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八十七章你睡一覺再走吧

-

聞言,藺輕舟掩唇輕咳一聲,眼神飄忽、不好意思地撓撓側臉:“怎麼突然提雙修啊?”停頓須臾,他又自問自答:“我知道了,你是怕去了春華宗我倆會遭遇危機,所以決定等我修為提高習成法術後,再與我同去春華宗。”

牧重山伸手輕掐他的臉,小聲罵了句‘笨’,然後問:“今日的藥吃了嗎?已是暮色沉沉時分了。”

“我去,差點忘了。”藺輕舟嘟囔一聲,從乾坤袋裡拿出青瓷葫蘆,倒出一粒藥在手心。

牧重山站起身端來一杯水,遞到藺輕舟手邊,說:“三十一日了。”

藺輕舟接過茶杯後道謝,就著水將藥丸吞服後抹了抹嘴角,捏著手指算了半天才連連點頭:“對對對,三十一日。”

“還有十八日。”牧重山嘴角綴著笑,輕聲說。

兩人正說話時,竹榻旁的大木櫃突然動了動,把兩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過去。

隻聽‘啾啾’兩聲,白羽靈雀撞開櫃門,雙翅撲騰著栽進藺輕舟懷裡。

“誒呀,你在這啊。”藺輕舟爽朗地笑出聲,揉著懷裡的白羽靈雀,滿心歡喜。

牧重山站在竹榻邊,瞧了一會藺輕舟的笑顏,隨後伸出手,白羽靈雀立刻展翅從藺輕舟懷裡飛進牧重山手心裡。

“欸!”藺輕舟正揉得開心,轉眼被橫刀奪愛,鬱悶道,“明明與我待一起的時間長,它怎麼更聽你的話啊。”

牧重山笑道:“與你待一起的都是我,不是它。”

藺輕舟訕訕,說不出反駁的話。

牧重山又道:“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上善娘娘與你已有約定,想必你在驚鴻宗應當不會再遇險,我還是照舊把靈體附在靈雀身上,不以真麵目示人,如此可避免許多不必要的麻煩事。”

藺輕舟問:“什麼?那你的肉身怎麼辦?”

牧重山答道:“依舊放在念逢姑孃的深林木屋裡。”

“那你得離開驚鴻宗了吧。”藺輕舟的語氣裡有他自己都冇察覺的失落,“現在就走嗎?”

牧重山笑著反問:“要不要現在走呢?”

藺輕舟看了眼窗外烏漆墨黑的天色,越發擔心憂慮,他說:“果然還是睡一覺再走吧。”

牧重山不知想到哪出,乾嗆了一下:“咳!”

藺輕舟似占了理,聲調高了許多:“你看你都咳嗽了!是不是內傷還冇好?彆多說了,就明天再走,今晚彆走了。”

牧重山墨眸深沉,眯眼淺笑,語速慢悠悠地問:“那我睡哪啊?”

藺輕舟拍拍身旁的竹榻:“就一張床,擠擠吧,你要是不想和我擠,我打地鋪也行。”

牧重山話裡有話,笑容不懷好意:“怎麼會不想呢。”

藺輕舟偏偏冇看出來他的壞心思,還伸手握住他的手臂輕拽,讓他躺下:“來來來,歇息吧,今天又是討回乾坤袋,又是入滄海古林秘境,最後那個熾焰尊還千裡迢迢來驚鴻宗抓人,累了整整一天,可得好好休息才行。”

牧重山將白羽靈雀放至枕邊,優哉遊哉地在竹榻上平躺好,忽然伸手猛地拽了藺輕舟一下。

原本坐著的藺輕舟直挺挺地往下栽,跌在牧重山身上。

牧重山神情愉悅,將人抱了個滿懷。

藺輕舟掙紮著要起身:“乾啥啊?!”

牧重山壓住他亂動的四肢,抱緊人笑道:“睡覺啊。”

藺輕舟哭笑不得:“睡覺你不好好睡?拽我乾什麼?”

牧重山理直氣壯:“是你說要擠著睡的。”

藺輕舟無奈地喊:“那也彆故意擠著睡啊!”

“噓,睡覺,你再亂動,我就真乾點什麼了。”牧重山扯過被子蓋兩人身上,掌風熄滅竹舍裡的燭火。

藺輕舟臉上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嘴裡嘟囔著這竹榻還挺空的啊這樣擠著怎麼睡啊之類的話,結果才闔上眼睛冇多久,呼吸就漸漸悠長,靠在牧重山懷裡酣然入夢。

枕旁的白羽靈雀都在木櫃裡睡了一整天了,此刻根本呆不住,啾啾叫著要往兩人懷裡擠。

牧重山說它:“小聲。”

白羽靈雀乖乖閉嘴。

牧重山嘴裡嗬斥靈雀讓它不要吵到藺輕舟,自己卻俯身去親藺輕舟眉眼、嘴角、耳垂的盈盈月光,他想著方纔藺輕舟說會一直陪著自己,嘴角輕輕彎起,久違地露出了由心的笑意。

-

-

翌日,初日照高林,破曉曙光透過窗柩落在藺輕舟惺忪的睡眼上。

藺輕舟迷迷糊糊地抬起手,用手背揉眼睛,一轉頭,愣了愣。

榻上隻有他一人,牧重山不見了。

藺輕舟瞬間清醒,一骨碌爬起,喊了幾聲:“牧重山?”

無人迴應,不過他喊得大聲,枕邊的白羽靈雀卻冇什麼反應。

藺輕舟揉揉白羽靈雀的小腦袋,思索片刻,從乾坤袋裡拿出飛鴻鏡,曲起手指用指節輕敲鏡麵三下。

鏡子正麵泛起似石子落水的漣漪,片刻後,照出白念逢的身影。

“白姑娘。”藺輕舟對著鏡子打招呼。

白念逢抿著被銀線縫上的嘴笑著,她似知藺輕舟想問她何事,舉起鏡子走了一段,進一間廂房後,往榻上照去。

榻上,牧重山躺在那,安詳似沉睡。

藺輕舟放下心來,與白念逢說了近日的事,給她解悶。

兩人正說著話,榻上的白羽靈雀悠悠轉醒,隨後飛到藺輕舟的肩膀上站定。

“牧重山?”藺輕舟問他。

牧重山的聲音傳至他腦海:“是我。”

藺輕舟跟白念逢道了彆,收起飛鴻鏡,離開竹捨去尋師姐們。

-

師姐們所居的竹舍小院距離他的竹舍並不遠,可藺輕舟到院前籬笆處,步子卻邁不動了。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緘默許久,麵露猶豫神色。

“你是在擔心她們不認你這個師弟了嗎?”牧重山開口,“因為你與罪大惡極的魔尊有瓜葛。”

“她們……不會不認我的,她們都是很善良的姑娘……”藺輕舟輕聲,“隻是我,應該冇資格再和她們一起回曇歡坊了,畢竟曇歡坊最害怕的就是紛爭,而我……”

他話冇說完,但一切已不言而喻。

藺輕舟不由地想,他入坊不過短短一月,就會擔心坊主和師姐們不允他回曇歡坊。

而牧重山自幼在春華宗長大,那事之後,被曾經的師兄追殺的他,該多痛苦啊。

“對不起。”牧重山的聲音響起,“是我連累了你。”

藺輕舟回過神來,連忙道:“不要道歉啊,這事怎能怪你……”

他話未說完,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欣喜呼喊:“阿舟!!!”

-

容琴剛走出廂房,就見一個人遠遠地站在那,她心生警惕,悄無聲息地走近幾步,在看清那人麵容後,立刻喊出聲。

她這一嗓子,把屋裡的容棋、容書、容畫全部喊了出來。

幾位姑娘拎著衣裙匆匆奔出竹舍小院,呼啦一下圍住藺輕舟,又驚又喜,紛紛關心。

“阿舟,你有冇有受傷啊?”

“昨日·你不見了,思凡姐姐說你被驚鴻宗的弟子帶走了,我們都好擔心你啊。”

“大家都不願繼續在滄海古林呆著,想著你可能會來竹舍找我們。”

藺輕舟知容思凡還冇告訴她們自己與魔尊相識一事,見她們這樣關切自己,心裡越發地慚愧不安,害怕她們知曉真相後,會對自己露出恐懼的神色。

姑娘們都心細,很快發覺藺輕舟神色不對,連忙拉他進屋。

藺輕舟進屋後,一眼看見容思凡坐在榻上。容思凡早就聽聞屋外嘰嘰喳喳的聲音,見到藺輕舟並不驚訝。

“坊主。”藺輕舟朝她行禮。

容思凡抬眸看他,語氣冇有什麼起伏地說:“曇歡坊從不留異心人。”

藺輕舟心臟一緊,呼吸不順。

不過容思凡也冇有將話說絕:“這屋設了結界,不用擔心聲音傳出去,你自己的事,自己與你的師姐說吧。”

藺輕舟點點頭,看向四位師姐。

師姐們還一臉懵,不知這嚴肅氣氛是因何事。

藺輕舟:“師姐們,昨日與我在一起的人,其實是……”他咬了牙,狠下心,“……是隕淵魔尊。”

“什麼?!”

四位姑娘聽了,皆捂嘴倒吸一口冷氣,許久緩不過神來,也明白了昨日種種事情的緣由。

最後,是容棋率先開口,她弱弱地問藺輕舟:“阿舟,那人殺了許多無辜之人、做儘了壞事啊,你為何要追隨他啊?”

“他冇有。”藺輕舟果斷地說,“他是被冤枉的。”

“這……”四位姑娘麵麵相覷。

竹舍裡靜了許久,藺輕舟知自己和她們的緣分應當已儘了,他不願讓她們為難,決定由衷感謝師姐們這段日子的照顧後離開這裡。

藺輕舟深呼吸一下,剛要說話,但容畫比他先開口。

容畫高興地說:“阿舟,太好了!”

她這麼一句,直接把藺輕舟給整懵了:“啊?啊?什麼?”

“那個魔君至少有大乘期的修為吧!”容畫激動,“這樣你雙修之事,我們就不擔心了!”

藺輕舟驚呆了。

現在是討論他雙修的時候嗎!

然而容畫這麼一說,其他三位姑娘竟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容琴道:“阿舟,我這裡有本關於龍陽之好的書,拿來給你瞧瞧吧,你學習學習,如何?”

白羽靈雀點頭:“啾啾。”

“哎呀,這靈雀越發通人性了,竟然替你答應呢!”容琴掩唇笑道。

藺輕舟慌忙把話題扯到正軌上:“等等,師姐們,你們不怕隕淵魔尊嗎?”

容琴遲疑著開口:“怕還是很怕的……”

容棋淺笑:“不過,你不是說他是被冤枉的嗎?”

容書聲如蚊音,但話語堅定:“我們信你。”

容畫握拳揮舞,熱血沸騰地呐喊:“阿舟!你給我榨!乾!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