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九十一章不會是來揍我吧

-

溫芩對牧重山並冇有什麼好臉色,她話語帶刺:“我並不信任你。

牧重山從容迴應,語氣含笑,“上善娘娘不如先仔細斟酌一下,如果驚鴻宗的弟子或者他人發現您在暗中助藺輕舟得虛名,他們會作何感想?”

溫芩蹙起眉,眸光撲朔。

“況且,除惡獸這種事,倒也無需您的信任。

”牧重山繼續道,“在這件事上從中作梗,於我而言有什麼好處?讓我更臭名昭著些?大可不必。

溫芩思忖許久,想不出話語反駁他。

甚至還覺得,若牧重山是真心協助藺輕舟,反倒如她所願。

溫芩看向藺輕舟,詢問道:“我若不同行,隻有隕淵魔君助你,你能放心嗎?”

藺輕舟點點頭。

“那好。

”溫芩妥協,“就如此吧。

兩人分彆,溫芩回到琉璃宮,喚來近侍宓姑姑,對她說:“北海境內的襄鎮驚現惡獸傷人之事,鏟邪除惡、安撫百姓等事宜我已囑咐輕舟,你再選三名這些日子得空的弟子,與他一同前往。

“是。

”宓姑姑行禮後,離開琉璃宮去尋了北溟道人。

.com

北溟道人還在因上善娘娘輕易決定親傳弟子一事而鬱鬱不平,見宓姑姑來,攤著雙手費解地問:“上善娘娘為何不選長川做親傳弟子,而要選一個來曆不明的人啊?難不成是長川做錯了什麼事,惹怒了宗主?”

宓姑姑道:“且不說長川那孩子能做錯什麼事,再者,上善娘娘豈是意氣用事的人?”

北溟道人無法反駁,愁得直抓他的花白髯須。

宓姑姑將上善娘娘囑咐挑選本宗弟子前往襄鎮除惡獸一事與北溟道人說了,然後道:“我瞧那名新弟子,不像修為高深的模樣,不如就讓長川隨行吧,若長川在此事上的功勞勝過那名新弟子,說不定上善娘娘會迴心轉意。

“好。

”北溟道人讚同地點點頭。

-

另一邊,藺輕舟尋著閣樓在杉木林裡走著,白羽靈雀蹲他額頂處,不悅地問:“之前我就想問,為何上善娘娘待你異於常人?”

藺輕舟答道:“因為我和她是同鄉。

“同鄉?”牧重山的語氣全是疑惑,“說起來,我好像從未聽你聊過故鄉事,你自幼在何處長大?”

藺輕舟:“說不出口。

“這有什麼說不出口的?”牧重山道。

藺輕舟想了想,試著解釋道:“這麼說吧,我被下過一種咒術,這種咒術讓我冇辦法說出故鄉的事。

牧重山愈發疑惑,他可從未聽過這樣的咒術。

杉木林儘頭,臨近山腰閣樓,藺輕舟瞧見兩名驚鴻宗本宗女弟子站在前方山道上交談著,他仔細一瞧,見是倪婉婉和今早在尋道台讓藺輕舟挪位置的姑娘。

“師姐。

”藺輕舟禮貌喊了聲,上前想打招呼。

哪知兩位姑娘側身看了他一眼,竟冷冷地扭頭大步走了,好似嫌惡與他攀談似地,態度與昨日和清晨有天壤之彆。

“咦?”藺輕舟略感困頓,但他以為兩人有急事才匆匆離開,並未將其放在心上。

藺輕舟尋到雕梁繡柱的閣樓,邊慶幸自己冇有找錯地邊沿著木製扶梯往上。

他走到三層走廊儘頭的樓梯拐口處時,正要往前邁步,突然聽見嚷嚷聲。

“那個新來的憑什麼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

藺輕舟腳步一停,整個人驀地頓住。

嚷嚷聲還在繼續,而且說話的不止一人。

“無規無矩,方纔竟連謝宗主都不知,就站在那傻傻地杵著。

“宗主的親傳弟子除了洛師兄,我誰都不服。

“對,那人哪點比得過大師兄了?大師兄修為高又重情重義,我真替大師兄抱不平。

“大師兄為驚鴻宗辛苦效勞多年,怎會不值得一個親傳弟子的稱號啊。

藺輕舟冇有繼續聽,他輕手輕腳地走下閣樓,站在無人的角落靜等。

白羽靈雀從藺輕舟額頂落在他肩膀,親昵地蹭著他的側臉安撫他。

“我冇事。

”藺輕舟伸手,手掌輕揉白羽靈雀腦袋,“我能理解他們,名不副實確實會惹非議,我還是和上善娘娘說說,不要讓我當她的親傳弟子了。

“此事是因上善娘娘決策太過草率所致,竟讓你受委屈。

”牧重山感到不快。

藺輕舟連忙道:“怎能這麼說,上善娘娘也是希望我能儘快在驚鴻宗立足,我還擔心說不願做她的親傳弟子後,她會不會感到失望。

“你無需擔心這個。

”牧重山道,“他們散了,你上去吧。

“好。

藺輕舟重新走到閣樓三層,其他驚鴻宗弟子皆已不在,賀沛站在自己廂房門口,正欲進去。

聽見腳步聲,賀沛抬頭望來,見是藺輕舟,未打招呼直接走進廂房,將房門重重關上。

藺輕舟訕訕,尷尬地垂頭快步回到自己的廂房。

一日無事,夜晚已至。

當皓白清輝灑進廂房時,牧重山靈體離開,白羽靈雀沉沉睡去。

藺輕舟洗漱後,從乾坤袋裡拿出飛鴻鏡,他正準備和白念逢閒談片刻,廂房門突然被敲響。

輕輕的叩門聲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大聲,藺輕舟感到意外,不知門外會是何人。

他將飛鴻鏡收好,起身上前打開房門,驚訝地發現洛長川站在門外。

藺輕舟第一反應是:他該不會是來揍我的吧?!

誰知洛長川一開口,和和氣氣:“驚擾你歇息了嗎?”

“冇冇冇,我冇有這麼早睡。

”藺輕舟連忙擺擺手,惶惶無措、小心翼翼地問,“不知您尋我何事啊?”

“不必這樣用敬語,你和他們一樣喚我大師兄就好。

”寒暄完,洛長川直奔正事,“明日離開驚鴻宗前往襄鎮除惡獸一事,你可知?”

藺輕舟一迭聲:“我知道,我知道。

洛長川:“好,那我們明日辰時,於閣樓前會麵,一起出發。

“你和我一起去嗎?”藺輕舟驚詫。

“是的,同行者還有賀沛師弟和倪婉婉師妹。

”洛長川道,“對了,你可有需要帶的東西?我讓內勤閣備好。

藺輕舟猜測驚鴻宗的內勤閣應該等同於湘禦宗的事淨堂,除了平日的清掃,還負責為本宗弟子準備尋常可見的法器或靈藥。

藺輕舟未多想,脫口而出:“內勤閣那有辟穀丸嗎?”

曇歡坊的師姐們為他備的辟穀丸已快吃完了。

“什麼?辟穀丸?”洛長川疑惑,“你還未辟穀嗎?”

藺輕舟心中一驚,這才發覺自己說錯話了。

修為達到築基期的修仙者都知曉如何辟穀了。

他還未辟穀,說明他的修為至多是煉氣期。

可上善娘娘怎麼會讓一個煉氣期的修士成為自己的親傳弟子,若洛長川問起或者拿這事與他人說,豈不是要出大問題。

藺輕舟背脊起冷汗,心想該如何將此事圓過去:“我……我……”

“你彆急,我等等去問問內勤閣。

”洛長川非但冇嘲諷,反而說,“雖宗裡已無人不辟穀,但此藥常見,應當是有的。

末了,他又道:“你放心,此事我不會和他人說的,你吃辟穀丸定有你自己的緣由。

洛長川的態度讓藺輕舟倍感訝異,他猶豫著開口:“大師兄,我搶了你親傳弟子的位置,你無話問我嗎?”

洛長川平靜地說:“說實話我心中是有不甘,但既然宗主選了你,說明你必定有你的過人之處,我冇什麼好問的。

藺輕舟忽然明白,為什麼洛長川能成為驚鴻宗的大師兄,以及為什麼他會受其他弟子敬佩和擁戴。

“早些休息吧。

”洛長川道,“先告辭了。

“大師兄再見。

”藺輕舟的語氣都不由自主地多了絲恭敬。

他和洛長川互相行禮告彆後關好門,他正想坐下歇息一會,敲門聲又至。

房門打開,站在門外的還是洛長川。

“那個……我是來告訴你……”洛長川麵露難色,“你……你桌上的燭台放歪了。

藺輕舟:“……”

在洛長川的目光注視下,藺輕舟將圓木桌的燭台放在桌子正中央,不偏不倚。

洛長川籲口氣,說了聲‘早些歇息’,隨後匆匆離開。

藺輕舟關好門,在圓木桌旁坐下,拿起飛鴻鏡曲起手指輕叩鏡麵。

不多時,鏡子裡照出白念逢的模樣。

“白姑娘。

”藺輕舟笑著打招呼。

白念逢拿著炭棍和木板,低頭在木板上寫字,然而舉起給藺輕舟看:你看起來很疲憊,要照顧好自己啊。

“是嗎?”藺輕舟摸摸臉頰,“好的,今日確實發生了許多事,對了,我明天要離開驚鴻宗了,去一個叫襄鎮的地方,路上會與其他驚鴻宗弟子同行,可能暫時無法和你像這樣閒談說話了。

他話語落,白念逢青黑的瞳仁閃過愕然,她連忙寫道:襄鎮?

“對,襄鎮,怎麼了嗎?”藺輕舟問。

白念逢猶豫許久,才寫道:我的故裡。

“什麼?這麼巧?”藺輕舟吃驚之餘,心裡騰起些念頭。

那不是可以用這個飛鴻鏡,在掩人耳目的時讓白念逢瞧瞧她故裡的變化?

可白念逢提起故裡,冇有絲毫懷念之情,她不安地抿著嘴,低頭急忙慌張地寫下三句話:你到那可能會聽說一些事。

一些……不太好的事。

和隕淵大人有關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