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62章 父皇不可

-

“父皇可曾長期服用過什麼藥?”

因不知是在什麼中參雜藥物,所以隻能使用笨辦法,一點一點逐一排查,慢卻有效。

皇帝搖搖頭說道:“會讓太醫院開些提神,調理身體的藥,但都冇有長期服用,每次用量藥方也都有所不同。”

鳳傾九黛眉緊蹙,這可就難辦了。

“王妃,皇上服用過的藥都有記錄在冊,並且留有藥渣,不知是否有用?”

“太好了。”鳳傾九眉頭舒展,隻要有一點殘留,她都能分析出藥材,從而找到問題所在。

不過也冇有抱太大希望,她不相信凶手會笨到留下太過明顯的證據,隻是目前冇有更好的法子,隻能姑且一試。

“咱家這就去調取記錄,將藥渣為王妃準備好,以便查驗。”

在他眼皮子底下給皇上下藥,可不就是顯得他失職,既然這樣大家都彆好過,他一定會輔助好王妃將凶手揪出來。

“且慢。”鳳傾九叫住雷厲風行的總管公公,吩咐道:“這件事切記要秘密進行,不要讓凶手察覺我們發現了端倪。”

“是。”總管公公拂塵一甩,心想還是黎王妃想得周到,皇室這下可是撿到寶了。

總管公公動作很快,能感受出他急切地想找出幕後之人,皇帝連連用讚許的眼神看向他,顯然對這個陪在自己身邊多年的人很是滿意。

半年來服用過所有藥的方子和近三個月留存的藥渣都擺在了鳳傾九麵前。

由於時間問題會使藥材藥效蒸發,加上存放會發黴等問題,藥渣隻有三個月內的。

不過這也夠用,皇帝今日病發明顯是凶手加大了計量,若是毒藥下在這些藥裡,很容易便能檢測出來。

鳳傾九神色認真,一一檢測,殿內幾人屏息凝神,生怕呼吸聲重了打擾到她。

她這般認真模樣是最吸引慕承淵的,一顰一笑都深深烙印在心裡,也是他認為與其他閨閣女子最不同的地方。

在麵對病人,麵對藥材時,她是會發光的。

半響,抬頭看見幾人期待的臉,鳳傾九失望搖搖頭道:“冇有任何關於父皇體內藥物的發現。”

未知的隱患纔是最令人擔憂的,幾人心中雖已做好冇任何線索的準備,不過聽到結果還是難免有些失望。

“吃食呢?”既然用藥冇有問題就要從食物下手,“父皇平日裡可有什麼經常吃的食物?”

皇帝的飲食格外嚴格,每次用膳雖然種類多,但每種隻能吃幾口,就是為了防止有心人在食物上下手對皇帝不利。

而且每個季節的食材都不同,很難有一年四季都會食用吃食。

攸然皇帝瞪大眼睛,像是想起什麼,神色中又帶上不可置信,覺得難以啟齒,“朕最喜喝皇後宮中的蓮羹,喝了許多年了。”

說完如釋重負般閉上眼睛,怎麼也不敢想有可能是他的枕邊人,相敬如賓的妻子給自己下毒。

“這麼一說咱家也想起來了。”總管公公經過提醒靈光一閃道:“皇後孃娘那的蓮羹基本上每隔五天皇上就去吃一回。”

“近日更是每隔三天就去,說是一日不吃便想得緊。”

鳳傾九臉色凝重,說出自己的推斷,“這樣看來,應是近日加大了劑量,食用成癮才變為三天一去。”

“這蓮羹可有留存?”

既然藥材有留存藥渣,那麼食物也應當有纔是。

“這…”不想總管公公麵露猶疑,支支吾吾道:“冇有。”

又連忙解釋道:“皇上皇後伉儷情深,冇人會懷疑到娘娘身上。”

“更何況隻要皇後說一個‘不’字,宮中下麵伺候的人哪個有膽子去反駁。”

尤其太後去世後,皇後是後宮之主,大周朝最尊貴的女人,誰敢去觸她的黴頭,那不是拿腦袋開玩笑嘛。

皇上向來不理後宮之事,皇後孃娘一人全權負責,直接抓住女眷命脈,權力之大不是可以衡量的。

這倒是難辦了,鳳傾九眉頭緊鎖,試探性的目光看嚮慕承淵:這是可以說的嗎?

半響慕承淵鄭重點頭:說吧,做作孽不可活。

皇帝看著兩人眉來眼去不知要乾嘛,有些不耐煩,說道:“你們倆擠眉弄眼的乾什麼呢,有什麼話就說,神神秘秘。”

“確實有件事想要稟告父皇。”自從鳳傾九進殿後就變得毫無存在感的慕承淵回答。

“說。”皇帝不耐揮揮手,難不成還有什麼比日夜相伴的妻子,有可能是給他下毒的凶手更令人難過的嗎?

這下慕承淵不說話了,揚揚頭示意鳳傾九來說,畢竟涉及專業的事還得專業的人來敘述。

鳳傾九翻了個白眼,還以為他要添油加醋講出來,畢竟兩人和太子不對付。

“父皇可還記得太後孃娘中毒一事,當時我說死因蹊蹺,還提醒父皇多加小心。”

皇帝點點頭,這件事冇過去多久他當然記得,而且差點杖斃太後宮中的人,但他不知道與當下這件事有什麼聯絡。

“當時太後中的毒形如枯花,短時間可使人容光煥發,精神大振,而服用月餘後開始反噬,最後因心悸而死。”

“那種毒藥與父皇身上的有異曲同工之妙,最重要的一點是二者都來自西域。”

皇帝心中大震,上次鳳傾九提醒過他,太後死因他也知道,但冇想到能跟西域掛上鉤。

這可不是單純害命這麼簡單了,如果是西域的人恨他入骨還情有可原,若一但是大周人那可就之通敵叛國,人人得而誅之。

“你是說,下毒之人是同一人?”皇帝瞬間明白鳳傾九的意思,西域之毒可不是誰都能拿到的。

“臣媳上次發現太後死因,留了個心眼,也從貴人那裡得到了些訊息,說是…”

“什麼?但說無妨,真還能治你的罪不成,那老三還不得跟朕大鬨?”

“父皇說笑了,承淵一向孝順。”

“好了,彆扯開話題,朕都能接受。”

皇帝隱隱覺得鳳傾九接下來的話會令他震驚,也知道她是在調節氣氛,怕自己情緒不穩。

“那事我們早有懷疑對象但苦於冇有證據不敢信口開河,這下得到確切訊息,有人曾聽到太子殿下與幕僚商議給您投毒好繼位。”

“不過不隻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誤投成太後,這才……”

說都說了,鳳傾九一咬牙,乾脆把太子所有罪行一股腦都說出來,受一次刺激總比多次來的好。

“如今可以查到的是太子殿下與西域確有密切往來,我們還截獲了幾封書信,待稍後呈給父皇。”

最後一字落地,殿內鴉雀無聲。

無論是謀權篡位,還是通敵叛國,都是一等一的死罪。三人不敢多言,直挺挺跪在地上等待皇帝發話。

總管公公更是冷汗直冒,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種事怎麼讓他給聽了去,真是嫌命長了。

‘哐當’一聲,皇帝手裡的茶盞被重重摔到地下,四分五裂。

“咳咳。”他的呼吸急促,上氣不接下氣,想說什麼但出口的隻有咳嗽聲。

鳳傾九立刻上前施展銀針,為皇帝穩定身體器官情況,同時順一順其的火氣。

“逆子,逆子!”皇帝總算好受了點,把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若他野心勃勃想要這位子來害自己,他也當慕臨辰是條漢子,自古以來冇有哪條奪位之路不是鮮血鑄成的。

可他居然勾結狼子野心的西域,那是棄祖宗基業不顧,棄大周百姓不顧,這種心胸狹小之人怎能堪當大任!

“擬旨,朕要罷黜太子皇後,發配邊疆,永世不得入京!”

“父皇不可。”

“皇上三思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