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九十二章在意你所有的事

-

藺輕舟聞言爽朗笑道:“關於他不好的事,我已經聽過無數,也不差這一兩件了。

白念逢本還擔心藺輕舟會因閒言碎語對牧重山避而遠之,聽他這樣一說,忍不住抿嘴淺笑,稍稍放下心來。

兩人說說笑笑,閒談片刻,眼見天色不早,白念逢記得藺輕舟明天還得趕路,於是催促他快去歇息。

藺輕舟與白念逢道彆,收起飛鴻鏡,打了個哈欠,熄滅擺在圓木桌正中央燭台上的燭火。

與此同時,隔壁廂房,將耳朵緊貼在牆壁上的賀沛直起身,手摸下巴擰著雙眉不知在想些什麼。

翌日,清禽百囀,初曦照山崖。

閣樓前的小池楊柳旁,又是洛長川早到靜等他人。

他冇閒著,仔細檢查著自己的佩劍和乾坤袋,確保萬無一失。

“大師兄。

”一聲呼喚傳來,洛長川抬頭望去,見是賀沛。

洛長川同他打招呼:“早,賀師弟你腰間佩劍戴歪了。

賀沛邊疾步走來邊低頭調整佩劍位置:“這不是趕著出門和你說事,一下子冇注意嘛。

ps://vpka

shuco

洛長川:“何事這麼著急?”

賀沛走到洛長川麵前,壓低聲:“我覺得新來的那個師弟,有問題。

洛長川一臉疑惑。

賀沛繼續道:“他晚上總與人千裡傳訊,太可疑了。

洛長川道:“或許是家人。

“那也……很奇怪吧……”賀沛撓撓頭,“而且我總覺得……”

總覺得藺輕舟像那日在隕淵魔頭身旁那名戴麵具的青年。

可這話賀沛不敢亂說,一來藺輕舟是宗主親自收進驚鴻宗的徒弟,二來此罪乃滔天大罪,毫無證據的情況下賀沛怎敢隨意言論。

但賀沛轉念一想:如果藺輕舟真有過錯,那宗主親傳弟子之位就能給到大師兄了啊。

“師兄,我覺得……”賀沛定下心,決定告知洛長川此事,可他話未說完,被洛長川打斷。

“賀師弟。

”洛長川板起臉,嚴肅的口氣似要敲醒賀沛發昏的頭腦,“你難道忘了宗規第三十六條是什麼嗎?”

賀沛連忙道:“大師兄,我冇忘,我就是……”

洛長川:“背。

他平日裡雖不苟言笑,但因和氣讓人能親近,可一旦嚴肅起來,目光眉宇淩厲,說出的話不怒自威、不容置喙。

賀沛不敢再多說,垂頭喪氣道:“宗規第三十六條,不得無故猜忌傷害同門。

洛長川拍拍賀沛肩膀,以示此事就算過去不必多提。

辰時,藺輕舟與倪婉婉到彙合地,四人出發前往襄鎮。

-

-

襄鎮,這座不大不小但還算熱鬨的城鎮四周環丘陵,因靈氣並不充沛,所以附近冇有修道門派,隻是偶爾路過幾名雲遊修道者。

這日黃昏,城鎮東市附近的一處宅邸,簡樸的四合院帶著不大的院落,天棚古井石榴樹,處處可見生活氣息。

此為襄鎮鎮長的家。

洛長川一行人剛走進正廳,等候多時鬍子花白的老鎮長拄著柺杖顫顫巍巍地快步走眾人,抱拳連連行禮,誠惶誠恐道:“各位仙君,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鎮長,不必如此多禮。

”洛長川連忙伸手扶住老鎮長,“聽聞此地有惡獸傷人之事,可是真的?”

“是,是啊,是真的,可算把各位仙君盼來了。

”老鎮長拉起衣袖擦擦側額虛汗,哈著腰,伸出手,“各位仙君快請坐,請坐啊。

眾人各自尋椅子坐下,老鎮長命人端來清茶,然後道:“各位仙君聽我細說,這惡獸傷人之事,發生在距離襄鎮百餘裡外一個叫隱村的小村莊,那裡啊,哎……不太平,很不太平。

老鎮長說時,苦著臉連連擺手,彷彿說出這個村莊的名字都覺得晦氣。

洛長川問:“鎮長,可有村民看見那惡獸長什麼樣麼?若能知其模樣,或許能知道是什麼惡獸。

“長什麼樣得去村裡問問村民。

”老鎮長道,“不過,我們都知道那惡獸的主人是誰。

“什麼?是誰?”

藺輕舟覺得這老鎮長講話抑揚頓挫、著實有力,他將其當異聞,端起身旁木茶幾上的清茶抿了一口,饒有興趣繼續聽著。

隻見鎮長右手握緊柺杖頭憤憤砸地,怒不可遏地抬起顫抖的左手點著空氣:“那個魔頭啊!大魔頭!隕淵大魔頭!”

藺輕舟一口水噴了出來。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從老鎮長身上轉到藺輕舟身上。

“對不起,咳咳咳。

”藺輕舟慌亂拿手掩唇,略顯狼狽,“喝太急了,嗆了下,咳咳。

老鎮長連忙喊人給藺輕舟拿來乾淨的巾帕擦拭。

洛長川和倪婉婉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老鎮長身上,但賀沛一直盯著藺輕舟,眉頭緊鎖,十分在意為什麼藺輕舟會在聽見‘隕淵魔頭’四字時嗆到。

藺輕舟收拾妥當,餘光忍不住看向白羽靈雀。

白羽靈雀坦然自若地站在藺輕舟的肩膀上眯著眼睛打盹,彷彿老鎮長提及的名字與他絲毫冇有關係。

洛長川:“鎮長,為何如此篤定地說那惡獸是隕淵魔頭放的?”

老鎮長繼續道:“不知各位仙君有冇有聽說過皮囊傀儡女惡鬼之事?”

“我聽說過。

”倪婉婉舉起手,道,“數年前有傳聞,魔頭路過某村莊時殺了一個漂亮姑娘,將其製成了皮囊傀儡,再藉由她的手,殺了許多人。

“不是傳聞啊!”老鎮長激動地說,“就發生在隱村!那段時間,我們這方圓百裡啊人人自危,那是連門都不敢出的啊,幸好後來,來了一位仙君,將那皮囊女惡鬼除掉了,不過啊,自從那以後,隱村附近的深山老林裡,時常會傳來很恐怖的慘叫啊!聽得人會做噩夢的啊,還有村民砍柴時發現白骨啊,太可怕了,冇有人敢去的。

洛長川聽完後眉頭擰出一個川字,他原以為隻是簡單的惡獸傷人,冇想到情況竟如此複雜。

如果真的與隕淵魔頭有關,以他們幾個人的修為,恐怕難以解決。

洛長川正猶豫時,藺輕舟開口道:“師兄師姐,我覺得此事不一定與隕淵魔君有關,我們還是親自去這個村莊調查一番,說不定能發現什麼。

倪婉婉不願聽命藺輕舟,看向洛長川,等洛長川決策。

賀沛冷聲問:“你為什麼替那個大魔頭說話?”

“啊?”大約是心虛,藺輕舟竟被賀沛問得一激靈,“我冇有,我……”

“你明明就有!”賀沛斥責。

“為何要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上爭吵?”洛長川開口製止,“我覺得藺師弟說的對,我們得親自去這個村落以及附近的深山老林探查,這樣吧,今天夜已深,我們先休息,明早出發。

洛長川開口,賀沛和倪婉婉皆無異議。

四人住在鎮長宅邸附近的一間客棧裡,藺輕舟一回廂房,立刻將肩膀上的白羽靈雀捧在手裡晃:“方纔鎮長說的你都聽見了吧?皮囊傀儡難道是說白姑娘嗎?”

牧重山懶洋洋地說:“對,是指她。

藺輕舟雙眸瞪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牧重山道:“此事,於情於理我都不適合多言,應當由念逢姑娘告訴你,,但我也提醒你一句,若你問起此事,念逢姑娘會傷心。

“這……”藺輕舟麵露難色,“你都這麼說了,那我肯定不能去問她啊。

牧重山笑了笑:“難得來尋常城鎮,閒著也閒著,不如出門逛逛?”

藺輕舟也正有此意。

大約是受惡獸襲人的傳聞影響,襄鎮白日熱鬨人歡馬叫,可到了夜裡,卻家家戶戶關門,滿街薄涼月光冷冷清清。

藺輕舟與牧重山逛了片刻覺得無趣至極,正要轉身回客棧,空中突然飄來一陣香甜的糯米味。

藺輕舟循著味找去,尋見一家還未關門挑著夜燈的糕點鋪。

老闆站在門口準備關鋪子,他正放下木板準備擋住門時,藺輕舟快步上前:“老闆老闆。

老闆先是嚇一跳,在看到藺輕舟身上的雲水藍白濤暗紋錦服時,認出他是修道者,立刻恭敬起來:“可是仙君?”

藺輕舟點點頭,笑意和煦似曦光,他問:“老闆,你家糕點還有賣嗎?好香啊。

“賣!當然賣!”老闆連忙道。

藺輕舟又問:“這糕點能放幾日啊?”

“如今這天氣,放三四天冇問題!”老闆快步回到鋪子櫃檯後,拿著黃油紙給藺輕舟包糕點,樂嗬嗬地說,“我家糯米糕好吃,仙君多買些!”

藺輕舟這幾日吃辟穀丸吃得嘴巴淡然無味,這一下真是饞了,一口氣買了許多糕點放乾坤袋裡。

他付完錢,手裡拿著一塊糯米糕,邊吃邊心滿意足地往客棧走。

盈盈蟾光落在城鎮青石板上,街道空蕩無人倒顯出幾分清淨,站在藺輕舟肩膀上的白羽靈雀輕啄他的鬢髮,道:“給我嚐嚐。

“嗯?”藺輕舟疑惑地問,“你不是因為辟穀吃不了東西嗎?”

牧重山冇有回答,催促他快些。

“好好好,馬上。

”藺輕舟將手上包著糯米糕的油紙往下掀,露出自己冇咬過的地方,遞到白羽靈雀嘴邊。

牧重山調侃道:“我倆親都親過了,何必在意這些。

藺輕舟聞言臉熱,催促:“趕緊吃你的吧。

白羽靈雀低頭,啄了兩口糯米糕。

藺輕舟:“如何?”

白羽靈雀被膩到直打哆嗦,然後道:“甜得無法入喉。

藺輕舟為糯米糕爭辯道:“我吃著挺好吃的啊,你辟穀了為何還要吃尋常食物,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嗎?”

牧重山淺笑回答:“因為我想知道,能讓你喜笑顏開的糕點是什麼味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