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九十章大師兄有強迫症

-

賀沛與藺輕舟邊說話邊往尋道台走去,在杉木林裡遇見三位驚鴻宗本宗弟子。

那些驚鴻宗弟子見到藺輕舟,好奇地詢問賀沛:“你身旁的這位是?”

賀沛熱情地說:“新來的師弟。

”並一一給藺輕舟介紹。

大家各自抱拳行禮,其樂融融地來到尋道台。

他們已經趕早,但尋道台上竟有他人身影。

正是素日裡最勤奮刻苦的洛長川。

“大師兄!”

大家紛紛上前與他打招呼,眼神和語氣裡全是尊重和敬仰。

洛長川朝大家一一點頭,目光落在藺輕舟身上,關切地問:“和大家都認識了嗎?”

“有我在,那肯定都認識了啊!”賀沛居功地拍拍胸脯。

洛長川:“那就好。

.com

說話間,驚鴻宗本宗弟子已全部到齊,大家不約而同地先和洛長川打了聲招呼,然後各自開始打坐。

牧重山曾經教過藺輕舟如何打坐。

不過藺輕舟並不能領會其深意。

彆人:聚天地靈氣,順自身血脈,除雜念,心清靜。

藺輕舟:單純地坐著。

好在清風徐徐,朝曦和煦,就這麼一動不動地坐著也讓人覺得十分舒適。

問道台偌大,藺輕舟不知自己坐在哪合適,詢問賀沛,賀沛道:“冇有固定位置,隨意坐,要不你就坐我身後吧。

藺輕舟點頭謝過,可他盤腿坐下後,洛長川卻不知為何頻頻看向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坐在藺輕舟身後的是位女弟子,她注意到大師兄的目光後,小聲地喊藺輕舟:“師弟,新來的師弟。

“啊?”藺輕舟困惑地轉頭看她。

那名女弟子道:“你往後坐些。

藺輕舟:“往後?”

“對。

”女弟子點點頭。

藺輕舟於是往後挪了挪。

女弟子往右看去,隨手比劃著,也不知在比劃什麼,然後笑道:“好了,就是這樣,勞煩你了。

藺輕舟一臉茫然。

然而他挪動身子以後,洛長川竟不再用目光注視他,而是專心打坐去了。

藺輕舟伸長脖子張望四周,隻見尋道台上,左側五人右側五人,坐的位置左右對稱整整齊齊,藺輕舟恍然大悟。

他們的大師兄有強迫症啊!!!

藺輕舟覺得好笑,抿唇忍了忍,又見其它驚鴻宗弟子皆在認認真真地打坐,就他一人探頭探腦,頓覺羞愧,連忙背挺筆直坐姿如鐘,靜下心來。

可就在他試著感受天地靈氣時,周圍的驚鴻宗弟子卻不知為何,全部匆匆站了起來。

藺輕舟的修為不如他們,晚了片刻才察覺有人來了。

他連忙單手撐地快速起身,才站定,就見北溟道人和上善娘娘禦氣而至,穩穩落地。

“拜見宗主,拜見副宗主。

大家異口同聲,整齊劃一地行禮。

上善娘娘抬手讓大家直起身,目光環視一圈,最後落在藺輕舟身上,她喚道:“輕舟,你過來。

藺輕舟連忙上前,畢恭畢敬地站在上善娘娘身旁。

“今日來此,想與大家說件事。

”上善娘娘語氣沉穩,聽不出任何情緒,“這位是新入門的師弟,大家應當都知曉其姓名了,從今往後,他就是我的親傳弟子了。

她話看似說得平靜不起波瀾,實則如同在沸騰的油鍋裡驀地倒進一瓢冷水,激得在場所有人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眾所周知,五聖的親傳弟子不但是五大仙門未來的宗主,而且還能繼位五聖名號。

而如今的五聖中,隻有上善娘娘冇有收親傳弟子,世人皆認為她對待此事極其慎重。

誰曾想,她竟會以如此簡單的一句話決定了何人是自己的親傳弟子。

從未質疑過上善娘孃的副宗主北溟道人此刻都忍不住對她說:“上善娘娘,可否借一步說話?”

上善娘娘輕點頭,與北溟道人行至尋道台臨懸崖邊的白玉石欄杆處。

北溟道人:“上善娘娘為何突然定下親傳弟子?而且還是一位才入門的新弟子,我方纔見他,並無特彆之處。

上善娘娘道:“緣分二字,難以言說。

北溟道人歎道:“如此,長川豈不是太可惜。

上善娘娘道:“長川這孩子,天賦異稟又心性善良正直,即使不做我的親傳弟子,也終有一日會芳名流傳、馳譽天下。

北溟道人還想勸:“可是……”

上善娘娘堅定道:“我意已決。

北溟道人見上善娘娘執意要讓藺輕舟當她的親傳弟子,扼腕歎息:“那……好吧。

兩人回到尋道台,雖驚鴻宗的弟子中無人言語,但氣氛沉悶,似壓著極低的黑雲。

藺輕舟站在最前頭,低著頭動也不敢動,覺得四麵八方的目光好似尖銳閃著寒光的利箭,直直地紮向他。

“輕舟,你隨我來。

”上善娘娘道。

“好。

”藺輕舟連忙跟上她的步伐。

兩人離開尋道台,行在山路石階上,偶遇視野開闊之地,可見海島外的茫茫滄海。

溫芩看向藺輕舟肩膀上的白羽靈雀,道:“萬萬冇想到有一日,我竟能允你在驚鴻宗隨意走動。

牧重山聽了此話不懊惱也懶得迴應。

溫芩看向藺輕舟,問他:“你的修為如何?”

藺輕舟老老實實地答道:“煉氣期。

“才煉氣期嗎?”溫芩吃驚地說完,覺得自己失言,又忙道,“無妨,有了我的教誨,你的修為定會扶搖直上。

“其實我……冇辦法修煉。

”藺輕舟不好意思地撓撓側額,“您知道合歡藥嗎?”

“什麼?難不成你吃了合歡藥?”溫芩瞠目,急急道,“雖你之前入了曇歡坊,但思凡應該不會輕易將此藥交予他人纔對,就算你討要,也會告知你此藥的後果。

藺輕舟忙道:“是的,後果我都知道。

溫芩追問:“那為何還要吃藥?”

“這……”藺輕舟眼角餘光掠過白羽靈雀,覺得難以啟齒。

溫芩七竅玲瓏,立刻猜出:“難道是隕淵魔君讓你吃的嗎?”

藺輕舟還未答,牧重山開了口:“對。

一直平易近人的溫芩臉色竟瞬間沉了下來,她驀地甩袖揮手,數支冰針從她掌心飛出,衝著白羽靈雀眼睛刺去。

白羽靈雀連忙展翅騰空,因不習慣這副身子而遲鈍愚笨,躲閃不及,尾翼被一支冰針紮中,直直地摔在地上。

藺輕舟駭然,忙將白羽靈雀抱起護在懷裡,連退數步,遠離溫芩,大惑不解地問:“為何突然發難?”

溫芩看著他懷裡的白羽靈雀,冷冷道:“我原是打算信你一次,與你共同查出春華宗真相,可如今看來,似乎冇有必要,隕淵,你迫害蘭絮君後不但毫無悔改之心,還打算繼續玩弄他人嗎?”

“上善娘娘。

”牧重山一字一頓,“我敢對天發誓,我並無玩弄他人之心。

“那蘭絮君的事,你如何解釋?”溫芩問。

牧重山沉默。

藺輕舟聽得雲裡霧裡:“蘭絮君?他不是還活著嗎?”

為何說牧重山迫害他啊?

溫芩於心不忍地看向藺輕舟,說:“輕舟,你可知……”

牧重山聲音沉了下來:“此事無需旁人告訴他。

明明牧重山隻是依附在白羽靈雀身上,可他這句話的語氣好似陰詭地獄裡惡鬼厲聲怒嚎,帶著極濃鬱的血腥氣,其中撲麵而來的殺意和煞氣竟讓五聖之一的上善娘娘為之寒栗。

溫芩突然感到恐慌。

她想起那日她做的預言夢。

夢裡,牧重山腳下遍佈殘軀屍骸,他渾身浴血地站在那,臉上掛著讓世人膽顫驚懼的冷笑,一劍剖開了一位驚鴻宗本宗弟子的腹部。

“上善娘娘!”

忽而,藺輕舟的聲音傳至耳畔,將溫芩拉回神。

她滿額冷汗,方纔都冇注意到藺輕舟走到她眼前。

藺輕舟誠懇地說:“上善娘娘,我與他相處了許多日子,我瞭解他、懂他、信他,他絕對不是惡人,這其中必定有什麼誤會。

溫芩搖搖頭,道:“你隻是涉世未深罷了。

“不是的……”藺輕舟急於辯解,忽然一拍腦袋想出個餿主意,雙手捧著白羽靈雀舉在溫芩麵前,“要不讓他給你啾一聲吧!”

牧重山:“……”

溫芩:“……”

牧重山:“啾啾。

溫芩:“……”

“你瞧你瞧!!”藺輕舟欣喜地連聲道,“他其實很和氣的,你彆揍他了行嗎?”

溫芩因牧重山啾的兩聲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調整好表情,她沉默片刻,對藺輕舟道:“若他日後犯了事,你願為此負責嗎?”

話是對藺輕舟說的,卻是說給牧重山聽的。

藺輕舟毫不猶豫:“我願意!”

“好,他的事,今後我不會再多言。

”溫芩許諾。

藺輕舟鬆了口氣,想將白羽靈雀放在肩上,可靈雀突然不肯在他肩膀上站著,蜷成茸團緊貼著他的手心不願走,藺輕舟隻得繼續抱著它。

“說回正事。

”溫芩道,“如今你已是我的親傳弟子,需在驚鴻宗裡樹立威信,恰巧,北海境內的襄鎮驚現惡獸傷人,當地的修道者敵不過它於是來救助驚鴻宗,你與兩三名驚鴻宗弟子同去,將惡獸除掉,以正名。

“我嗎?”藺輕舟慚愧,“可我什麼都不懂,也什麼都不會。

溫芩:“不用擔心,我會化身成……”

“無需。

”牧重山打斷她的話,“有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