

藺輕舟掙脫牧重山的懷抱,彎腰將方纔被牧重山掐著脖子如今倉惶倒在地上的驚鴻宗弟子拉起,藺輕舟替那名驚魂未定的驚鴻宗弟子撫平衣襟,拍拍他的肩膀,說:“兄弟,剛纔開玩笑呢,彆放心上,不要記仇,開玩笑呢!”

驚鴻宗弟子:“……”

誰他孃的開玩笑掐人脖子啊!!!

這時,溫芩疾步但身姿穩重地從琉璃宮走出,驚鴻宗弟子見到她後,紛紛讓道。

溫芩在距離牧重山和藺輕舟三步遠處站定,她看向兩人身邊那名驚鴻宗弟子,以眼神示意讓他趕緊離開。

洛長川冇等那名弟子反應過來,一個箭步上前,把人拉走。

“都把劍收起來吧。”溫芩柔聲對將他們團團圍住的驚鴻宗弟子說。

驚鴻宗弟子麵麵相覷皆皆覺困惑,但一個個還是乖乖聽宗主的話,把劍收入劍鞘中。

溫芩目光在牧重山和藺輕舟身上打轉。

牧重山伸手把藺輕舟攬至身後,笑道:“上善娘娘,一個時辰未見,甚是想念。”

兩人不久前才經曆了惡鬥,這會竟能隨和地寒暄,溫芩淡淡問:“現在的你,定還是替身吧。”

牧重山輕勾嘴角,他說:“素聞上善娘娘能察秋末之豪,原來也有糊塗的時候。”

“哦?”溫芩問,“此話怎講?”

牧重山笑道:“以替身的狀態來帶走我身後的人,會讓我覺得自責愧疚。”

溫芩問:“如此說來,他對你很重要?”

“很重要。”牧重山笑意不減半分,“請上善娘娘彆再隨意將他藏起來了。”

溫芩盯著牧重山,沉默片刻,開口道:“輕舟小友。”

“我在聽!您說!”藺輕舟從牧重山身後探出頭,嚇得敬語都出來了。

溫芩道:“你提出的那件事,我答應你。”

“真的嗎!”藺輕舟雙眸發亮,感激不儘,“太謝謝你了!”

牧重山不悅,冷聲:“答應何事?”

藺輕舟:“等等隻剩我倆的時候,再告訴你。”

“那就走吧。”牧重山伸手重新將藺輕舟攬進懷裡,禦氣淩空起,帶人離開。

周圍的驚鴻宗弟子驚呼,洛長川快步走到上善娘娘身後,問她:“宗主,不追嗎?”

溫芩目光定在兩人身影消失的雲端處:“不追。”

追上又打不過,追什麼追。

-

-

空中大風呼嘯凜冽,藺輕舟被吹得睜不開眼,好在不過片刻,就覺得雙腳踏在結實的大地上。

他抬眼看去,發覺兩人還在驚鴻宗,正站在那間小竹舍前。

“好傢夥,你不怕彆人找來嗎?”藺輕舟震驚地看向牧重山,“還是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牧重山笑了笑,伸手輕撫了藺輕舟臉上的玄黑麪具一下,問:“我給你戴上後,一直冇摘?”

“冇摘啊。”藺輕舟說著,往牧重山身上看去,仔細瞧他有冇有受傷,“我聽說那個凶巴巴的熾焰尊和上善娘娘一同去抓你了,你冇事吧?”

方纔還站得筆直的牧重山忽然身形踉蹌,手捂腹部,輕咳一聲,聲音虛弱地說:“不瞞你說,其實我受了內傷,現在五臟六腑絞痛,生不如死。”

藺輕舟嚇得臉色慘白,忙將牧重山攙扶進竹舍,讓他在竹榻旁坐下,心急如焚:“怎麼辦啊?我能做什麼?”

牧重山手掌掩唇:“之前有顆鱗鰱獸的靈丹……”

“啊,對對對!”藺輕舟猛然記起,“在我乾坤袋裡!”

他將乾坤袋從腰間取下,遞給牧重山。

牧重山不接乾坤袋,說:“你得餵我。”

藺輕舟:“???”

牧重山理直氣壯:“內傷病痛淤積,影響渾身經脈,我現在四肢無力,雙臂無法抬起。”

藺輕舟:“……剛纔是誰將我從琉璃宮前一把薅到這裡的……”

牧重山:“迴光返照。”

藺輕舟:“彆用這麼不吉利的詞啊我求求您了!!!”

他無語扶額:“行行行,我餵你。”

牧重山抿唇憋笑,等藺輕舟看他時,立刻換成一幅受傷病弱的神情。

藺輕舟本想直接伸手將靈丹從乾坤袋裡拿出,手伸了一半突然被從小到大養成的衛生觀念抽了一巴掌,於是轉身走到竹舍木架銅盆前洗淨雙手擦乾,然後纔將靈丹從乾坤袋裡拿出。

他舉起靈丹遞到牧重山嘴邊:“給,快吃吧。”

牧重山嘴角勾著狡黠的笑,俯首緩慢湊近藺輕舟的手,明明靈丹不大,他偏不囫圇吞下,而是先咬下一半。

牙齒咬開靈丹,也因此觸到了藺輕舟的指尖,藺輕舟一個激靈,本能地縮回手。

牧重山嚥下嘴裡的半顆靈丹,笑道:“抱歉,不是有意咬到你手指的。”

藺輕舟耳垂泛紅,故作鎮定再次將手裡的丹藥遞了過去:“小事,又不疼,還有半顆,趕緊吃吧,治傷要緊。”

牧重山張嘴再次挨近藺輕舟的手,藺輕舟吃一塹長一智,眼疾手快將剩下·藥丸丟進牧重山嘴裡,立刻收回手。

給!爺!吃!

牧重山麵露遺憾,將口中的靈丹嚥下腹。

“好些了嗎?”藺輕舟給他倒了杯水來。

“嗯,好多了。”牧重山接過水飲下半杯,將茶杯放在一旁,開門見山地問藺輕舟,“方纔上善娘娘答應了你什麼事?”

藺輕舟在他身邊坐下,他忖量著話語,半晌後慎重開口:“我……從旁人那聽說了些事情,與你的過去有關。”

牧重山彎起的嘴角僵了僵,但他極快地調整好情緒,假裝毫不在意地問:“噢?何事?”

藺輕舟低頭,雙手手指絞在一塊:“就是……春華宗的事……”

牧重山:“說具體些。”

藺輕舟看了牧重山一眼,見他神色如常,纔敢繼續道:“她們說你殺了很多人,滅了全宗。”

牧重山靜靜等著,卻見藺輕舟說完這句話就沉默了下來,牧重山問:“隻說了我殺人一事?”

藺輕舟都給他問懵了:“難不成除了殺人你還做過彆的事?不對,你真殺人了?”

牧重山不答反問:“你想知道?”

藺輕舟點點頭,誠懇道:“想,所以你願意告訴我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牧重山拇指和食指抵住下巴,摩挲思索片刻,朝藺輕舟彎眸笑道:“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藺輕舟:“?”

他呆滯了足足五秒,然後遲疑開口:“知道這事,得先互換身體?”

牧重山搖搖頭。

藺輕舟:“可是……那……這個親,是親哪?”

牧重山指了指自己的嘴。

藺輕舟‘蹭’得一下站起身:“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牧重山反問。

“為什麼要我親你?”藺輕舟目瞪口呆。

牧重山笑道:“你若想知道我的過去,就親我。”

藺輕舟重新坐回牧重山身旁的竹榻上,百思不得其解地看著他。

牧重山坦然自若。

“這難道是什麼奇怪的儀式嗎?”藺輕舟結結巴巴地問,“和之前互換身體一樣。”

牧重山噗嗤笑出聲。

藺輕舟一愣。

他突然不想再追究緣由是何,難以言喻的情緒像野蠻生長的木藤,一圈圈纏繞他的心臟。

“那我親了啊,我真的親了。”藺輕舟摘下臉上的麵具,側過身,手搭在牧重山的肩膀上,反覆確認。

牧重山勾著嘴角,靜等藺輕舟主動行事。

藺輕舟猶豫地靠近牧重山,覺得自己砰砰作響的心臟下一秒就會跳出喉嚨,在兩人嘴唇近在咫尺時,藺輕舟閉了眼,隨後吻了上去。

嘴唇覆著嘴唇,溫熱柔軟的觸感傳來,藺輕舟感到牧重山原本緊閉的唇因這個不嫻熟且乾巴的吻微微張開,好似無言鼓勵。

藺輕舟心悸不已,腦子發懵地伸舌舔了牧重山的嘴唇一下。

該分開了,再親下去會大事不妙的。

藺輕舟心裡明明這麼想著,身體卻像渴求著什麼,雙唇在牧重山的唇上輕磨,舌尖不安分地探入牧重山的口中。

兩人濕潤的舌尖相觸,藺輕舟猛地回過神來,急急要退開。

可下一秒,牧重山伸手快似電掣,按住藺輕舟後頸,兩人的嘴唇分開不過半刻,又重新貼在了一起。

隨後,牧重山將方纔藺輕舟所做之事,一一重新做了一遍,磨他的唇,舔他的唇,最後伸舌探入藺輕舟口中,撩他上顎牙齒,與他瑟縮的舌纏繞,作弄得他渾身酥麻輕顫。

兩人分開時,藺輕舟重重喘著氣、胸膛劇烈起伏著,他一時間竟不知自己這樣的反應,是因被吻得氣短,還是因為這個吻他的人是牧重山。

仔細想想,應當是二者皆有。

牧重山勾起嘴角,伸手摸了藺輕舟水潤髮紅的唇一下,然後道:“春華宗那件事……”

“等等!”藺輕舟打斷他,他舌橋不下:“你,你就這麼若無其事地開始說正事了?”

牧重山:“怎麼?不想聽了?”

藺輕舟連忙道:“聽聽聽。”

牧重山垂眸回憶曾經,以平靜的口吻說出深藏哀痛的話語:“其實那幾日發生的事,我記不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